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1章 青梅竹马小无猜30
    “老夫人,这……大少爷竟然不是老爷亲生的?”

    亲子鉴定只有达到99.99%,才能证明是亲生的,但现在这份报告的数据,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刘管家满脸不敢置信,谢老太太再度出声:“来人,将这个狗东西给我抓起来!”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谢少棠大喊了一声,紧紧皱起眉头:“那张鉴定一定是假的,我从小到大,一直生活在谢家,怎么可能不是爸的亲儿子!”

    他到现在也搞不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会有一个人,突然跑到他家里来,说他不是谢少棠,而且他的母亲还相信那人。

    谢老太太看着一头雾水的谢少棠,心里的愤怒,渐渐消失了一些。

    怎么说都是自己看着长大,多少还是不舍得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男人见此,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,看来仅仅靠这些东西,不足以将抢走他一切的冒牌货赶走。

    他冷冷眯起眼,刚想开口说出实情,一名佣人拿着快递文件袋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有您的快递。”

    谢老太太皱眉:“先放在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佣人应了一声,刚要转身离去,男人突然叫住他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他走过去,将文件袋拿到手中,虽然还没有拆开,但他有种预感,这份东西,一定是那人寄过来的。

    谢老太太不解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妈,您打开看看。”男人将东西递给她。

    谢老太太顿了顿,随即伸出手。

    还未触及文件袋,东西就被“谢少棠”夺走,狠狠摔在地上,抬起脚,用力的去踩去踹!

    他的这幅举动,即使不看里面的东西,谢老太太也已经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以往的相处时光,她还是有些不忍心。

    男人冷眼微眯,看向气急败坏的“谢少棠”,倏然启唇:“赵晓牛,你还记得城郊的废弃工么?”

    “谢少棠”紧皱着眉头,脑海里闪过一些片段,但很快就被他推翻:“你是说,我小时候被绑架的那个工厂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被绑架,而是我。”

    男人冷眼看着他:“你父亲绑架了我,将我跟你的身份对调,你抢走我的一切,而我靠捡破烂为生,你现在说这种话,难道不怕遭天谴?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,我根本听不明白!”

    “谢少棠”眼底闪过慌乱,有些隐藏在脑海深处的零碎片段,渐渐浮出。

    但他到底是曾经受过大风大浪的男人,很快恢复如常,冷冷笑道:“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,你说的全部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后背有个胎记,妈已经看了,你呢,你有么?”

    “谢少棠”沉默一瞬,男人又道:“我听妈说,你自从被绑架以后,就不愿意与外人亲近,更不会在外人面前露后背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,难道这就能证明你是谢少棠?”

    男人冷凝着脸,见他仍然据理力争,心中异常气愤。

    这时,原本放置在客厅的大电视,突然自动开启。

    众人还未反应过来,电视屏幕里出现的一幕,立时让“谢少棠”惊呆当场!

    但见那废弃工厂里,一个男人旁边坐着小孩,两人一直盯着黑白小电视。

    而黑白电视上,已然就是谢少棠小时候,出入游乐园、幼儿园时的画面!

    “爸爸,你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个?晓牛想看动画片,葫芦娃,黑猫警长。”男孩浑身穿的破破烂烂,看着旁边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转过头的那瞬,谢老太太突然站了起来:“就是他,就是他绑架了我儿!”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了,现在一切都很好,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,注意身体。”男人连忙将谢老太太扶住,轻拍着她的后背,低声安慰着。

    但见电视屏幕里的中年男人,邪邪一笑:“晓牛想不想代替这个小哥哥,生活在别墅里,不用挨饿受冻,不用穿旧衣服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“好,爸爸一定完成你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话落那瞬,镜头倏然一转,中年男人背着一个麻袋走进来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扒掉麻袋里男孩的所有衣服,给自己的儿子换上,随后又男孩装进麻袋里,背着走出工厂。

    过一会,他将自己的儿子绑起来,笑着说道:“儿子,想要过上好日子,就要受得了苦,爸爸现在打你一顿,不能叫也不能哭,等一会警察来了,你就是谢少棠,而不再是赵晓牛,明白么?”

    那男孩点点头,一声不吭被中年男人打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警察持枪冲进来,中年男人抄起旁边的铁锹,就要冲男孩脑袋上砸去,被现场的警察,一抢毙命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电视屏幕重新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“谢少棠”抑或者说赵晓牛,不敢置信朝后退了几步:“这不可能……。”

    即使他不愿意去承认,但是脑海中,一些不想记起的记忆,却十分清晰的尽数浮现。

    “你的父亲,原先是谢家的佣人,后来拐走了我的小表姑,生下你之后,又将她折磨致死,而你的父亲一直都有恋-童-癖,你也一样,你这个变-态,败坏我谢家的名声!”

    真正的谢少棠,冷冷看着赵晓牛,眉宇间有几分谢老爷子当年的气势。

    谢老太太更加相信他的话,同时眯起眼,看向赵晓牛:“你父亲真是丧尽天良,当年少棠的表姑才十岁啊!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我父亲的错,我也是谢家的人啊,如果让我选择,我也不会认贼作父!”赵晓牛将所有的错,全部推到他的父亲身上。

    “即便当年不关你的事,但现在,你所犯的法,我们谢家不会在包庇,云燕,报警。”

    一道年迈苍老的沙哑之音,突然在客厅响起。

    谢老太太听到自己的名字,有热泪在眼眶中滚动,她蓦地转身,哽咽出声:“老谢,你醒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一次被“谢少棠”推下楼梯,谢老爷子一直陷入昏迷,整个谢家都是靠谢老太太撑着,这时候突然见到他,谢老太太顿时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谢少棠扶着谢老太太,先是叫了一声“爸”,随即冷声吩咐道:“将赵晓牛抓起来,送进警察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