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4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19
    鲜血淋漓的头颅,被炸药炸的血肉模糊,但勉强看清的男人容貌,俨然是他的杀父仇人——屈国智!

    “我等将炸药,布置在屈国智主屋四周,只取了他的项上人头,那位副官也救了出来,至于其他人,还未动手,若聂少将想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余下的事情,聂某自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将地上的头颅捡起,低声吩咐几句,将那群武士送走后,他拿着它,掌灯来到后院祠堂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聂匀昊来到供桌前,将屈国智的头颅,点燃焚烧,以祭聂父上天之灵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屈国智被炸死的消息,传遍整个南部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所有人都认准聂匀昊是主谋。

    众人联想昨晚,红香楼门口那场闹剧,判定聂匀昊跟岛国人之间,一定有密切关系,没准就是他们联手杀了屈国智。

    岛国人完成任务后,离开了南部。

    但留下的聂匀昊,却再次陷入两难之地。

    南部军区分为几派,谁看谁都不顺眼,虽然有些人跟岛国私下有合作,但那都是暗地里的勾当。

    而他聂匀昊是第一个,在明面上跟岛国“合作”的人。

    即便除掉屈国智,他是出师有名,但上面的人,绝对不会允许,他跟联合外人,残害南部军阀。

    屈家那边听到一些风声,第一时间找到屈国智生前的挚友,将这件事情禀报了军区上级。

    一经核实,上面的人,立即命令赵军长,将聂匀昊带来问话。

    还未审问,原本已经离开的岛国人,重新返回南部,还直接找上门来,指明聂匀昊是他们浅羽家的朋友。

    南部军区的内部上级,跟岛国租界多少有些牵连,见岛国人出面,立马客客气气的,将聂匀昊放回了家。

    但聂匀昊跟岛国的关系,算是彻底公开了。

    军-机事务处门口。

    聂匀昊看着为首的武士,不解问道:“你们不是已经离开了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,得意洋洋地道:“我家少主早已算准,聂少将必有一难,特地让我等在暗地里,注意局势与动向,务必保全聂少将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面无表情,内心却在冷冷嗤笑。

    保全他的安危?

    算计他,将他逼向死地,这样也算保全他的安危?

    聂匀昊脸色难看至极,看都不看岛国人一眼,径自进了黑色汽车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站在为首武士身边的男人,皱着眉,满脸不悦:“这男人真是没有礼貌,真不知道少主为何要帮他?”

    “少主既然决定帮他,自然有少主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但他的心里,的确也有疑问,不明白浅羽司这样做,到底是何目的?

    可身为浅羽一族的武士,他们没有任何询问的权利,只能遵守主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不通其中原因的,不止是他们,即使连浅羽司本人,也感到很疑惑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为何,莫名其妙就答应了苏迷,派去浅羽一族的武士与忍者,急忙赶去南部相助聂匀昊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里,他跟往常一样,但对这件事,却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浅羽一族武士,回来复命,他后知后觉才记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浅羽司想不通,他为什么会答应?

    原先的目的,想借惩治聂匀昊与苏迷攀交,如果苏迷愿意效忠浅羽家,那他们就是真正的伙伴,如果苏迷不愿意,那他就使计毁了苏家。

    但眼下的他,怎么会答应救聂匀昊?

    浅羽司怎么想都想不通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浅羽司来到绯云楼。

    推来壹号厢房的门,见苏迷正坐在桌前,吃着小碟子里剥好的花生米。

    而狐冢珒,则是坐在苏迷的身边,专注剥着花生。

    “哟,小浅羽怎么来了,真是稀客。”

    苏迷道了一声,却并未起身。

    浅羽司见苏迷神色慵然,嘴上说着客套礼貌的话,但脸上根本没有欢迎他的意思,心中不由微微恼怒,冷声质问道:“你是不是对我使了妖法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苏迷兴味盎然反问。

    浅羽司见她不承认,心里的火气更大。

    还未说话,苏迷忽而笑道:“爷若是会妖法,可不会浪费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头看了狐冢珒一眼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反应,苏迷伸手扣住他的手,凑近唇边,将那颗花生米吃下,才放开他的手,看向浅羽司:“说说,爷到底哪里惹了你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将两人的互动,全部看着眼里。

    虽然当初的计划,是让苏迷爱上狐冢珒,但浅羽司现在看到这一幕,心里却觉得很不舒服,甚至是烦闷至极。

    他稳了稳心神,克制道:“我有话要跟你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小狐狸不是外人,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小狐狸?

    这称呼一出,在场俩男人的眼角,不由抽了抽。

    苏迷假装没看到,单手挑起狐冢珒的下巴,唇角微嘟,给他来了个飞吻,在他身形骤僵的同时,笑看浅羽司:“小狐狸虽然长相平凡,但功夫不错,深得爷的喜爱,若是可以,小浅羽把他送给爷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浅羽司连忙拒绝,脸上的表情很气愤,甚至还有些受伤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激动,苏迷低笑一声,收回自己的手:“这么不禁逗,得,爷不逗你了,你且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浅羽司听她这么说,心里才渐渐平复情绪,皱眉质问道:“我们原先说好的,合作整治聂匀昊,你为什么算计我,派人助他杀了屈国智?”

    苏迷的表情,有些惊讶:“当时不是你说要帮他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:“那晚你喝多了,说了很多话,还非要爷给你想个两全的法子,爷当时一说,你也觉得此计可行,就直接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须臾,眼底闪过些许慌乱,显然是想起了,跟苏迷喝酒的那一晚。

    苏迷挑眉道:“能让聂匀昊欠你一个人情,再跟你浅羽家扯上关系,南部军区那边,定有人会想法子灭了他,如果他走投无路,或许还能归顺于你,而你们浅羽家,正好收入一员大将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