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5章 青梅竹马小无猜18
    “小公主不要怕,叔叔会让你开心,绝不会痛苦。”

    谢少棠低声哄着,同时慢慢的靠近她。

    苏迷猛地朝后退,后背抵在沙发上面,满脸的惊慌与失措:“坏叔叔,迷迷很听话,不要伤害迷迷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听话就是要绝对的服从!”

    谢少棠猛地逼近,冷冷出声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苏家找到孟昊天,认了你做义女,我谢少棠就会怕,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,整个桐市,就没有我谢少棠怕的!”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会把你抓起来的。”苏迷抿着唇,忽而说道。

    谢少棠闻言,更是笑的张狂:“警察算什么,什么都不算!你们苏家上次不是连监控都有,可是为什么我第二天,还能安然无恙从警局里出来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公主,你还太小,不懂的什么叫有钱有势好办事,等你以后长大了,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谢少棠勾勾唇,扯开脖子上的领带,倾身想要吻住她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苏迷尖叫一声,猛地推开他,跑到门口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他怎么拽,大门都拽不开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朝自己走来,倏然一个转身,跑进卧室的同时,将房门反锁。

    谢少棠身上本来有卧室的钥匙,但他却没有直接打开,而是抬起脚,一下一下踹中房门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!”里面突然传来一道尖叫声。

    谢少棠立即勾唇一笑,满脸皆是兴奋。

    比起直接打开房门,他更加喜欢这种方式,制造让她恐惧的氛围,这样玩起来,才更有意思,不是么?

    苏迷深知这种人,喜欢这种调调,尖叫声越发响亮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一脚踹在门上,苏迷再度一声尖叫,谢少棠突然破门而入,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坏叔叔,不要,迷迷乖,不要伤害迷迷。”苏迷一边求饶,一边躲着他朝自己伸过来的手。

    谢少棠原本跟她玩玩,但是没有想到,小孩子的体力这个好,跑了好久都不嫌累。

    他实在没有耐心跟她玩,从抽屉里拿出尼龙绳,箭步上前,一手抓住苏迷的手腕,将她猛地带到床上,快速将她绑在床头:“小公主,乖乖的,不要出声,叔叔马上让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话落,谢少棠将衬衫的扣子,一粒一粒解开。

    刚想要倾身压-住她,苏迷猛地抬脚踹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一脚,虽然不狠,但是对于某个部位来说,确实极其致命的。

    谢少棠皱着眉头,痛吟出声:“嗷!”

    苏迷开始极力挣扎,满脸的惊恐与失措,歇斯底里的尖叫着: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十分钟的压制时间,早已经过去,苏迷卯足了劲,竭力压制着,却在这一刻将理智全部收回,极度恐惧而狰狞的大叫着。

    谢少棠隐隐觉得苏迷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才刚开始,她就反应这么强烈,如果一会抱了她,她岂不是当场疯掉!

    谢少棠不知为何,看着激烈挣扎的苏迷,以及她被勒的通红的手腕,莫名有些心软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,不要伤害自己,叔叔只是想让你开心,不会伤害你!”谢少棠好声好气的哄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苏迷却怒吼了一声,目呲欲裂道:“你只是让你自己开心,有想过我的感受么,我还是个孩子,我才上幼儿园,你这个变-态,你这个大坏人,我的爸爸妈妈,哥哥还有珩哥哥,跟警察叔叔不会放过你的!绝对不会!”

    女孩的怒吼声,带着莫大的惊恐,以及满满的恨意,还有极度的坚定,言辞铿锵有力!

    谢少棠被她吼得一愣一愣的,看着苏迷那不太符合三岁小孩的眼神,微微有些讶异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不会是中邪了罢?”谢少棠抬手,想要探探她的额头,是不是发烧,或者是中邪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的手,即将碰触到她的额头,苏迷突然发疯似得,更加激烈的挣扎起来,大吼大叫着:“不要碰我!滚开!不要碰我!不要!”

    谢少棠被吵的心烦,抬手紧紧捂住她的嘴:“嘘,小声点,太吵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!唔!”苏迷丝毫不理会他,挣扎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直到两只手腕处,都被磨出了血,她才开始用双脚,狠狠的踹向谢少棠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啊!”谢少棠一个不防,被踹了两脚,刚想躲开,结果又被她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谢少棠被她烦的脾气上来了,当即高高举起手,想要重重的扇她一巴掌——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道冷厉之声,梭然从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谢少棠转过身,见到季珩的时候,不屑勾起嘴角:“小鬼,倒是小瞧你了,这儿都能闯的进来,真是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在厉害,也没有你谢家大少厉害啊!”

    下瞬,一道含笑讥嘲之音,从季珩身后响起的同时,孟昊天带着一群警察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下来,双手举起,放在脑后!”

    见到眼前的阵仗,谢少棠皱了皱眉,听从警察的命令,从床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路过季珩的时候,讥诮冷笑了一声,随即被警察用手铐铐起来,带出看房间。

    “珩哥哥……。”

    满是脆弱无助的声音,颤-抖着传来。

    季珩的心,像似被针扎了一般,猛地跑到床边,将绑着苏迷的绳子,全部解开。

    然而见到她手腕上,那被擦伤的血痕,心梭然一疼,眼睛瞬间染上猩红狰狞的意味:“迷迷——!”

    苏迷对上那双满是伤痛担忧与懊恼的眼睛,心隐隐有些疼。

    这次的戏码,是她故意这样演的。

    谢少棠既然能在孟昊天放完话后,还将自己掠了去,说明这人只要在一天,她就不会安全。

    于是她只能将计就计,借助原女主的憎恨,使出一点苦肉计。

    毕竟想让罪名成立的话,她必须要受一点伤。

    她苏迷为了完成任务,这一点小痛苦,丝毫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季珩为自己心疼,她的心里,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可眼下,自己还是一个受惊过度的孩子,没办法说着安抚他的话,只能目光空洞而木讷,出神看着虚空一点。

    但她去没有排斥季珩的接近,乖乖让他抱着,走出了卧室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