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9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28
    大勇似被强大威慑力镇住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警务人员,立刻对现场进行拍照,采取各种证据,最后在黑色外套里,找到一部手机,里面有多部影片,并在多个群里转发。

    而影片中的男人,正是大勇!

    所有证据确凿,警察让其穿好衣服,立即铐上手铐,带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苏迷想着屋子里的动物,来到警察面前:“警察同志,屋里的动物,能不能让救助站的志愿者,带回去救治?”

    “小王,证据采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回副队,已经采取完毕了。”

    副队点点头,看向苏迷:“它们可以带走,只是那个,我们没来之前的录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已经在社会上,引起很大的关注,为了能让警方与各界,更加重视这件事,这篇报道,我社将利用所有板块,全面报道,副队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,但苏迷还是打断他的话,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见他还想说什么,苏迷笑了笑,拿起麦克风:“如果副队长不介意的话,可以给我几分钟时间,进行一下采访么?”

    “啊,那个我们还有后续工作没做,现在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唇笑道:“那我们就不打扰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将所有动物,安全送到救助站,将掉进石灰池的狗,处理了后事。

    苏迷又赶回报社,将拍摄到的影片,进行后期处理,然后再是写稿,进行文字与图片的排版,交给印刷部门,直到晚上将近八点钟,才走出报社的大门。

    刚走下最后一个台阶,一道喇叭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苏迷抬眼看去,一辆黑色汽车,静悄悄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修长挺拔的身姿,倚在车旁。

    昏暗灯光照映下,男人雕刻般侧面轮廓,异常菱角分明,精雕细琢。

    苏迷来到他面前,伸手紧紧拥住他,呢喃般撒着娇:“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女人,还是男人,往往在最辛苦的时刻,特别希望一个人,能静静陪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申屠绪的到来,犹如一记最鲜活的力量,注入她的心扉,原本一整天的疲劳,顷刻间消逝无踪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家。”亲亲吻着她的额头,男人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,坐进副驾,车子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回家的途中,两人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车子来到楼下,申屠绪熄了火,才发现苏迷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伸手将安全带解开,走下车,打开副驾的车门。

    申屠绪将苏迷抱起的瞬间,她猛然清醒过来,抬手揉了揉眼睛,看见男人的脸,微微挣了一下,想让他放下自己。

    “别动,我抱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,带着哄誘近乎催眠的意味,让苏迷完全放松下来,倚在他的怀中,闭着眼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申屠绪抱着她,进了公寓,将她放在床上,落下一吻后,转身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一股鲜香味,窜入苏迷的鼻中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眼,但见自己躺在床上,身上的外套,静静挂在衣架,脚上的鞋子,已然不见,床边整齐摆放一双拖鞋。

    听着厨房传来的动静,苏迷揉揉眼,起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先去洗漱。”申屠绪迎面走来,手中端着一大碗虾粥。

    苏迷没吃晚餐,肚子自然饿的不行,光是闻到虾粥的味道,已经有点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她想起男人轻微的洁癖,还是乖乖去洗漱,又换了一身衣服,才迫不及待来到桌前,拿起勺子,准备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谁知,一勺子下去,苏迷只尝了一口,脸上的表情,已经有些维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好咸!

    “不好吃?”申屠绪皱眉。

    苏迷顿了顿,硬把那口粥咽下去,一边喝着水,一边勾唇摇头:“没有啊,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自家男人估计是第一次下厨,除了有点咸以外,已经很不错了,她绝对不能打击他。

    申屠绪眉头皱的更深,知道她不会说实话,拿起另一个勺子,就要去尝尝味道。

    谁知,勺子还没有触及粥碗,申屠绪的脖子被一只手勾住,夹杂着虾粥气息的唇齿,强势掠夺他的唇。

    申屠绪怔了怔,紧接着,拿着勺子的手,被苏迷紧扣,带领着扶住她的腰身。

    意识到她的用意,申屠绪心下更暖,化被动为主动,深情吻住她。

    苏迷却突然站起来,坐进他怀里,攻-势更加强势。

    申屠绪身形微僵,喉结滚了滚,眸色微深,有些冲动的意味。

    正想紧扣她的腰身,苏迷突然放开他,可怜兮兮地道:“好饿,我先吃饭好不好?”

    申屠绪薄唇微抿,看着苏迷的眼神,多了几分隐忍与克制。

    “好,你先吃。”申屠绪将苏迷放到椅子上,起身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水声传来那刻,苏迷双手捧着粥碗,快速跑到厨房,先是兑上热水,又往里面加了些醋,调了好几遍,尝了尝味道,才抱着粥碗跑出去。

    申屠绪走出浴室,看着埋头开吃的女人,嘴角勾勒一抹浅淡笑意。

    他来到她身后,双手拥住她,低声问道:“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吃,很棒,要不要尝尝?”苏迷舀了一勺,扭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申屠绪轻轻启唇,张口将虾粥吃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味道确实还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,那明显被热水调过的虾粥,显然不是他做的。

    男人并没有说破,她能以这种方式,掩盖他第一次失败的厨艺,他反而觉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毕竟那是因为,她在乎他的感受。

    两人腻歪了一会,眼见夜色渐深,申屠绪正准备离开,苏迷拉住他的手:“要不你今晚留下来?”

    申屠绪回头,眸色深深看向她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:“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留下?”申屠绪没有立刻答应,只是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迷斟酌片刻,点了点头:“天已经这么黑了,你还是留下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申屠绪轻淡出声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苏迷打开衣柜,拿出一套男士睡衣,转身递给他:“这是我上礼拜刚买的,已经洗过了,你先去洗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