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8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19
    系统059眨眨眼,还未说话,苏迷更加笃定地道:“一定是的他们!”

    “即便那女人毁了容,沈念安不一定非要找原女主,但他却在第一时间,锁定原女主,并且能完全戳中她的感情点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他认出的,不只是原女主的女儿身,而是原女主真正的身份!

    他们两个,能清楚感觉到,原女主的存在,这也是为什么,我不能靠近那个废宅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系统059:“我说的对么?”

    “对,但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未落,苏迷直接接下他的话:“必须让沈念安亲口承认?”

    系统059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合起名单,刚放在桌上,房门被推开,百里歌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烤了烤火,让周身暖起来,这才来到苏迷身边,将她抱在怀里,亲了亲她的唇:“有没有想为夫?”

    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”苏迷勾勾唇,抱住他的脖子,回应着。

    两人腻歪了一会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桌面放置的名单,百里歌眉头轻挑:“那女人的身份,查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目前已经确定了,你来猜猜看,名单里面的人,哪一个是她?”苏迷玩味勾唇。

    修长指尖轻勾,百里歌将名单打开,低垂着眉眼,最后落在“沈芝珊”三个字上,不由冷声嗤道:“若是沈老太爷知道他们的事,沈念安那狗崽子,小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说?”苏迷瞪大双眼,一脸兴味盎然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她知道那毁容的女人,是沈念安的姑母沈芝珊时,并没有多少惊吓或惊喜。

    毕竟这年头,追求禁忌刺激,各种重口味的男女,多不胜数,以往很多位面,她都曾经遇到过。

    在这大唐盛世,不只是皇家,甚至是民间,多数都是极其开放的,母子恋,爹媳恋多得是,他们只是姑侄恋而已,即便公布于世,沈念安包括沈家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亦是她完成任务,需要冲破的关卡,到底怎样才能,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?

    而百里歌接下来的一番话,显然为苏迷解决了这个困扰。

    “沈老太当初生下沈芝珊,便撒手人寰,沈老太爷最疼这个小女儿,却因为十年前的一场大火,沈芝珊葬身火海,一直旧病在床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一亮:“沈芝珊可嫁入了?”

    百里歌继而道:“沈老太爷视她掌上明珠,自然要为她物色一份好婚事,镇国将军武蔺,便是她的夫婿,后来那场大火过后,他跟四岁的儿子,一并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消失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若有所思,小声嘀咕了一句,心中却有了新的打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府。

    沈念安从头疼欲裂中醒来,微微翻身,手下触及的感官,令他猛地一激灵,突然惊醒睁开眼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身旁女人的脸上,沈念安紧紧皱着眉,心里徒生些许负罪感。

    他前几日刚答应过沈芝珊,不会再碰别的女人,谁知昨晚喝醉了,又碰了葛梦雲。

    沈念安黑着脸,蓦地坐起身,快速穿上衣衫。

    刚想要出去,被他吵醒的葛梦雲,突然出声叫住他:“占了便宜还想跑?沈念安,你可真是又没用,又是个孬-种!”

    即将跨出门槛的脚,梭然收回,沈念安蓦地回头看向葛梦雲:“你觉得,你有多好,若是真好的好,百里歌会一次次算计你,死亦不要你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沈念安满眼讥嘲,当即冷嗤道:“早便跟你说过,只要你听我的,百里歌自然是你的,苏迷亦会重归我的怀抱,是你一直不同意,却又想不出法子,若是等到苏迷怀了百里歌的孩子,届时,即便你我再怎么折腾,亦无用了!”

    葛梦雲紧拧着眉头,心里又是犹豫不决,又像似在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沈念安见此,更是烦躁:“你那脑子里,到底在想些什么?我是让你跟他睡,又不是让他睡别人,你若是不同意,可别怪我心狠,直接将百里歌丢给皇家的公主,把他彻底毁了!”

    世人都知道,皇家几位公主,放ng形骸,公主府中男宠无数,身子更是肮脏不堪。

    即便百里家与皇家是合作关系,那几位公主不敢对他如何,但若是生米煮成熟饭,依照百里歌的性子,定然会震怒。

    届时,百里家对上皇家,谁输谁赢,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葛梦雲自然明白沈念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这么多年,即便她再喜欢百里歌,都是一直守着他,除掉他身边所有的仰慕者,却唯独没有算计过他。

    她爱他,但她更惧怕他。

    葛梦雲清晰记得,舅母与别的男人有染,活活气死舅父,百里歌手刃舅母的一幕。

    那时他才九岁。

    但她喜欢他,她希望用她的爱,去改变他,让他走出罪恶的阴霾。

    如无必要,她不想放弃一直坚持的,改为算计他,让他生厌,最后惹得他震怒,从而杀了她。

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她便再亦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然而愤怒中的沈念安,完全失去了理智,冷声道:“好,即便你日后改变注意,我亦不会让你参与其中,来人,将夫人关起来,没有我的允许,谁都不许放她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刘生连忙应承。

    “沈念安,你回来!”

    葛梦雲气愤的大吼,刚想去追他,却发现自己未着寸缕,又立马缩回被子里。

    沈念安勾唇冷笑,悠然转身:“本公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

    葛梦雲紧皱眉头,不停在心里挣扎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终是轻轻颔首,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她无法眼睁睁看着百里歌,被别的女人玷-污。

    与其便宜别人,不如自己享受。

    即便最后死了,亦曾经拥有过他。

    刘生低垂着眉眼,目不斜视站在门边,将两人的对话,尽收耳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。

    沈念安独自出府,直到天黑才回来。

    刘生准备好热水,伺候他沐浴,同时小心翼翼地道:“公子,小人有句话,不知当说不当说?”

    沈念安摁了摁眉心,斜了他一眼:“既然不知,那便安分点,闭上-你的嘴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