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1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32
    沈芝珊紧紧抱着削瘦的男人,诉说内心一直以来的想念。

    男人身形微僵,苍白的脸上,满是难以置信与挣扎。

    沈芝珊见他没有丝毫反应,心中更加委屈,吸了吸鼻子,可怜兮兮地道:“我不知道沈家发生了什么,但你什么都不说,我真的很担心你,念安……啊!”

    深情缱绻的话语,尚未说完,沈芝珊猛地被男人无情推开,重重跌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沈芝珊清晰感觉到,那股剧烈灼痛之感,从她的掌心,逐渐蔓延,痛的她倒抽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委屈而受伤的眼泪,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芝珊低声抽泣着,突然听到一道急切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起头,对上沈念安那张陷入黑暗的脸,近乎恨恨地吼道:“沈念安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!”

    沈念安神色微怔,呼吸还有些喘。

    面对她的质问,他想着此行的目的,只能紧紧皱着眉头,道明了来意:“对不起,芝珊,我想我们不适合在一起,我好像已经……不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沈芝珊的哭泣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红着眼睛,死死瞪着沈念安,不敢置信道:“你说什么,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现在的情况,根本不能和你在一起,而且我爱上了别人,不想再欺骗你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轻舒一口气,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,视线落在沈芝珊的脸上,叹声道:“如果你要留下,我会继续养着你,如果你要离开,我会为你尽快安排,以后,我们不会再见面。”

    话落的同时,视线从她的脸上收回,沈念安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沈芝珊像似被人抽去魂魄般,怔怔发着呆,完全不敢相信,刚才他说的话,都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不,不可能!

    他一定在骗她!

    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!

    沈芝珊猛地回过神,连忙起身追了出去:“沈念安!你站住!”

    沈念安脚下一顿,脚腕处突然传来轻微痛疼感。

    眉头倏然紧皱,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想出所以然,沈芝珊猛地从身后,紧紧抱住他:“念安,我知道,你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,对不对?我可以等你,当初火场诈死,我能等你十年,如今你有苦衷,我依然可以等下去,直到你娶我的那一日。”

    情深义重的字字句句,并未打动沈念安的心。

    他猛地将掰开她的手,蓦地转身,凌厉看向她:“我已经说的很清楚,我不爱你了,你听不懂人话?”

    沈芝珊依旧认为,他有苦衷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不怒反笑,随即踮起脚尖,吻住他的唇:“不管你怎么说,我依然坚信自己认为的,我不会后悔我的决定,因为我爱你,为了你,甘之若饴。”

    即使知道已经不爱她,但面对这种深情切切,沈念安的心中,还是为之震撼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直以来,爱着的女人啊!

    沈念安眸中闪过一丝不忍,立时扣住她的后脑勺,热烈地回应着她的吻。

    权当最后一次,以吻诀别。

    沈芝珊似乎能感觉到一般,用尽全力的回吻着。

    两人专注而深情的吻着,谁都没有注意到,一道削瘦身影,正急速靠近。

    仅仅几秒钟时间,已然来到两人旁边。

    沈念安只觉得,眼前一道阴影笼罩,还未反应过来,额上猛地被石块,狠狠砸了一下!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沈念安吃痛一声,想要推开沈芝珊,后退躲开再次砸来的石块。

    谁料,那人猛地拽开沈芝珊,趁他神色微怔那瞬,挥起手上的石块,狠狠砸中他的额头!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沈念安惨叫一声,挣扎想要逃开。

    奈何身子还未完全康复,虚得很,根本没有挣脱的力气,只能被那削瘦的男人,死死按在地上,一下又一下狠狠砸击!

    “狗砸碎!该死的狗砸碎!”

    男人怨恨恶毒咒骂着,伴着沈念安痛吟与惨叫声,手下丝毫没有停顿,一下比一下,更狠!

    陌生又熟悉的声音,传入沈芝珊的耳中。

    她不敢置信看着那道身影,呆怔片刻,又想到了沈念安,连忙跑上前,用尽全力扣住那人的手腕:“住手!武蔺!你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男人动作一顿,随即缓缓转身。

    沈芝珊清晰看到那张脸,以及鼻尖稍稍熟悉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“刚才是你?!”

    沈芝珊不敢置信问。

    武蔺冷冷勾唇,猛地甩开她。

    正想再度砸击,却被沈念安反扑在地,同时想要抢过他手中的石块。

    武蔺怎么说都是镇国将军,身手自然不弱,抬脚一踹,将沈念安整个人踹飞老远。

    “狗砸碎,今个不弄-死你,老子跟你姓!”武蔺狠啐一口,身子灵活跑过去,再度狠狠的砸下。

    “住手!放了他!武蔺,我求求你放过念安!”

    沈芝珊苦苦哀求,武蔺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冷眸一眯,心下一狠,随手捡了一根棍子,跑到武蔺身后,狠狠地朝他后脑勺打去——

    就在快要击中武蔺的脑袋,一只手突然扣住她的手腕,抬手一巴掌,狠狠打在她的脸上:“不知廉耻的贱-人!”

    沈芝珊被来人整个打懵,怔怔看着他:“你是谁,凭什么敢打我?!”

    话落,她反手便是一巴掌,甩在他的脸上,同时拿着手中的棍子,狠狠打向他。

    那人一个不留神,被沈芝珊推到,正巧被沈念安看到——

    “刘生!怎么会是你?!”

    刘生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迹,冷冷勾唇,露出诡谲一笑:“表哥,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表哥?!

    沈念安心下猛震,不敢置信看向他:“不可能,不可能这么巧合,一定又是苏迷派你过来算计我。”

    刘生低笑,猛地拽下脖子上的长命锁,狠狠砸在沈芝珊的脸上:“你来告诉他,这长命锁是谁的!”

    沈芝珊忍着脸上的疼痛,借着明朗的月光,仔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眼见她的脸色,越来越难看,却一句话都不愿说。

    刘生眉目阴鸷的勾唇,猛地夺过武蔺手中的石块,狠狠砸在沈念安脑门上:“都是你这狗砸碎造的孽,害的我眼瞎那么多年,给你当牛做马效忠你,沈念安,你不得好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