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6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35
    “早上好,迷迷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睁开眼,看见苏迷在发愣,起身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迷回过神,勾唇看向他:“你再睡会,我去准备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朝她招招手。

    苏迷挑眉,赤脚下了床,来到他的面前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申屠绪伸手揽住她的腰身,将苏迷搂进怀里,同时低头吻了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,还没刷牙……。”苏迷使劲捶了他两下,推开他的同时,瞪了他一眼:“快去刷牙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看着走进厨房的苏迷,抬手触了触唇瓣。

    上面还残留着她的温度与香味,嘴角微勾,满眼皆是浓情笑意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苏迷盛了两碗热乎乎的小米粥,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可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衣着整齐的申屠绪,走了过来,亲了亲她的脸颊:“你先去洗漱,剩下的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么?”苏迷知道男人有洁癖,直言道:“冰箱里有辣萝卜之类的小菜,要放到碟子里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低笑:“放心,你男人很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辛苦你啦。”

    苏迷走进浴室洗漱,又快速化了淡妆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,申屠绪果然没有令她失望。

    蒸笼的小笼包,被他放在盘子里,冰箱里的开胃小菜辣萝卜、脆黄瓜,还有煮熟腌制的菌菇,全部放在小碟子里,整齐摆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走过去用餐。

    两人用餐结束后,申屠绪开车送苏迷上班。

    到达报社门口,她下车朝他招招手,目送他离开,转身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活该,真是活该,这种人死了也是报应!”

    “但你们不觉得很邪门么?为什么他会死在哪里呢?会不会是阴灵报仇?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们可别说了,我胆子小,害怕这种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小李说的对,王大勇死的太蹊跷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王大勇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死的可惨了!”小李听到有人问,下意识回答一句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时候,猛地抬头一看,这才发现竟然是苏迷。

    他连忙站起来:“社长早上好!”

    其他人见苏迷来了,纷纷站起来:“早上好,社长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朝他们走了过去:“说说,王大勇昨天不是才判刑么,怎么今早就死了?”

    在场几人都是报社里的记者,还有摄像师,说起八卦自然是起劲的很。

    苏迷这么一问,小李继而说道:“其实这件事,是警局验尸部里面,我一个同学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住在一个居民楼,今早上班之前,见他盯着两个黑眼圈回来,就顺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昨晚警局收到一个神秘电话,说县城东村那间院子里死人了,警方不知真假,但还是派人去现场查看。

    结果你猜怎么着,警方的人刚进院子里,听到一声狗叫,快速来到门前,推门拿手电筒一照,那个判刑后被关进监狱里的王大勇,啥都没穿,脑袋栽在石灰池里,但是身后却有几条狗和几只猫,发了疯的x他。

    那几只狗突然转过头来,众人仔细一看,好像就是被王大勇弄死的狗和猫,还有一只狗身上都是石灰粉,而且大面积灼伤,不是那天被王大勇丢进石灰池的狗,又能是谁?

    有人认出来后,发出一道尖叫,众人再度定睛一看,所有的狗和猫都消失了,只剩下浑身是血,死在石灰池旁边的王大勇。”

    小李心有余悸讲完,看向苏迷:“社长您说,这不是闹鬼,又能是什么?我还听说,关押王大勇牢房的门窗,一点痕迹都没有,那说明王大勇,是凭空消失的!”

    苏迷听完,脸上很是平淡。

    思虑了一瞬,随即道:“你们现在就动身,去警局和东村一趟,看看能不能追踪这篇报道,就算是报应,我们也要以此警示,社会上变-态恶趣味的人,让他们看看——什么是报应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应了一声,纷纷拿起自己的东西,离开了报社。

    苏迷回到办公室,冲了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轻啜一口的同时,嘴角勾勒一抹诡谲幽沉笑意。

    无论是恶劣毒舌的吴耀志,还是虐待动物的王大勇,一个最终被割了舌,另一个则以他对待动物的方式,让动物的灵体来施以制裁。

    这都说明一件事,报应这东西,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。

    所有做过恶的人,或许现在仍然侥幸活在这世上,但是他们永远都逃脱不了,应得的惩罚与制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暮晓报社全体人员,连续两天的奔波,最终将这起“灵体制裁”事件,全面报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部分都在骂王大勇罪有应得,但还是一部分人觉得,逝者已去,纷纷谴责骂王大勇的民众。

    而以往支持王大勇的人,却将矛头指向暮晓报社,并且指责宣扬封建迷信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,警方提供的视频中,却能隐约听到动物的叫声,看到它们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一事实,强势打了一波人的脸,第一时间将言论删除,不再发言。

    虽然这期报道,在警方的要求下,没有大肆推广,但一传十十传百,这一次报道,甚至得到国内外媒体的关注。

    而现实里,许多无神论者,以及相信灵异的神学者,纷纷前去县城东村,冒险或是观察勘探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所带的仪器,每每靠近那间屋子,就会自动坏掉,摄像机直接黑屏,什么东西都拍不到。

    苏迷深知,是残留在那间屋子里,动物的灵体所致。

    但她反复想了想,害它们的王大勇,已经得到应得的报应,与其让它们继续留在世上,还不如将它们全部超度,重新往生。

    某夜。

    苏迷再次来到那间院子的门口。

    漆黑不见五指的夜,浓重的怨气与戾气,萦绕整间院子的四周。

    苏迷抬手拈诀,轻慢启唇,诵读着繁复经文。

    隐约中,数道狗叫声与猫叫声,从原本凄惨锐利的哀嚎,渐渐转变为温顺乖巧的叫声。

    苏迷点燃一纸符篆,星星火光焚烧之际,所有动物的叫声,随之灰烬消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