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3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14
    精致厢房内。

    百里歌单手支额,慵然躺在美人榻上。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两道敲门声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绯色薄唇轻启,百里歌缓缓掀起狐狸眼眸:“进。”

    话落,身着黑衣的男子走了进来:“回主子,那位小师傅出了船舱,沈念安跟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眉目倏冷,倏然起身。

    正要走出厢房,黑衣男子连忙问道:“主子,葛梦雲一直在找您,还有那泱河对岸,几名沈府家丁,鬼鬼祟祟的,不知想要做甚?”

    百里歌冷冷勾唇,狐狸眸子迸出森然戾气:“那女人经过上次的教训,定然心怀防备,再给她下点药,丢到沈念安马车上,至于那些小喽啰,先弄清楚他们的目的,再处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苏迷蓦地转身,但见满身酒气的沈念安,站在自己身后,精致眉头倏然紧蹙:“小僧不懂沈施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会不知道,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罢了。”沈念安低笑,看向苏迷的眼神,有些涣散,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苏迷不想与他继续说下去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箭步上前,将她紧紧抓住:“你可知道,百里歌身边坐着的女人的底细?”

    苏迷相信,自家男人跟那个女人,不可能有关系,亦不想跟酒醉的人交谈,挣扎着要离开。

    沈念安却勾唇笑道:“葛梦雲是他的表妹,百里歌以往的仰慕者,都是那女人背地里处理掉的,她可是帝都出名的蛇蝎美人,你最好收了你对百里歌那份心思,否则性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苏迷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为什么?”沈念安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迷目光灼灼,定定看向他:“为什么要出言提醒?小僧并没有断袖之癖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对上那双专注眼眸,心下微悸,心脏跳动的频率,加快了少许。

    若是沈念安没有醉酒,定能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此时醉酒朦胧,苏迷这般一问,他下意识便回答道:“你分明是女子,还假装小沙弥,真以为我看不出来,太小看本公子了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:“沈施主且放心,小僧早已看破红尘,不会爱上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沈念安摇头,言语笃定道:“我一定会让你爱上-我——沈念安!”

    苏迷轻嗤,反问:“如果不会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种可能,你注定属于我。”喝完酒的沈念安,自信心爆棚。

    苏迷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沈念安以为她在嘲笑他,当即又道:“百里歌不是好人,他的手段,人尽皆知,我劝你尽早对他死心。”

    苏迷沉默着,仍是不答。

    沈念安皱了皱眉,想着自己的计划,拉着苏迷便上了船顶凉亭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份礼物,想要赠予你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拿下腰上的香囊,将它递给苏迷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香囊无毒,但她并不想收他的东西,于是直接出言拒绝:“这礼物太贵重,小僧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可是顶级的安神药草,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,你不能不收!”沈念安说着,使劲往她手里塞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来硬的,索性不再隐藏,直接甩开他的手,将香囊丢给他:“小僧不要的东西,即便它再珍贵稀有,亦没有人能强迫小僧收下。”

    话落,泱河对面,忽而传来一道巨大响声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怔,显然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抬眼循声望去的瞬间,一道道璀璨耀眼光亮,“蹭”地一声,窜上天空,而后绽开色彩靡丽的朵朵烟花。

    “喜欢么?”

    这时,沈念安在她身后,语调缱绻柔情响起。

    “当我第一次见到你,便深深爱上了你,在我心中,你像这璀璨烟花般耀眼美丽,我百般对你好,只是想让你能多看我一眼,但你总是对我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我心如刀割,但我相信,终有一日,你会被我的真心所打动,弥苏,你能给我一次机会,让我好好爱你么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!”

    两道拒绝的声音,异口同声响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绯色火红身影,风驰电掣般闪身来到苏迷身侧,抬手便将手帕递给她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怔然,脸上闪过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然而下瞬,当烟花之气各处弥漫,其中有一股异味,再次窜入鼻腔之中,苏迷连忙接过手帕,捂住口鼻,冷眼看向沈念安——

    这男人真是心思缜密,阴险得很!

    原本苏迷想着,依着她自己的能耐,纵使沈念安使诈算计她,她亦能及时防备。

    但怎么都没想到,这男人竟然在随身携带的香囊,以及那绽放的烟花里头做手脚!

    一路上,他佩戴着香囊,即便她坐在车前,多多少少还是会嗅到。

    而方才,他又将香囊取下相赠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推搡中,香囊本身的气味,散发蔓延的更快,她便吸入的更多,再加上那绽放的烟花,根本不容她防备,若是百里歌不及时赶到,她必定中了他的招儿!

    苏迷显然是低估了沈念安。

    百里歌的突然出现,并没有令他惊慌,而是泰然自若含笑道:“苑主方才不是说,身子不舒服,怎能在此吹风呢?我们还是回船舱罢。”

    话落,沈念安伸手拉住苏迷,便要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刚触及她的衣角,沈念安的手,猛地被烫金镶边纸扇,狠狠击中!

    “嘶……!”沈念安顿时倒抽一口凉气,但脸上仍然带着不失礼的笑:“苑主这是做甚?为何要出手打沈某?”

    百里歌绯色薄唇微勾,伸手一把扣住苏迷的腰身,将她紧拥在怀,同时冷声吩咐道:“沈公子不胜酒力,喝醉了说胡话,给沈公子灌点醒酒汤水,帮沈公子醒醒酒,再亲自送回马车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,苑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几名船工端着一碗汤水,来到沈念安身边。

    两人刚抓住他的手,沈念安愤怒出声道:“百里歌,你休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呵,即便本苑主欺你了,你又能奈我何,嗯?”百里歌冷嗤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唔!”

    沈念安刚要再度开口,一名船工箭步上前,强硬将手中的“醒酒汤”给他灌了下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