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4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21
    苏迷低笑,眉稍恣意轻挑,慵然凤眸扫了眼在座的四大长老,最后红誘唇角轻启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北祈等人对视一眼,当即说道:“教主不去后山?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去?”苏迷笑的更加肆意,倨傲道:“凭什么他让本教主应战,本教主便要去应战,本教主偏生不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番话,有些任性,不识大局,甚至有损教主之名。

    但谁让她是教主呢,一声令下,原本站着不动的舞姬,立即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是不是还爱着他?”苏禾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玩味勾唇,蓦地凑近他:“阿禾为何这样认为,难道你没看出来,我在整他们么?”

    苏禾摇摇头:“我只看到皇姐眼中有委屈,有不舍,有无可奈何,皇姐,你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我,你还爱着他。”

    苏迷抿抿唇,眉宇间有几分涩然。

    她忽而低垂着眉眼,到了一杯清茶,递给他:“是有如何,不是又如何,他爱的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苏禾清晰捕捉苏迷眸底黯然之色,眉头无意识紧皱,接过她手中的清茶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苏迷像似知道了什么,了然一笑的同时,端起桌上的酒杯,朝东堰等人,扬了扬,低头小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施展轻功来到后山的江清风,站在大太阳底下,等待着苏迷的到来。

    可是左等右等,都不见苏迷的身影。

    江清风有些不解,为何她还没来,难道有事耽误了?

    脑中闪过好几种可能,最后大半个时辰过去了,苏迷还是没有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在此处一绝死战,是因为封魔山的后山,寸草树木不生,只有悬崖下那片未知海域。

    而此时正值晌午,江清风整个人站在太阳下,由于时间过久,浑身热汗直滴,隔着一层鞋底的脚底板,都有些发热,身上的皮肤,更是时间的推移,开始泛红,再是蜕皮,连嘴角都干到开裂。

    然而备受煎熬的,不止江清风一人,还是藏在巨石后的秦思雨。

    眼见苏迷还是没有人一个,晒到快要虚脱的她,连忙问向系统:“那女人怎么还不来?”

    系统查了查,但见苏迷人还在凌霄阁,立即将这件事告诉秦思雨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……?”秦思雨瞬间满脸懵比。

    苏迷那么喜欢江清风,为什么没有前来应战?

    秦思雨想不明白,决定前往凌霄阁去看看。

    正要动身,远远看见数人抬着步辇,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秦思雨定睛一看,但见那步辇之上,一袭红衣的苏迷,正坐在上面——拿着一块冰镇西瓜,满脸享受吃着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那冒着丝丝冷气,鲜红可口的西瓜上,秦思雨不由舔了舔嘴角,眼睛亮的吓人!

    好想吃。

    “宿主,你的口水流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思雨连忙伸手擦了擦:“系统,我想吃西瓜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,我这里各种灵丹妙药都有,但没有西瓜、银子这种实物。”

    秦思雨翻了个白眼,心里各种吐槽。

    系统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抬眼看向苏迷的时候,梭然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正想提醒秦思雨,突然受到异常数据干扰,还未来得及开口,直接与秦思雨断开了联系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苏迷坐着步辇,来到江清风的面前:“江大侠,真是辛苦了,在这里等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虚伪!”江清风冷冷瞥了她一眼,立即拔出了宝剑:“来,我们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苏迷吃下一口西瓜,抬眼看向他:“既然是死战,那能不能在死战开始之前,让我吃完西瓜,这天实在太热了,你看我这手都被晒红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大太阳下,站了好几个时辰的江清风,突然产生一种想要骂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难道他不热么?

    他此时快要被晒死了,她是眼瞎了么?

    果然,在经历过暴晒后的江清风,原先对苏迷那些悸动,全都没有了!

    然而下刻,苏迷突然从旁边,拿出一块冰镇西瓜,给他递了过去:“喏,江大侠吃块西瓜,先解解暑,否则等会我们还没开打,江大侠中暑了,那便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视线控制不住落在那块西瓜上,江清风的理智与骨气,清清楚楚告诉他,不能吃,绝对不能吃。

    可是他眼下的身体状态,却明显告诉自己,再不吃点东西解解暑,他极有可能会中暑,到时候别说是决一死战了,恐怕还没开始决斗,他直接渴死晒死了。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着江清风,赌他绝对会拿的时候,手上的西瓜,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看着江清风恨不得将西瓜皮,全部吃下去的时候,苏迷不由笑出声:“慢点吃,吃完这里还有。”

    苏迷满脸笑意凛然,随后命人放下步辇,又将他们遣退,拍了拍旁边的位置:“来,坐在这里,乘乘凉,等一会天气不热了,咱们再打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闻言,口中的西瓜,还未吃完,神色愣怔看向苏迷:“即便你对我再好,我亦绝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她做了那么多的坏事,他不可能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眉眼间染上几分涩然:“我明白,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,怨不得别人,都是我自己的错,是我咎由自取,死亦是应该的,即便你不杀我,我亦命不久矣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闻言,眉心紧蹙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当初的我,从来没想过接手封魔宗,但你与秦思雨逼我太紧,心中产生的怨气极大,对于修炼传魔录而言,再适合不过,可如今见到你,我似乎没有以前那样恨了,甚至觉得能死在你的手里,才是真正的解脱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听了她的话,满眼的复杂:“你别以为这样说,我便会放过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江清风,依你此时的功力,即便连魔教的长老都打不过,又怎么能打败我,我若不想死,谁都无法取得我的性命,但……我的命,是你的,再陪我坐一会,随后任君处置。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他的话,眉眼间皆是温柔,完全不像方才在凌霄阁那般模样。

    江清风更加看不懂她,眉头紧皱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迷,你休要装可怜、装深情来恶心我,八大门派的掌门人是你杀的,之前还抓了男人修炼邪功,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,即便你死,那亦是死有余辜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