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9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10
    沈念安的一系列变化,苏迷全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她的最终目的,就是让沈念安爱上自己!

    以往的位面,原文女主即便被原文男主狠虐致死,但那份爱恨缠-绵,依然存在。

    甚至在她到来之际,其心愿都是想让原文男主能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但她除了自家男人,根本不想与别的男人亲近,为了完成任务,只能惯用欲擒故纵的法子,吊他们的胃口。

    这一招虽然用烂了,但百试百灵。

    毕竟,人性本贱,得不到的永远在騒动。

    针对不同的男人,适当的吊吊胃口,适当的给点甜头,让他产生不同情感之后,永远是别人的女人的存在,那么,他便会记上一辈子!

    所幸那些女人,不像其他“渣男虐她千百遍,她待渣男如初恋”的类型女主,只是让他们爱上,而不是身心交流,否则,让她去攻略渣男的身心,那她倒不如直接去死算了!

    而如今的沈念安,已经对她产生不一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,便是让他刻骨铭心,永远记在脑海里心里,想忘也忘不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沈府马车来到竹风苑。

    苏迷刚下马车,立刻被眼尖的公子哥们,围在一团。

    原先这些公子哥,不怎么出席这种赏梅宴。

    但前些日子,听到那些书生文人墨客说,有一名带发修行的小沙弥,竟然能画出“活”的海景图,想要亲眼看看。

    得知苏迷至此,便提前堵在门口,想要借画一览。

    如今见苏迷一身僧衣,立即认出她,并热情攀谈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你亦来赏梅啦?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缘啊,小师傅,你还记得我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被接二连三的问题,问的有些发晕,但为了维持形象,还是面带微笑的一一解答。

    沈念安听到动静,抬手撩开幔帘,见到这一幕,更是不爽。

    她对谁的态度,都那么好,唯独对他那么冷漠,甚至极其恶劣!

    难道……她已经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沈念安眼眸微眯,看向苏迷的目光,多了几分探究。

    还未探究完毕,苏迷不知说了什么,所有人都朝马车而来,争先夺后的攀上,想要闯进车厢里。

    “各位公子这是做甚?”

    刘生面对这些名门望族的公子哥,不敢出言不敬,只是笑脸相迎问道。

    谁知人家根本都不理会他,直接窜进了车厢。

    沈念安见到熟识的赵公子,突然跑了进来,神色微顿:“赵兄,你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那幅图呢?”赵文旭开门见山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图?”沈念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赵文旭闻言,看向他的眼神,立马便不对了:“我说沈兄,上次本公子得了几个扬州瘦马,都主动与你作乐分享,沈兄有好东西,竟然对本公子藏着掖着,实在太不厚道了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上次是喝多了,没控制住,才与他胡闹了一番。

    经他一提,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:“那件事不提也罢,沈某这里,并没有什么宝贝。”

    赵文旭一听,瞬间变了脸。

    “沈念安啊,沈念安啊,上次你玩的可比本公子凶,怎么着,此时又开始嫌弃了?”

    上次他们都喝了酒,本以为他身形瘦弱,没想到那活儿却极有分量,把那些扬州瘦马,弄的不要不要的,还害的他被那些女人嘲笑。

    赵文旭越想心里越是不爽,不再管他,径自在车厢里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沈念安即便不知道他在找什么,但岂能让他胡来,皱眉一皱,连忙将他猛地一推。

    谁知,这个时候,其他人已经攀上马车,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沈念安怒目一睁,愤怒喝道:“你们这是做甚,都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然而话落,沈念安整个人却被涌进来的公子哥们,直接怼到车厢尾部,愤怒又无奈之下,连忙呼唤道:“刘生!”

    车外的刘生闻言,当即去拉扯其中几人。

    但那些人都是出名的二世祖,抬脚便往刘生身上踹:“滚开!”

    刘生双拳难敌四脚,直接被踹飞,重重摔在地上,满脸尽是痛楚之色。

    “施主,你怎么样,没事罢?”苏迷连忙走上前。

    刘生对上那双关切眼眸,心下微悸,一时间怔住了。

    苏迷伸出手,想要将他拉起来。

    刘生脸上的神色,更为惊恐,赶紧躲开她的手,自己爬起来,又去拉扯那些公子哥。

    结果刚碰到他们的衣角,脸上重重爱上一拳。

    “啊!”刘生吃痛一声,再度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打人的那名公子哥,出了名的脾气大,一拳不解气,转过身来,又补上好几脚。

    眼见刘生快要被打死,苏迷突然走进马车,在车檐下拿了画卷,将它丢给那人:“给你海景图,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那人梭然停下动作,满眼惊喜接过画卷,快速展开去看,果然是那海景图。

    “谢过小师傅,谢过小师傅,在下看完,必定立即归还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弯身去拉刘生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的公子哥们,从车上跳下来,纷纷去抢夺那幅画。

    却不想,几人扯住画卷的同时,谁都不愿意松手,立时将那幅画撕成好几份。

    刘生被苏迷拉起来,看到的便是眼下这幕,不由皱眉道:“小师傅,你的画……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画毁了,还能再画,但小僧绝不能见死不救。”苏迷轻描淡写的说着。

    刘生却一石激起千层浪,看向苏迷的眼神,多了几分别的意味。

    像似内疚,又像似感动,但更像挣扎。

    沈念安脱离人群,走下马车的时候,清晰听见两人之间的对话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着那被撕烂的画卷,清隽眉眼紧皱,脸色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为了区区一个下人,她竟然连海景图都不要了,如果说她对刘生没意思,他死都不信!

    沈念安双手紧握成拳,紧绷着轮廓线条,举步朝他们走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但见一把烫金镶边纸扇,从二楼雅间窗口落下,正中苏迷的脑袋!

    “嘶……!”苏迷被砸个正着,当即痛吟。

    暗自在心里低咒着,苏迷紧蹙眉头的同时,抬眸相望。

    却不想,正巧望入一双幽幽潋潋的妖娆狐狸眸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