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0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11
    男人俊美无疆的绝世容颜,映入眼帘那瞬,莹亮深棕瞳孔,倏然一缩!

    苏迷快速将视线移开,硬生咽下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心中暗道:完了!

    他站在这里多久,又看到了多少?

    苏迷脑中短暂空白,但紧接着便勾起唇角,想要给他一个灿烂而讨好的微笑。

    谁知再次抬眸,但见那张妖娆靡丽,美的有些过分的灼灼容颜上,却渐染一抹晦暗幽沉笑意。

    绯色潋滟薄唇轻启,一道嫞娆拖曳之音,传入耳中:“纸扇。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低头看向地面,那静静躺着的烫金镶边纸扇,连忙弯腰捡起,麻溜窜进竹风苑。

    “弥苏!”沈念安紧皱眉头,急忙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迷却理都不理,“蹬蹬蹬”上了楼,只是眨眼间,便来到二楼雅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

    还未举手敲门,里面再度传来低磁拖曳惑音。

    苏迷心儿一颤,抬手推门,举步走进雅间。

    紫檀雕花窗边,一袭绯色红衣,身形修长劲瘦的男人,背对着她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虽然男人并未作何,但周身萦绕那股强势威慑力,却让苏迷一阵胆颤。

    完了,自家男人这次的武力值,绝对不弱。

    看来,当家做主的人,一定换成他了。

    苏迷正暗自祈祷着,希望他的脾气性格,不要太坏太恶劣,红衣男子却已然转过身,阴沉着眉眼,幽幽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还不进来?”

    比起那阴霾密布的容颜,百里歌的唇角微启,语调却极其的沉稳平淡。

    可对上那双意味不明的眼神,苏迷更加的心虚。

    毕竟刚才的她,在他眼皮子底下,对别的男人的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按照他以往的性子,必定是打翻了醋坛子,生气了,否则绝不可能,用丢纸扇砸她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眼下还是要先哄好他,今后的任务,才能更好的完成。

    不然,若是她消失了,他要怎么办?

    思及此,天不怕地不怕的苏迷,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一鼓作气,来到百里歌面前,将纸扇递上:“公子,你的纸扇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却不接,低头定定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知道他在生气,正要主动开口解释,削瘦下巴,被修长指尖挑起。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下人,不惜眼睁睁看着,炒到千金难买的海景图,生生被毁,却能丝毫不动容,小师傅,你还真是慈悲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声色幽沉,绯色潋滟唇角半含笑意,让人猜不透他真正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迷再次咽下口水,斟酌片刻,勉强笑道:“画毁了,小僧还能画出来,但人命攸关,且不说是区区一个下人,即便是个叫花子,小僧亦不会因为一幅画,而眼睁睁看着他被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小僧?”

    百里歌唇角微勾,如玉指尖沿着下巴,缓缓下移。

    划过纤细皓白,却没有属于男性喉结的脖颈,妖娆狐狸眸子微挑,兴味盎然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小僧还小,后期会发育的。”苏迷干笑,胡乱扯着谎。

    百里歌轻嗤,低首缓缓靠近的同时,指尖继续下移,探入衣襟,落在她的心口位置:“本公子只知道,这里能发育。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僵,脸上并没有被戳破的惊慌与难堪。

    只是,刚抬手触及他的手腕,心口猛地一疼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下瞬,一声响亮传来,苏迷猛地拍开他的手,怒嗔了他一眼:“你懂不懂怜香惜玉?很疼耶!”

    比起外面这些个二世祖,百里歌才是一直被众星捧月的主儿。

    眼下被苏迷这一拍,他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下瞬,苏迷只觉得眼前一晃,整个人便被他抵在窗口,下巴再度被紧紧扣住:“你敢打本公子?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打了,你想怎么惩罚我,杀了我,还是废了我?”苏迷扬起下巴,直视着他的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挑衅本公子?”百里歌眉头轻蹙。

    苏迷“嗯哼”一声,随即道:“哇,竟然你看出来了,好聪明哟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被她一激,脸色立马冷了下来,手亦控制不住的使了力,苏迷顿时疼的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百里歌只觉得眼前一花,身子便被抵在窗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唇上骤然一疼,有血腥味在唇齿间弥漫。

    她竟然……吻了他!

    不,咬了他!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百里歌怒不可揭,刚要出声,唇瓣的伤口,便被她紧按:“我可不同寻常任人揉-捏的女子,你若敢让我痛,我便还你千倍百倍的痛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收回手,却没有浪费他的血,指尖轻抹,猩红隐现,将其尽数舐去。

    原本男性化的眉眼间,渐染几分邪妄妩媚之色,绝不亚于百里歌那极致惑人的风-情。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下瞬,百里歌清晰听见一道口水吞咽声。

    只不过,发出这道声音的主儿,不是别人,而是他。

    苏迷低声轻笑,正要将他唇边痕迹舐去,门外突然响起两道急切脚步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沈念安的声音,从外面传来:“苑主,在下沈府沈念安,里面的小沙弥,是沈某府上的客人,若是方才多有得罪,还请苑主给沈某一个面子,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她罢。”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沈念安说完,紧蹙着眉头,等待着百里歌的回应。

    结果却是一阵死寂。

    沈念安虽然气恼,但这百里歌背后的百里家族,即使是皇家,都要忌惮几分,他一个朝臣之子,自然要恭敬待之。

    然而在原地站定片刻,雅间之中,依旧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沈念安想着自己的计划,斟酌片刻,最终还是再度出声:“苑主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吱呀。”

    刚唤了一声,雅间的门,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,一袭僧衣的苏迷,从里面好生生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沈念安猛地一喜,视线不由自主,在她身上扫了一遍,言语关切问道:“弥苏,你怎么样,他没为难你罢?”

    苏迷摇头。

    但沈念安却在这时,眼尖看见她下巴上的红痕,心中莫名愠怒,连忙走上前,想要检查她的伤势。

    就在他即将触及,苏迷却突然被人用手拨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袭绯色红衣的百里歌,款然走出雅间,半含倨傲的视线,没有看沈念安,而是落在他身后的刘生身上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