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4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2
    某一天。

    女主在黑暗中醒来,身上未着寸缕,手脚绑在铁艺公主床上,被带着面具的男人,肆意欺-凌。

    那时她才知道,自己就像是男人的小白鼠。

    他在背后推波助澜,让她从一个小记者,一路坐上副总编的位置,然后再将她抓来,收割那属于他,所创造的……奇迹。

    女主不是没脑子的人,她不想那样死去,主动要求跟男人打一个赌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主宰一切的天才,他能做到的事,她同样也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男人为她找到一名实验者,名叫阮香,被金主包-养的情-妇。

    女主多次帮助她,以及她的家人,想让阮香摆脱那个金主。

    可眼见阮香不但不想离开,反而逐渐爱上那个金主时,女主觉得,她似乎要失败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找到多方面人脉,想要逃离那个城市。

    结果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还是让那个男人成功找到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否愿意,终究要为那场赌注,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女主被男人注了针剂,失去之前所有的记忆,沦为他的奴隶。

    结果某一天,她却莫名其妙,中毒身亡了。

    女主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临死之前,所有的记忆回归,看着男人异常冷漠的脸,好似先前所有的相处,都是过眼云烟,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,不禁燃起愤怒的烈焰。

    恨,那是她死之前唯一拥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女主的心愿,有两个。

    一是找出男人的真正身份与害死她的凶手,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二是做一名报道真实的记者,弥补先前有误报道,造成的惨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接收完所有剧情,以及原女主的记忆,瞬间被满腔愤怒与疑问,冲击到头脑眩晕,完全不能思考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一会,她默念多次清心咒,才稳住心神,恢复几许理智。

    看来这是个烧脑位面,不但要找出原文中的反派**oss男主,还要还事实一个真相,将之前的有误报道纠正。

    苏迷摁了摁眉心,仔细梳理剧情时,想到刚才那名跳楼的男人,确认了剧情进展时间轴。

    现在是原女主被邱文慧刺激后,逐渐开始黑化的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而那个跳楼的男人,正是她不了解事实真相,严重有误报道,导致那人到死——都背着骂名的“外卖小哥”郑奇。

    据悉外界了解的信息,郑奇是某个app的专送外卖员。

    在一次送外卖当中,因为天气问题,暴雨天路滑,出了点意外,不但严重超时,而且打包的餐食,造成少许破损,订餐者吴耀志当场给了一星,两人造成了口角纠纷,郑奇一气之下离职走人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并没有完。

    郑奇又找了一份修车店的工作,结果冤家路窄,弄坏吴耀志的车子,却不愿赔偿。

    后来,两人因为一起刑事案件,吴耀志指认郑奇是嫌疑犯,两人又牵连到一起。

    虽然郑奇并不是真正的凶手,但现场附近确实发现他的指纹,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,郑奇还是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却遭到街坊邻居,甚至是亲朋好友的异样眼光。

    郑奇气不过,多次騒扰吴耀志,甚至还威胁他,向他索要钱财,最后却因为失足,从五楼天台摔下来,成了植物人。

    原女主之所以追踪这篇报道,是因为吴耀志的朋友,跟彭彦铭有生意上的来往,再加上现在有些罪犯,伪装成外卖员或快递员,涉嫌谋杀,甚至是入室行窃等等。

    她觉得应该能搞出些噱头,所以在收到消息后,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报道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郑奇这件事,原女主当初并没有深入了解,只是根本吴耀志的口述,就报道了出去,导致郑奇一家人,都受到了牵连。

    最后,郑家无力承担巨大的医药费,将郑奇接回街不久,他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但后来,她隐约得知,那其中的内情,并不是那样。

    可事情已经过去,大多数人面对以前的过错,都会采取不闻不问或隐瞒的方式。

    原女主,也一样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看来目前而言,最重要的事,就是弄清楚,这其中的真相,还郑奇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!

    苏迷拿起麦克风,走出病房,来到护士台,询问了郑奇的病房号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到那个区域,听到一男一女不停向医生求情,旁边还站了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,应该是郑奇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医生,求求你了,先帮我儿子安排动手术罢,我等会就去借钱,一天之内,一定能把手术费交了。”男人急的满头是汗,不停的求着。

    “是啊医生,求你破例一次,帮帮我们好不好,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女人在旁边一个劲的附和着,而郑奇的弟弟,则是低着脑袋,眉眼略带讽刺。

    “我们做医生的,这种事情一天不知道遇到多少次,但这是我们医院的规定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那名医生也是按规定办事,没有手术费,必然不能擅自手术。

    正当他要离开,苏迷走过去,来到医生面前:“手术费大概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十五万左右,具体还要看后续的用药,以及各项的检查。”医生怔了怔,随后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,看向一直不说话的郑黎:“你相信外界对你哥的那些传言么?”

    郑黎神色微滞,随即皱着眉头,不愿说话。

    苏迷冷笑:“你哥哥辛苦在外面打工,供你上学,你这个弟弟,连一点点的信任都没有,是不是觉得这个哥哥,活的太丢人,不要也无所谓,死了……也无所谓?”

    郑黎身形骤僵,下意识吼出了声:“我没有!我没那么想!”

    “那你信他么?”苏迷再问。

    郑黎紧紧皱着眉头,欲言又止:“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迟疑,转身就走,结果刚走一步,衣角被人拉住:“外面的人,都那么说他,连我同学都那样说,我也不知道,到底应不应该信他……?”

    郑黎红着一双眼,满是挣扎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他紧紧抿着唇,还是说了出来:“但我相信我哥,他不是那种人,一定不会做出那种事情!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轻勾,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:“郑先生,郑奇的手术费,我先替你们交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