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4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5
    看来,沈念安已经认出,她是女人的身份,开始变着法的,想要跟她亲近了。

    苏迷嘴角勾勒一抹凛冽冷笑,在他扑过来的时候,脱下另外一只僧鞋,冷眸微眯的同时,将鞋子猛地塞进他的嘴里!

    “唔——!”

    口中传来的别番滋味,让沈念安身形微顿,眉头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这女人真是粗鲁不堪!

    沈念安不甘心,叼着僧鞋,再度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这一回,苏迷没有手下留情,抑或者说,没有脚下留情,骤然抬脚一记踹,猛地将扑来的沈念安,直接踹到车厢的最尾端!

    “竟然敢占老娘的便宜!”

    左右已经被他认出身份,苏迷立即遂了他的意,被“逼”出女人的真面目,随手抄起一只僧鞋,两步上前,挥起僧鞋,朝他脑袋上招呼——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数道骇人抽-打声,丝毫没有停顿。

    装昏的沈念安,还未反应过来,脑袋便挨了无数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眩晕袭来,两眼一黑,真的晕了过去!

    “跟我玩这套,你还嫩了点!”苏迷唇角冷勾,迸出一道森然笑意。

    她倏然出手扣住他的脉搏,片刻之后,拿出一粒丹药,给他强行喂下,随即将穿上僧鞋,坐在最前方,等待大夫的到来,同时看着沈念安,唇部渐渐发紫,面色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。

    刘生请来了大夫,立即为沈念安诊了脉。

    老大夫轻叹道:“即便你家公子那方面不行,那种药亦不能常吃,你看,这不就吃出病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药?”刘生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老大夫看了眼苏迷,低声在刘生耳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家公子厉害着呢,怎么会吃那种东西?你休要胡说八道!”刘生满言愤怒。

    苏迷假装听不懂的样子,看着沈念安愈发骇人的脸:“小僧倒是觉得,这位施主好像被邪祟,给缠上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沙弥,你休要胡说!”刘生见她说胡话,顿时气的脸通红。

    苏迷无辜眨眼:“虽然小僧不懂医术,但多少懂得一些驱除邪祟之法,你家公子精气血气不足,肤色苍白,想来经常出入阴气极重之地,你府中的西北方位,可有什么荒废的院子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刘生脸色骤变,连忙否认: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苏迷如了他的意,闭上嘴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但旁边的老大夫,可是个人精,见到这情景,立即看出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仔细想着两人的对话,探头再看印堂发黑的沈念安,更加觉得苏迷说的没错,此事定然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这病老夫可治不了,你还是求求这位小师傅,让他去你府上做场法事,估计你家公子便不药而愈了。”

    老大夫留下一句话,撩了马车的幔帘,身子骨利索的跳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一说,原本坚定不移的刘生,看着沈念安的脸,慢慢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毕竟他确实知道,自家公子每晚都会去那间院子,而且每次都不允许他靠近。

    苏迷眸中闪过奇异的光,紧接着轻叹一声:“小僧不打诳语,你家公子怕是真惹上了邪祟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刘生虽然声音大,但是气势明显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苏迷又叹了一声,语重心长道:“要不小僧先试试,看看能不能救醒你家公子,如果救醒了,证明小僧所言非虚,你家公子必定惹上了邪祟。”

    刘生紧皱眉头,纠结了一会,随后道:“你先救醒我家公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,从包袱里拿出明黄纸张与朱砂,执笔画上繁复图案,将两张符篆交给刘生。

    “这是传言符,施主且拿好,有任何情况,可以唤小僧的名字,另一张是通天开眼符,只要你贴在脑门上,便能看见邪祟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刘生半信半疑,将符篆收起来。

    但见下瞬,苏迷又画了一张符篆,抬手朝沈念安眉心一按,口中默念着听不懂的咒语,随后将符篆一揭,沈念安已然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刘生满脸惊奇,不敢置信!

    但他知道,即便他将这件事,告诉自家公子,沈念安亦不会相信他。

    为了自家公子的安危着想,最终,刘生还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选择了隐瞒此事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?”沈念安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苏迷趁着刘生只注意他的时候,冲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沈念安暗道,看来这女人打晕他之后,已经不打算继续伪装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将她拐进府中,自己这一顿打,挨得也值得。

    刘生见沈念安神色呆滞,有种愣头愣脑的感觉,更加相信苏迷没有骗他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无妨。”沈念安抬手打断他的话挂,看向苏迷:“多谢小师傅救命之恩,沈某无以为报,还请小师傅到府上小住几日,让沈某招待一番,以表谢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小僧还要赶路。”苏迷不给他好脸色看,转身便要下车。

    苏迷此举,刘生瞬间看不懂了,但想到沈念安的事,还是希望她能到沈府住上几日,正好弄清楚事实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我家公子有恩必报,否则夜夜不能眠,你发发慈悲,算是做做好事,在沈府住几日罢。”刘生伸手拉住苏迷的胳膊。

    原本沈念安以及苏迷会拒绝,谁料,她沉默了一会,竟然颔首同意了。

    沈念安虽然不知道,自己在昏迷之中,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更不知道,为何苏迷会听从刘生的话,却如此排斥自己?

    但有一点,只要她愿意住进沈府,那么一切皆在他的指掌之中,计划正式启动!

    刘生驾着马车,穿过十里长街,来到北城秋山附近,一处宏伟府邸门口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师傅,到了。”

    刘生将马车停稳,纵身跳下,抬手撩开幔帘。

    然而车厢里面的情景,却让他一阵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但见面色苍白的沈念安,紧紧扣住苏迷的手腕,将她车咚在车厢璧上,眉宇间隐着几分轻浮,唇边勾着一抹邪笑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……?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下瞬,刘生紧皱眉头,惊愕出声那瞬,一记凌厉遒劲的巴掌,重重打在沈念安的俊脸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