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4章 灵魂互换之网娱25
    骨灰!

    苏迷双眼微睁,眉头紧蹙:“你知道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魏博文唇角微勾,眉眼隐着几分倨傲与张扬:“只要你放过梁君桦,她自然会告诉你,它藏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着他,原本紧绷的情绪,稍缓,眉宇间沾染几分慵然,姿态优雅矜贵靠在椅背上:“这件事你都知道,想来跟梁君桦的关系,不浅呢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低头笑了笑,一句话撇开了两人的关系:“御影帝想多了,我只是中间人,替梁君桦传个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挑眉,显然是不信:“你既然能从警察局出来,而我父亲也已经派人过来了,放她出来,那都是迟早的事,你又何必专程过来跑一趟?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继而说道:“除了这件事,魏先生一定还有什么事,请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御影帝倒是个聪明人。”魏博文调整一下坐姿,正色道:“孟娴,我希望你召开记者会,帮她洗白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沉默了一瞬,视线落在魏博文的脸上,脸上的表情,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半晌,她挑眉问道:“白月光?”

    魏博文怔了怔,眉头微蹙:“这不关你的事,一句话,答应,还是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爱情的力量,还真是伟大啊。”

    确实够伟大,像孟娴这种公交车,他也可以不计前嫌的回收,不说他伟大,都对不起他这份真心!

    苏迷感叹一声,随即挑眉颔首:“好,既然魏先生如此专情,丝毫不介意孟小-姐的过去,那我也成人之美,成全了二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魏博文神色微讶,没想到“御承靳”轻易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苏迷无奈皱眉,微微耸了耸肩:“你拿我母亲的骨灰逼我,我能不答应么?”

    魏博文闻言,想到前几次的经历,下意识看了看四周,想要确定房间里有没有摄像镜头。

    “魏先生现在才想起来检查,是不是太晚了?”

    苏迷轻嗤笑道:“放心,你来的太突然,我还没时间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能时候放了他们?”魏博文追问。

    苏迷质疑道:“你既然都能安然无恙出来,难道还搞不定那帮警察?在父亲手下做事的人,个个都不是废人,你有能力救出他们,何必要我出面?”

    “你跟塞莉公主这么熟,不就是一句话的事。”魏博文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魏先生,交易,可不是这样谈的,我看不到你的诚心呢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讳莫如深看向他:“关于我母亲的骨灰,怕是你自作主张,梁君桦应该不知道,我一旦出面放了她们,在明面上,那就是我主动原谅了她们,你的目的达到了,骨灰还是到不了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魏先生,你说,我说的对么?”

    苏迷嘴角微勾,眉眼间皆是看穿一切的笃定与自信,看的魏博文,微微有些发怔。

    下瞬,他凝眉聚神,去探查苏迷的内心。

    结果竟然什么都探查不到!

    “魏先生,这是怀疑我是假的御承靳?”苏迷见他那副呆样,直接挑眉说道。

    魏博文凝眉,满眼探究看向他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啊,就是假的御承靳喽。”

    苏迷如实说道:“你可以比较一下,我传说中是什么样子,面对你又是什么样子,一比较就应该知道,我就是假的御承靳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原本有些怀疑的魏博文,反而不再怀疑御承靳的身份,只当他是人前人后两面的伪君子。

    苏迷的目的达到,复又勾唇笑道:“好了,现在我们该好好谈谈交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谈?”魏博文面色有些不好,没想到这么快,就被夺走主权,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先拿出你的诚意,把骨灰交给我。”苏迷直接说出条件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魏博文紧紧皱眉,想都没想,直接否决:“骨灰给了你,你若反悔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御承靳能是那种人么!”

    苏迷冷冷瞥了他一眼:“没有骨灰,什么都没得谈,至于梁君桦和孟娴那边,我会拜托塞莉公主,好好照顾她们,这点你可以完全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卑鄙!”魏博文没想到,传说中的御承靳,竟然是这种阴险小人。

    苏迷不屑冷哼:“比起你们,我已经很善良了,话我就放这儿了,骨灰拿来,你的相好就能安全无事,骨灰拿不来……警局欢迎你的再次光临。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一句话,魏博文立即阴沉了眉眼:“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没错。”苏迷无辜眨眨眼,直接承认了。

    魏博文见她这么嘚瑟模样,简直都要气炸,猛地起身,直接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的时候,正巧御承靳走进门,魏博文冷冷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刚要举步离开,苏迷突然叫住他:“魏先生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下意识的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正想问什么事,苏迷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记得关门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猛地一噎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,直接气死!

    下瞬,他三两步走出房间,“砰”地一声,重重摔上房门!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是不禁逗。”见他离开,苏迷立即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御承靳朝她走过去:“你们谈了什么,还不能让我听见?”

    苏迷伸出手,接过他手中的咖啡,起身拥住御承靳:“乖,不生气哈,没想瞒着你什么,只是他们那种小人,什么事都做的出来,我怕你情绪激动,引起他的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了?”御承靳凝眉。

    苏迷沉默片刻,一字不漏将谈话的过程,全部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随后,她紧紧抱住他绷到极点的身体,软声安慰道:“放心,我会拿回婆婆的骨灰,绝对不会让那些人,再打扰她清静。”

    她明白他的无奈痛苦与顾忌,这种事瘫在谁身上,都很难想出两全的解决法子。

    更何况,梁君桦那女人,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就知道她根本不是平常人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飞天遁地之法,但浑身鬼气萦绕,极有可能沾了不干净的邪祟。

    而刚才魏博文的身上,多少也沾一点。

    如果说两者之间,没有任何牵连,那她还真不相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