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0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17
    然而拜谢之后,东堰突然觉得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他似乎……又中招了。

    之前她便是用这一招,离间他们四人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好不容易,才重新获得他们的信任,如今却不小心又栽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真是最毒妇人心!

    即便东堰很生气,但他又不能说出来,只能硬生生咬碎一口银牙,含了血泪往肚子里吞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紧绷着脸颊,额上青筋暴起,怒不敢言的模样,邪邪勾唇一笑:“东长老,你怎么看起来,好像不太舒服?”

    东堰不知她又打什么主意,连忙摇头:“没有,属下很好,没有一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哭丧着脸,好像本教主欺负你似得?”苏迷姿态倨傲,言语半含微微不悦。

    东堰忍下心中怒气,强颜欢笑道:“没有,教主您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,是说本教主眼神有问题?”苏迷面色一板。

    见苏迷突然变了脸,东堰猛地摇头:“不,属下并没有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哼一声,勉强放过他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便告退。”东堰行了礼,恭敬退出极乐殿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朝苏禾招招手:“阿禾,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禾面上一喜,连忙跑过去,刚想蹲下来,身形微微一顿,随即坐在她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阿禾,这几日辛苦了。”苏迷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苏禾摇摇头,静静看着苏迷,眉眼皆是温柔:“只要能帮到皇姐的忙儿,阿禾不怕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阿禾真乖。”苏迷缓缓坐起身,倒了一杯茶,递给他:“之前让你放的那些人,都安全回到家了么?”

    苏禾眨眨眼,手上动作一顿,伸手将茶水接过,放在桌上:“阿禾不知道,当初将他们放回去,便没有再管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随即勾唇笑了笑:“今晚歇在极乐殿罢。”

    “皇姐?”苏禾怔怔看着苏迷,满眼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苏迷莞尔笑道:“别怕,今晚乖乖配合便可,皇姐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禾闻言,眸中闪过异样神色,模样乖巧而温顺的颔首应承。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下山。

    住在山下的秦思雨与江清风,见苏迷没有回来,不由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抑或者说,只是表面上的担心而已。

    江清风知道秦思雨喜欢苏迷,此时见她没回来,心底多少还是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而秦思雨则是等着苏迷,主动找到她,让她帮忙摆脱困境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苏迷此次一行,必定会被那女魔扣留,甚至被强迫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都如她想的那样,正是秦思雨所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那人,在意她攻略江清风的事,还极有可能喜欢江清风。

    而她之所以赞同那人去送战帖,便是借着这次机会,让那人主动求她帮忙,顺便证实一下,是否真的喜欢江清风?

    不过不管结果是或否,她都会不计一切手段,将那人掰直。

    她秦思雨看上的男人,必须抢到手!

    可是,随着夜色越来越深,秦思雨还是没有收到苏迷的求救,忍不住开始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那女魔头,不会是玩完那人,就把那人杀了罢?

    秦思雨只要想到这个可能,心里莫名惊慌。

    不行,张三是她的,绝对不能让苏迷杀了他!

    秦思雨立即在系统商城中,兑换瞬间转移以及位置锁定符篆,兑换成功之后,身形消失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紧接着,探查到苏迷的准确位置,使出瞬间转移的秦思雨,身形凭空隐现在极乐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男人隐忍轻吟声,极其沙哑而难耐响起:“嗯~别这样~唔!”

    秦思雨神色微怔,总觉得这道声音,莫名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辨别出来,另一道异常熟悉的男音,传入她的耳边:“乖……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那瞬,秦思雨像似被一道雷电,狠狠劈中,整个人僵如石雕!

    她满眼不敢置信,猛地朝后退了一步,但随即便箭步走上前,想要掀开床帐,亲眼看看里面的男人,到底是不是那人?!

    然而未等她靠近床榻,里面突然传来一道闷哼声:“唔!”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床帐被一只手从里面掀开,清晰看见床榻上那张脸时,秦思雨梭然瞪大双眼!

    刚要惊讶出声,身披靡丽红袍的苏迷,从床榻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真的是你?竟然真的是你!”秦思雨剧烈起伏着胸膛,震惊的同时,快要气昏过去。

    男装示人的苏迷,半挑渐染绯红眼角,神色邪佞慵然望向秦思雨:“思羽亦来了,不如一起?”

    “张三!你真是让我恶心!你怎么可以跟女魔头的弟弟在一起?怎么可以?!”秦思雨目呲欲裂,歇斯底里吼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我早便告诉过你,我的姓取向,是你一直在装糊涂,不愿意接受事实,如今却反过来怪我?”苏迷恣意挑眉,拢了拢身上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你!”秦思雨双眼蓦地一红,差点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,愤愤说道:“我可以不介意你有女人,但你为什么要跟男人那样做,你不是喜欢江清风么,为何又要碰别的男人?”

    苏迷听到江清风的名字,无论是眼神,还是神态,突然间产生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说话,只是皱着眉,似有些挣扎与为难。

    秦思雨见到这一系列变化,即使苏迷没有亲口承认,她的心里,亦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真是可笑!

    她秦思雨不管是以前,还是现在,无论爱上谁,结果总是悲惨收场。

    她倒是做错了什么,上苍要如此惩罚她?!

    苏迷将她所有的表情,尽收眼底,嘴角不动声色勾了勾,随即坦言承认道:“没错,你说的对,我是喜欢江清风,可他喜欢你,我恨你讨厌你还来不及,怎么会想跟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秦思雨皱眉: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又要跟苏禾做那种事?”

    苏迷扯起唇角,满眼的恶趣味:“因为江清风讨厌苏迷,讨厌苏禾,既然这辈子,我无法让他喜欢,那便与他讨厌之人为伍,让他深刻记住我张三的存在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