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1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9
    抑或者说,此时还是完全陌生,一年后却是比较熟悉的女人——阮香!

    视线落在她身上,价格不菲的名牌裙装、首饰项链、高级皮革定制的高跟鞋,看来现在的她,已经被那名金主包-养了。

    怨不得,当时原女主尽心尽力帮她,想让她脱离那个金主,阮香却死都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一年前,就已经维持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换做是她,绝对不会跟那个变态,打这种赌注。

    阮香家庭条件不好,在家人患病需要资金时,跨过总裁的大金主元俊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医院偶遇,阮香长相软萌甜美,身材也不错,元俊一眼相中她,帮她解决一切。

    唯一的要求,自然是让她成为他的情-人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金主的人设,大多都是长相俊美,又有魅力的男人。

    阮香虽然刚开始拒绝,但元俊背地施压,又带着女人刺激她,最后成功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男人越坏,女人伤心的同时,越是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只有将女人彻底扒皮抽骨,背叛外加流产,女人才会狠心离开。

    而阮香也是个奇葩,扒皮抽骨不说,背叛流产也不说,关键元俊还喜欢玩暴力,经常把她的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可只要元俊说几句好听的,哄一哄她,人家照样打死不走!

    苏迷知道此事后,心里也是大写的服!

    但眼下,见阮香神色焦急,眸中隐着愤怒受伤又失望,却又忍不住祈祷期盼……

    苏迷十分判定,她一定是来找元俊,并且是来捉女干的!

    啧啧,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苏迷收回目光的同时,点的菜食正好端上桌。

    她一边吃着,一边注意着阮香。

    但见她直奔里面的包厢而去,苏迷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没戏了,在包厢里面,就看不到了,真是败兴!

    苏迷收回看好戏的心,专注吃着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系统059突然间出了声:“宿主,本系统建议你去包厢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才不去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一些人或物,不涉及于位面任务,她并不想去凑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在苏迷的脑子里,只有重生跟她家男人,别的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苏迷继续吃饭,系统059心里有些着急,但有些话,他又不能多说,于是紧抿唇角说道:“宿主若是后了悔,可不要怪本系统没有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怪,不怪……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吃饭的动作一怔,瞪大眼睛问道:“说清楚,别绕圈子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见此,扬扬眉,却什么话都不说,直接消失了。

    苏迷眼珠子转了转,突然囫囵吞枣扒了几口饭,站起来朝包厢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刚来到走廊,阮香愤怒的声音,赫然响起:“元俊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,玩-女人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玩-男人?!”

    苏迷一听男人,走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三两步来到包厢门口,猛地推开门。

    但见阮香拿起一杯水,朝男人泼去,苏迷大喊了一声“住手”的同时,箭步跑进去——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下瞬,响亮水声与一道轻微吸气声,在包厢里响起。

    坐在座位上的申屠绪,只觉得眼前阴影笼罩,瘦弱的身躯,严实挡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女人因疼痛而倒吸气的声音传来,平静无波的狭长眼眸,微微泛起些许波澜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怀里突然坐进一个女人!

    “你没事罢?”

    正想将她推开,怀里的女人担忧出声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抬手将她推离的时候,那人却自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申屠绪心下蓦地一空,异常陌生又难以言喻的感觉,让他微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苏迷没注意到他的异样,忍着灼痛,凝眉看向阮香:“他是我男朋友,不是你男人的男受,麻烦你下次问清楚,再动手好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她又是谁?”阮香看向一直不出声的元俊。

    后者摇头:“我并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阮香才不信,独自脑补另一种可能,再度愤怒道:“这女人一定是你请来演戏,用来保护这个男人的!”

    这种剧情,她在小说跟影视剧里看多了。

    但她完全没有想到,这种情况,竟然发现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阮香吸了吸鼻子,眼眶通红,咬着唇,死死瞪着元俊,无声指责着他。

    元俊看一眼苏迷跟申屠绪,慢条斯理起身,伸手拥住阮香的腰身:“乖宝贝,别闹,我跟申屠先生,正在谈很重要的生意,你先回去,嗯?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今天不说清楚,我是不会走的!”

    此时的阮香,刚发现自己爱上了元俊,又怎么能忍受这种事。

    思虑一瞬,她还是决定不走,非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才行。

    元俊虽然在外人面前,一向都是极其斯文的好好先生,但眼下因为阮香的任性,脸上的表情,难免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苏迷站在旁边,静静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而一直没有说话的申屠绪,则是扶了扶眼镜,起身的同时,拿起随身携带的公文包:“既然元先生要忙其他事,那件事我们下次再谈。”

    元俊眉头微皱,但还是轻轻颔首:“真是抱歉,让申屠先生见笑了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申屠绪淡淡出声,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阮香还没有弄清楚,事情的前因后果,哪能让申屠绪离开。

    但见她后脚猛地一踢,将房门紧紧关上的同时,赫然伸开双手,死死堵在门口,怎么都不让他离开!

    “今天不说个明白,你们谁都别想走!”

    阮香紧紧抿着唇,死死瞪着包厢里的每一个人,柔弱中又带着坚强与倔拗。

    或许别的男人见此,定然会为她感到心疼,不忍心。

    可包厢里的两男一女,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她阮香,左右不过就是元俊包-养的情-人,在他心目中,或许连大街上寻常的女人都不如,自然不会心疼她。

    而苏迷与申屠绪,更不可能心疼或可怜她。

    “请让开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面无表情阐述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清楚,谁都不许走!”

    阮香愤然出声,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迷轻嗤,举步上前的同时,伸手挽住申屠绪的胳膊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