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1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12
    “名字。”

    极其平淡的语调,传入刘生耳中。

    他梭然抬头,对上那双幽幽潋滟狐狸眸,心下猛地一惊,连忙低下头,恭敬报上姓名:“小人姓刘名生,不知苑主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刘、生。”

    红魈纱半遮面,绯色薄唇轻启,慢条斯理念着两字。

    即便百里歌的语调,从始至终未有任何变化,但刘生却莫名恐惧,紧绷着身形,背后冷汗津津。

    沈念安的眼神,在百里歌与苏迷之间探究片刻,随即出声道:“若这下人惹得苑主不悦,苑主请直说,沈某定然不轻饶他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唇角微勾,将视线落在沈念安脸上,眉头轻挑:“哦?沈公子准备如何罚他?”

    只是说说的沈念安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按理说,刘生并未见过百里歌,为何平白无故要罚他?

    但面对百里歌的质问,有些私心的沈念安,只得说道:“若是他真让苑主不快,全凭苑主吩咐,沈某绝无他言。”

    刘生闻言,心里吓得要死!

    他曾听闻,竹风苑苑主,一副惑世倾城的容貌,但性情古怪,折磨人的手段,又极其残忍,只要是得罪他的人,没有一个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被罚,恐怕小命难保。

    刘生浑身颤抖,定定站在原地,等待最终的判决。

    百里歌狐狸眸子微眯,眸中迸着一股危险之色。

    刚想开口,绯色火红衣角,被人扯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百里歌眸中危险之色,并未减弱,反而更胜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。

    她早便算准,若是她替刘生求情,他一定更生气,所以一直沉默着。

    但眼下这种情景,等他开口惩罚,她再出面阻止,多少会影响他的颜面,左右都是要阻止,不如先行开口。

    “听说竹风苑后山的红梅,乃帝都一绝,不知小僧可有幸与苑主、沈公子,一同赏梅?”

    苏迷轻勾唇角,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结果两人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尴尬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,眉眼间皆是失落:“既然如此,小僧还是先回沈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连忙叫住苏迷。

    沈念安当即微笑道:“弥苏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眉眼微眯:“二者选一,你选谁?”

    选谁?

    她有选择么?

    苏迷暗叹,随即勾起唇角,看向百里歌:“苑主,请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一听,顿时开心了。

    眉头倨傲轻挑,一双狐狸眸子微微弯起,若是配上一只狐狸尾巴,这货一准是深山老林修炼成精的狐狸-精!

    沈念安见两人并肩而行,脑中开始脑补,苏迷下巴上红痕的由来。

    按照那深浅的指痕,十有八-九是百里歌掐的。

    但他们二人,又会是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沈念安百思不得其解,等待着与众人一同前往后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月天,春寒料峭,微微有些凉。

    苏迷一袭僧衣,虽然不厚实,但多少能御寒。

    只是却不想,两人率先来到后山,天上突然飘起片片雪花。

    凛冽寒风,苏迷稍稍缩了缩脖子,肩上却蓦地的一暖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心中刚感动一瞬,矜傲刻薄言语,传入耳中:“女孩子家家,还穿这么单薄,若是染上了风寒,届时够你受的!”

    百里歌冷哼,但手中却帮她仔细整理着,原本披在他身上的狐裘披风。

    苏迷无奈笑笑:“你若想关心我,明说便是,男子嘴巴甜一点,才会讨喜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一怔,满脸不悦反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嘴巴毒,不讨喜?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炸毛般瞪大双眸的模样,不由笑道:“放心,我不嫌弃你,嘴巴毒点亦好,别人对你敬而远之,那你便专属于我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男人,即便嘴巴再毒,亦无所谓,对她好便好。

    百里歌闻言一怔,红魈纱下,容颜渐染绯色。

    他瞥了她一眼,傲娇冷哼道:“我一眼便看出你女人身份,别人没准亦能,你此时不注意些,若是不小心漏了陷,想哭都没地儿哭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眸中迸出前所未有的缱绻眸光:“只有你,只有你能认出我,而我,亦同样如此。”

    当然,除了系统bug,或是像此位面的沈念安……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沈念安即便看出她是女子,但天下女子多的是,为何非要打她的主意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她一直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此时想想,他沈念安不是重生,那为何认准了她?

    苏迷沉吟片刻,看了眼远处,被百里歌特意隔离的扈从们,轻声问道:“你一眼认出我是女人,为何对我的亲近不排斥,还是说,你对每个女子,都像对我这般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

    “我要听实话,听你的真实感受。”

    苏迷满眼认真看向他。

    百里歌眨眨眼,脸上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他才出声问道:“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,在哪里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竹风苑?”

    百里歌摇头,道:“在皇宫御花园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竟然是你!”苏迷梭然瞪大双眼:“你大晚上躲在那里做甚?你不会是偷看……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百里歌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“当时有事去了趟皇宫,路经御花园的时候,听到有人尖叫,本想离开,但不知为何,脚步又不听使唤,赶了过去,结果见到你整治那几名宫人,后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金蝉脱壳诈死的一幕,你亦看见了。”苏迷替他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百里歌轻轻颔首,随即霸道宣言:“总之,本苑主今日把话放在这里,你是本苑主看上的女人,不能再对别的男子示好或关心,否则……哼!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他活了这么多年,从未对哪家姑娘动过心,既然今日与她相见,那她便是他的,别想再离开!

    “那个,呃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刚想唤他的名字,结果才意识到,两人连对方的姓名都不知。

    顿了一瞬,她主动说道:“我姓苏,单名一个迷人的迷,敢问公子姓名?”

    百里歌愣了一下,与苏迷同样的感受。

    两人连姓名都不知,他的嘴儿,却被她亲了。

    “百里歌。”

    须臾,他报上自己的姓名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眉眼愈发温柔,唇瓣微启,正要唤出他的名字,一道尖细女子清音,梭然传来:“百里哥哥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