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7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12
    红莲话还没说完,嘴里被苏迷塞了一把瓜子皮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房门突然被敲响。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两道清脆敲门,传入苏迷耳际,浅羽司的声音,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苏少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蹙,思忖片刻,毫无情绪地道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房门被人推开,浅羽司率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但苏迷的视线,却直接越过他,落在他的身后,带着半狐面具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视线,触及那异常刺眼的武士服时,眉头却紧紧蹙起,紧接着快速移开,望向浅羽司:“浅羽先生此行,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有件重要的事情,想要找苏少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愣了一瞬,看了眼红莲,意思很明显,想要让他出去,他们单独谈。

    苏迷却是嘴角轻勾,轻道了一句:“这边不太方便,刚才爷跟小红莲玩的太疯,不如换一间房?”

    浅羽司扫了一眼房间,又嗅到一些血腥味,心里立马明白,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唤来老鸨,一行人来到隔壁的厢房,她又吩咐老鸨,拿些伤药送来。

    “苏爷……?”

    红莲看着苏迷的眼神,愈渐放柔,几乎能将人溺死其中。

    纵使旁边的浅羽司,都看得浑身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侧的面具男,却将自己的视线,时不时落在苏迷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,苏迷从进门之后,一直低垂着眉眼,除了红莲以外,再也没有看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厢房里,一阵死寂的沉默。

    浅羽司想着此次而来的目的,再度出声:“苏少,有件紧急的事,我们必须先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浅羽先生直接便是,这里没外人,何况小红莲被爷失手打伤,爷还要为他上药。”

    苏迷此话一出,立即迎来三道意味不明的目光。

    浅羽司看着红莲身上的伤口,有些不服气的小声嘀咕:“当初我腿都断了,怎么不见你给我上药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的听力极好,听见他的话,不由失笑:“小浅羽莫不是吃爷的醋了?”

    “谁吃醋了,我才没有!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红着脸反驳,心想这男人也是个迷,动不动脸红,又动不动算计人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说他纯-情,还是说他心机重才好。

    但计划尚未完成之前,即使再讨厌岛国人,苏迷还是低笑着打趣:“爷那时还跟你不熟,你若是想,现在爷就赏你一顿打,再给你上上药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苏迷再度失笑。

    这时,老鸨将伤药送来。

    苏迷接到手中,直接剪开红莲的长衫,当着两人的面,仔细为他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浅羽司想到正事,斟酌片刻开了口:“其实,我是来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挑眉头,示意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浅羽司这才将事情原委,全部相告:“青藤家一向与我浅羽家敌对,不知从何得知你跟我有关系,已经派了忍者,准备刺杀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他说完,脸上没有丝毫惧怕的神色,反而一派淡然。

    她静默片刻,只是道:“若不是你执意要爷送你回家,爷又怎会有此大祸,确实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当时不是你说口渴,要喝茶才进来的么?不能全怪我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不服争辩。

    苏迷轻笑,意味深长看他一眼:“小浅羽,爷对你什么心思,你还不明白?爷那是给你台阶下,你竟然以为,爷是真的口渴,真是太令爷寒心了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一怔: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,爷从来不说假话,你说是不是,小红莲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着唇角,笑着问向红莲。

    后者轻轻颔首,却是无话。

    苏迷本就是拿他做戏,这回倒是没强迫他,只是将伤口处理好,起身为他包扎。

    浅羽司见此情景,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但他却克制自己不再去想,抬眼给身侧男人一个眼神,同时说道:“我父亲知道这件事,觉得很愧疚,于是派来浅羽家的第一武士狐冢珒,准备让他贴身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身穿武士服的男人,来到苏迷的面前,朝她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苏迷看都没看,倨傲冷嗤道:“爷的身手虽不是天下第一,但几个小忍者,还不是爷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话落,浅羽司与狐冢珒,同一时间皱眉。

    看向苏迷的眼神,却带着两种不同的意味。

    苏迷说起“小忍者”的口吻,令浅羽司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但为了自己的目的,他还是选择试着说服苏迷:“青藤家派出的忍者,非同一般,我劝苏少还是想想清楚,再者狐冢珒可是浅羽家第一武士,有他在,苏少的人身安全,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爷不需要任何人保护。”

    苏迷完成最后的包扎,直接迎视而向。

    “爷喜欢小红莲或是你这种美男子,对于带着面具的神秘男,完全没有兴趣,况且,爷是华夏人,你是岛国人,你们来这里的目的,众人皆知,爷这次只是暂时跟你携手合作,之后不会再有瓜葛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里的意思,以及脸上的表情,明显表现出,她不喜欢岛国人,跟他们是对立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突然明显的态度差别,让浅羽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毕竟刚才这人还在调笑自己,现在却又满满的距离感,这让浅羽司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但他的最后一丝理智,仍然不忘自己的计划,当即道:“这件事既然因我引起,势必我来解决,若是你能打败浅羽家第一武士,那一切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但见苏迷冷佞勾唇,身形骤闪,赫然出招,直逼狐冢珒的上下三路。

    后者猝不及防,急忙迎战,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苏迷出的全部都是虚招,连他的武士服衣角,都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狐冢珒凝眉,正仔细去看她下一个动作,但见两指虚晃成影,猛地在他身上一点,他再也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苏迷讥诮扯唇,冷冷扫他一眼,转身看向浅羽司:“第一武士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眉眼间不加掩饰的讥嘲,令浅羽司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正竭力想着应对的法子,狐冢珒的一句话,却让苏迷顿地停住了脚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