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5章 灵魂互换之网娱36
    魏博文随艾米乘着车,来到当地的最北部。

    车子来到偏远无人的渡口,两人换乘一叶扁舟,穿过茂密水林,登上无人的小岛。

    山南水北为阳,山北水南为阴。

    小岛所处之地,是个常年乌云遮日的阴尸地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长长的台阶,来到山顶的阴庙。

    刚推开门,一位身穿僧衣的老者,出现在魏博文面前。

    艾米立刻走上前,向那位长者表明来意,随即看向魏博文:“你想让大师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魏博文沉吟片刻,眸中闪过势在必得的掠夺精光。

    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包东西,递给老者的同时,紧抿的薄唇,微启:“我要这两个人……灵魂互换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孟娴,虽然得了那种病,身体肮脏不堪,可他忘不了她,也放不下她。

    而苏迷,即使让他产生说不清的情感,但孟娴更让他舍不得,那么最好的方法,就是让两个人灵魂互换。

    届时,他倒是要看看,御承靳拿什么跟他争,拥有孟娴灵魂的“苏迷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了小岛,坐着船,来到渡口。

    刚上了岸,一个男人急忙跑了过来:“文哥,那个老女人死也不松口,还指名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皱着眉,冷冷眯起眼眸:“去警局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黑色轿车停在警察局门口,身穿白衬衫的魏博文,携着清凉衣裙的艾米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由于苏迷的事先交代,魏博文等人,几乎没费多少功夫,就来到拘留梁君桦的房间。

    男警员开了锁,将房门打开,随后自觉回避。

    魏博文不是蠢人,见到这一幕,自然明白苏迷的用意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看梁君桦不顺眼,谁虐梁君桦都一样,借他的手来虐,苏迷反而更不用费力气。

    打的倒是一张好牌,可是很快……她就再也得意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魏博文冷冷勾唇,举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但见原本风韵犹存的梁君桦,像只死鱼一般躺在床铺上,仅仅只是大半天的功夫,满身青青紫紫,各种伤痕血痕,化着妆的脸上,更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然而,将一切看在眼里的魏博文,从始至终没有丝毫怜悯,淡然出声:“骨灰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孟娴那个小女表,得了艾滋,那你还要骨灰干嘛?”梁君桦冷笑一声,随即恍然大悟道:“难道你看上了……御承靳身边的小丫头?”

    “骨灰在哪?”魏博文面无表情,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梁君桦却笑了起来:“魏博文,你越是想知道,我越是不告诉你,你特么为了认识不到几天的女人,反过来算计我,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!”

    魏博文当下冷了脸,抬手一招,两个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给她下点药,好好‘伺候’着,直到她说出骨灰的下落为止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正要转身离开,梁君桦突然卯足了劲,“蹭”地一声,从床铺爬起来,死死拉住他的胳膊,歇斯底里道:“魏博文,你特么不是人,当初要是没有我,你怎么可能有今天?魏博文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魏博文黑着脸,猛地抬脚踹在梁君桦的肚子上!

    垂眼看着跌在地上,满脸痛苦的梁君桦,魏博文冷厉出声:“给我往死里招呼!”

    “是,文哥!”

    魏博文举步离开,铁门合起的那瞬,传开梁君桦撕心裂肺的挣扎惨叫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一架直升飞机,停在el酒店的草坪上。

    机舱门打开的同时,四名黑衣人,率先跳下来,自动站成两排。

    紧接着,身穿黑色中山装的御霸天,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站在落地窗前的苏迷,垂眼看着御霸天,神色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下瞬,她凝神再度望去,正巧跟御霸天身后的女人对上视线!

    那张脸……

    苏迷眸中闪过一丝欣喜,连忙看向御承靳:“快打电话给田旭。”

    御承靳不明所以,但还是拿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匆忙走出电梯的田旭,立即将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内容,神色微惊,但紧接着迅速挂掉电话,拨通了国内的号码:“程宇,快去老宅一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正与艾米用晚餐的魏博文,接到警察局那边的电话。

    梁君桦受不了折磨,终于妥协松了口。

    但她再次指名,要见魏博文。

    魏博文只能再次回到警察局,来到拘留梁君桦的房间。

    刚走进去,满室血腥靡靡之气,熏得魏博文皱了眉头,拿出手帕捂住口鼻。

    但见梁君桦身上的血迹,魏博文没有丝毫动容,只是冷声道:“只要说出骨灰的下落,我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……过来我就……告诉你。”梁君桦苍白着脸,有去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死寂一片,即使再小声,魏博文也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举步来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梁君桦动了动,污迹斑斑的唇,似在说些什么,却因为太小声,而听不见其中的内容,魏博文不得不弯下腰,侧耳去听——

    但见下瞬,原本已经虚弱不成样子的梁君桦,猛地坐起身,死死抱住魏博文的腰,张口狠狠-咬上-他的心口!

    “嘶——!”

    魏博文猝不及防,被她要个正着,反应过来的时候,猛地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梁君桦满口鲜血,嘴里叼着魏博文心口上的肉,眼睛死死盯着他的脸,用力咀嚼着,而后生生咽下:“魏博文,我就算做鬼,也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魏博文无暇于她,立即用手帕捂住伤口,冷厉出声:“把她立即处理掉!”

    话落,两个男人立即上前,死死按住梁君桦。

    艾米则是跑到他身边,查看他的伤势:“伤口太深了,必须医院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正要转身离开,梁君桦突然叫住他:“博文,我怀孕了,是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脚下一顿,想到刚进来时,那满身的血迹,眉头倏地紧锁!

    但紧接着,紧锁的眉头,渐渐舒展开来,嘴角勾勒一抹极其讽刺的冷笑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魏博文——!”

    梁君桦的凄厉惨叫声,由大变小的传来,紧随着铁门关上的瞬间,渐渐消弭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