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9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7
    彭彦铭怔了怔,刚想点头答应,胳膊上猛地一疼!

    “彦铭很忙,没空理你!”

    邱文慧狠狠瞪了彭彦铭一眼,直接替他拒绝。

    苏迷似乎不在意,拿出辞职信,交给彭彦铭:“这是我的辞职信,感谢彭总编最近一年来照顾,谢谢。”

    彭彦铭当场怔住,满眼皆是不敢置信!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会辞职?

    这不科学!

    “苏迷,你……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,杂志社在整个宏城的影响力,绝对有上市的一天,你要是离开,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彭彦铭只要想到苏迷要离开,心里一万个不舍。

    男人的爱跟性,是分开的。

    他不想对苏迷放手,又不想跟邓文慧结束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心意已决,就不会再改变,抱歉。”苏迷满含歉意笑道,将手中的辞职信,朝他扬了扬。

    彭彦铭还是不接,他不会让苏迷从他身边离开!

    苏迷将他眼中的坚决之色捕捉,不动声色的同时,将手中的辞职信,朝邓文慧那边移了移。

    邓文慧没注意到她的动作,下意识将辞职信夺到手里:“辞职信我替彦铭收了,你现在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勾了勾,轻轻颔首,径自越过两人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!苏迷!我不许你走!”

    彭彦铭连忙反应过来,蓦地转身死死扣住苏迷的胳膊:“你的辞职信我不批,永远都不会批,只要我彭彦铭在一天,你就不准走!”

    此时的彭彦铭,满胸腔都是不舍的愤怒。

    不舍是因为,他对她还有感情。

    愤怒是因为,她竟然舍得离开他,竟然舍得对他放手!

    她以往所做的一切,难道不都是为了他么,为什么又突然间放弃?

    到底是为什么?!

    邓文慧将他所有的神色,尽收眼底,心里异常的恼怒与痛苦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以跟她在一起之后,心里面还想着她?

    一个不会打扮不会化妆的土包子,无论是容貌身材,样样不如她。

    彭彦铭到底看中她哪一点?

    邓文慧越想越生气,愤怒出声:“彭彦铭,你放开她,今天有她没我,你选一个!”

    彭彦铭见她胡闹,脸上很难看,冷冷怒声道:“文慧!你不要无理取闹,苏迷是杂志社很重要的成员之一,没有她,这将是我的损失!”

    邓文慧才不相信他这套,一气之下,直接跑上前,想要将他的手,从苏迷胳膊上扯开。

    然而彭彦铭却死死不松手。

    邓文慧气的眼通红,差点就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不由紧皱眉头,轻呼了一声:“疼。”

    这个字一出,彭彦铭虽然有点心疼她,但紧扣的手,还是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那手竟然不受控制的松开了?!

    彭彦铭眼里闪过错愕神色,却被邓文慧误会成,不舍得苏迷疼,才主动放开手的,她心里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苏迷看了看两人,勾起唇角,对彭彦铭点点头,似在感谢。

    邓文慧见此,更加确认自己的想法,心里的老醋,瞬间打翻:“彭彦铭,我们分手!”

    这是她第n次跟他提出分手。

    只要每次她不满意,不开心,就会说分手。

    然后主动道歉劝哄的那个人,永远是他。

    要是换做以前,彭彦铭或许会在意她的感受,哄哄她。

    但眼下苏迷要离开,两者在他心中,显然还是苏迷更重要一点。

    而且他相信,如果他愿意忍一忍,尊重一下苏迷,她应该还是会回到他身边的。

    彭彦铭沉吟一瞬,轻慢出声:“如果你觉得我们不适合,那么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,给彼此一个自由空间,想想清楚,要不要继续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话落,一记巴掌,重重打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邓文慧近乎恨恨瞪向他:“彭彦铭,你混蛋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痛苦捂着脸,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彭总编还不去追?”苏迷“好心”提醒道。

    彭彦铭摇摇头,目光诚挚问道:“苏迷,你真的要离开我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早就分手了,是你先离开的我。”苏迷轻声道,脸上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她这一份泰然自若,彭彦铭真切看在眼里,不但没有怀疑她,反而觉得她更加有魅力。

    他喉结滑了滑,哑声说出心里的话:“小迷,可以给我一次,重新爱你的机会么?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惊,眸中半含几许轻蔑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彭总编,你在三个月前,背叛了我,现在刚跟邓小-姐分手,又回头来追求我?你觉得我这种保守的女人,会要你这种被别人处理过n次的男人么?”

    苏迷这样说他,彭彦铭虽然生气,但他还是想要向她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“小迷,可是我爱你,爱情是伟大的,爱情是不分年龄、性别、种族的,我爱你,我就可以不在意你以前所有的事,难么你爱我,同样也可以原谅我的过错,重新跟我在一起,不是么?”

    麻蛋,什么鬼逻辑!

    苏迷在心里翻翻白眼,随即摇头道:“男人出-轨与背叛,一生之中只有两次,零次和无数次,我不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迷……!”

    彭彦铭觉得自己的心,被一把尖刀,狠狠刺中。

    痛,除了痛,还是痛!

    他满眼痛苦与悔恨,抬手起誓:“我彭彦铭发誓,这辈子只爱你苏迷一个女人,若违此誓,不得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彭彦铭话未说完,苏迷突然做个嘘声的姿势,同时残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彭总编的话,真的很让人难以相信,你刚刚还说跟邓小-姐先分开一段时间,现在又说要让我给你机会,你这些话,就相当于自己打自己脸,还打的特别响亮!”

    “彭彦铭,你真的让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苏迷猛地转身,没有丝毫留恋的离开。

    彭彦铭愤怒又着急,突然想起那封辞职信,当即吼道:“苏迷,你的辞职信还在这里,我一天不签字,你还是我杂志社的人,就算你去任何一家企业,没有人会要你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苏迷脚下一顿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当彭彦铭以为她别无他法,要留下来时,苏迷轻飘飘的说道:“啧,我这记性真差,辞职信也确实不该交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