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8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5
    “不,你们身上的毒,并非本教主所下。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半挑着眉眼,姿态异常张扬而恣意。

    西妗见她不承认,当即愤愤啐了一声:“贱-人,你当我们都是傻的,连身上中的毒,都不知是谁下的?!”

    “西妗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东堰出声制止的同时,苏迷一巴掌打开西妗的脸上。

    打完之后,苏迷收回手,姿态矜傲拿出丝帕,将纤细指尖,一根一根擦干净,随即挑眉看向她:“以下犯上,本教主赏你一巴掌,服是不服?”

    “贱-人,你竟然敢打……唔!”

    西妗话未说完,另一边脸又挨了一记巴掌,痛的当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本教主不喜脏话荤话,若下次再犯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停顿了一下,倏然俯身凑近,一字一句道:“本教主打得你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西妗满脸不甘,正欲张口大骂,东堰连忙道:“西妗,不要冲动,我们还中了她的毒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迷的视线,落在他的脸上,一瞬不瞬,满是认真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东堰不懂苏迷的意思,只能暗自在心中揣摩。

    她这是想要杀他?

    还是另有图谋?

    东堰左思右想,差点想破了脑袋,都没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苏迷伸出手,东堰以为她想打他,猛地偏头去躲的时候,一只玉雕纤细柔荑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,极其满意的笑道:“本教主就喜欢东长老这般,识时务又知进退的男子,不错,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东堰被她这般破天荒的一夸,俊脸莫名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异常,连忙清了清嗓子,转移了话题:“你想怎么样,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谁料他话音刚落,苏迷却有些嫌弃的啧啧做声:“刚刚才夸了你,这便变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唤本尊——教主。”苏迷淡然纠正道。

    东堰皱眉,抬眼对上那双幽深诡谲凤眸,微微怔了怔神,轻轻启唇:“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苏迷勾勾唇,满意一笑。

    随即起身来到凌霄阁正位,单手支撑着侧额,神色慵然晲着四人:“你们当中,有谁愿意归顺与本教主?”

    话落,却无一人应答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?”苏迷邪挑眉眼:“好,等会你们谁能不吭声,本教主便赐予他……解药。”

    东堰等人眸中一亮,心念电转,刚想说些什么,先前那股折磨人的剧烈痛意,从丹田之处,迅速蔓延至全身每一寸经络。

    即使痛到浑身打颤,快要咬碎一口银牙,东堰等人还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兴味盎然的低笑出声:“不错,封魔宗四大长老,果然都是硬骨头,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四人仍是咬着牙,不愿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则是一直眼睁睁看着几人,痛苦瘫在地上的样子,眉眼间皆是愉-悦。

    苏禾走进来见到的,便是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皇姐,他们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阿禾来了。”苏迷想着两人表面上的关系,唇角勾出靡丽到极致的笑意,朝他招招手:“快过来,到皇姐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苏迷平时对苏禾,那都是爱答不理。

    此时看见她久违灿烂的笑容,苏禾不由愣了愣,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四人的视线,落在他身上,苏禾才想起眼下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连忙走过去,来到苏迷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腿上倏然一重,苏禾低头去看的瞬间,少女绝美的容颜,立时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。”苏禾望着眼前少女的脸,忍不住有些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的皇姐,虽然比他大两岁,但她小时候最喜欢将脑袋枕在他腿上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亡国后,她再亦没有枕过他的腿。

    如今,他以前的阿姐,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这样,心里自是了然。

    但她并未说什么,只是像往常一般,满是宠溺的笑道:“小傻瓜,怎么哭了,你是男子汉,不能哭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嗯嗯,阿禾明白,阿禾不哭了。”苏禾连忙稳了稳情绪,强行将眼泪收回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口中默念了一句,原本被姐弟两人吸引目光的四大长老,再次受到体内剧痛折磨煎熬。

    虽然疼痛难当,但是想着解药,四人还是死死咬着牙,艰难忍耐着。

    直到随着一道清脆咯嘣声,谁的牙不小心咬崩了,痛苦声传传入在场众人的耳中:“啊——痛死我了,你这该死的贱-人,怎么不去死!”

    第一个出声骂嚷的是西妗!

    紧接着南屿与北祈,亦忍不住叫出了声:“啊!”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落在东堰身上,满是期待看着他:“东长老真是令本教主刮目相看,棒极了,你再忍一会哈,本教主定然将解药相赠于你。”

    北祈等人,见苏迷竟然在旁边给东堰鼓励打气,又联想到事情一系列的发展,心下微微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们总觉得,这东堰似乎已经对苏迷倒戈,然后故意用自己做诱饵,将剧毒传给他们几人,再演这一出戏,从而让他们全部归顺于她。

    可是东堰应该没有理由,无故去帮苏迷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有理由!

    北祈凝眉说道:“东堰,你是不是已经跟她睡了,然后故意用计设计我们?”

    东堰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的时候,当即反驳道:“你胡说……什么!休要冤枉我!”

    北祈还想说什么,苏迷忽而做起来,勾唇笑道:“好了,既然你们都出了声,那解药谁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!你是故意鼓励我,让他们误会我归顺你,又逼迫我开口说话!”东堰满是懊恼,愤愤出声。

    “呀,被你发现了呢。”苏迷惊讶了一瞬,随即无辜笑道:“东长老真是聪明过人,本教主甚是喜欢,日后教中的大小事务,全部交由你来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,更加怀疑东堰。

    东堰亦是有苦说不出,索性不再去管他们的目光,而是出声问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苏迷对他的称呼,表示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东堰很快明白她的意思,立即改了口:“教主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北祈等人看像他的目光,更是极有深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