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2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13
    百里哥哥?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挑,将身上披风解下,为百里歌披上,兴味盎然笑道:“百里哥哥,我还有些事情没办好,暂时不能暴露身份,等会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刚想反驳,一袭妃色襦裙,外披白色狐裘大氅,容貌艳丽的女子,快步跑上山坡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转,立于百里歌身侧,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葛梦雲见百里歌身旁有人,正要发飙,再度定睛一看,发现是个小沙弥,原本脸上的冷厉之意,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百里哥哥,这位是……?”葛梦雲眉眼尽染笑意,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迷不动声色的勾唇。

    这女人变脸的速度,丝毫不亚于她,看来亦是个经常飙戏的老戏骨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启,轻吐两字:“弥苏。”

    葛梦雲礼貌颔首:“梦雲见过小师傅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但见沈念安等人,已然来到山上。

    见到葛梦雲时,眸中隐着别番意味:“李夫人……哦不,葛小-姐亦来了,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呢。”

    葛梦雲理都没理会,眼里只有百里歌。

    沈念安低笑,脸上微微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苏迷眉眼流转间,将视线落在漫山遍野,红梅枝头上。

    众人见此,一窝蜂全涌了上来:“小师傅是想画画,还是弹琴?”

    苏迷看着一群富家子弟,手中抱着顶级上好的古琴,以及笔墨纸砚,随时等待她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须臾,轻轻摇头道:“今日不作画,不弹琴,只赏景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苏迷慢条斯理又道:“小僧不擅长对联诗词,想来各位施主博学多才,不知可否让小僧见识一二?”

    “既然小师傅说了,那本公子便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小生亦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这边话落,众人纷纷应承,欣赏着红梅雪景的同时,开始吟诗作对。

    百里歌与沈念安等人,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苏迷,一个黑着脸,一个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这女人无论在哪里,永远是最耀眼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而这抹耀眼,注定只属于他沈念安!

    狭长冷眸幽沉,眸中尽是自信笃定之色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天上的雪,越来越大,然而一群公子哥与文人墨客,热情却丝毫不减,将肚子的墨水,全都倒了出来,只是为了要引起苏迷的注意。

    尤其是将海景图弄坏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即便苏迷已经向他表示不在意,他还是一个劲的,在她面前刷存在。

    眼见苏迷身上肩上,满是雪花,一把水墨纸伞,撑在她的头上方。

    苏迷尚未转头,只是嗅着那气息,便知道身后男人是谁。

    但她并没有像往常那般,拒绝沈念安的好意,而是回眸一笑,轻轻颔首道谢:“谢过沈施主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满眼皆是意外,但很快恢复过来,温然勾着唇角,静静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百里歌将一切尽收眼底,扫了眼身边的葛梦雲,梭然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百里哥哥,你等等雲儿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闻所未闻,径自下了山,随后命人通知山上的人,在泱河渡口百里船坊等候。

    众人收到消息,这才在苏迷的提议下,转场百里船坊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帝都泱河两岸,飘飘白雪渐落,衬着迤逦灯光,仿佛仙境般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苏迷一行人,乘着马车,来到渡口。

    刚随着众人登上船坊,走进船舱,但见容颜倾世艳绝的百里歌,姿态慵娆矜傲端着美酒,递给身边的葛梦雲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苏迷顿时有种想要拿上面纱,遮住他那张脸的冲动!

    “百里哥哥,你别这样啦,他们都在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却并未抬头,只是将手中的酒杯,再往前一送。

    葛梦雲见他执意如此,不好在众人面前,不给他面子,于是羞答答将酒杯接过,撩袖将酒饮下,随即将酒杯朝百里歌举了举:“雲儿先干为敬,百里哥哥亦要喝哦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放下酒杯,为他倒满,端起递给他。

    百里歌将酒杯接过,自己又拿过酒壶,满上一杯,梭然抬头望向人群中的沈念安:“沈公子,本苑主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被点到名字的沈念安,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他与百里歌并无交情,此时却当着众人的面,向他敬酒,又是什么用意?

    沈念安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但这杯酒,即便他不想喝,亦不能不喝。

    试问,整个大唐朝,连皇家都礼让三分的百里家,谁又敢不给他百里歌面子?

    答案是:没有!

    即使这杯酒是毒酒,他亦要照喝不误。

    但沈念安相信,他还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将他毒死。

    “谢苑主。”沈念安微微颔首,举步上前,恭敬接过酒杯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喝完之时,但见百里歌手中的酒,丝毫未动,不禁眉头轻蹙。

    他这是何意?

    主动敬他酒,自己却不喝?

    “苑主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本苑主身体不适,好像喝不了酒,真是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刚出声,百里歌清咳两声,当着众人的面,将酒放下,随即招来扈从,低声耳语一句。

    下瞬,扈从刚离开船舱,一群衣着光鲜亮丽,身姿姣好的舞姬,从后舱走了进来,随着乐声起舞。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落在舞姬发育良好的球儿,再想想自己,唇角微抿,轻叹着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嗯,文明观球,指不定看着看着,便大了。

    百里歌将她所有神色,纳入眼底,脑中不由想起,两人在雅间里的一幕幕,修长如玉指尖,不由自主的轻轻摩挲,似在回味着,那似顶级丝绸般的滑腻触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都说,想要试探男人的定力,只需一壶酒,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后。

    整个船舱的公子哥,或是文人墨客,酒-色微醺,意识渐渐消弭,皆不顾平日形象,抱着舞姬亲-热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不是没见过这种场面,但还是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公子哥,将舞姬推给她的时候,那满身浓重花香气,几乎要把她熏晕过去。

    第n次拒绝后,苏迷起身走出船舱,吹吹风。

    “你是看上百里歌了?”

    这才刚站定,一道醉意微醺男音,梭然从身后传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