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7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19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对师兄那么好?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,带着隐忍沙哑与难辨意味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怔,抬眸对上-他的眼睛,讥诮反问:“你之所以去云游,不就是在无声拒绝我么?难道我还不能找别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觉得,我这辈子非你不可?”

    苏迷轻扯嘴角,反手将食盒放下,同时扯下青灯的面纱,勾住青灯的脖子,踮起脚尖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想吻住他,青灯将脸偏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动作顿了顿,冷冷勾唇的东西,抬手扣住他的下巴,启唇在他唇上……狠狠咬了一口!

    青灯身形僵硬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直到血腥之气在口腔中弥漫,苏迷猛地将他推来,勾唇邪笑道:“冒犯了青灯大师,实在是罪过,以后不会了,方才那个吻,算是我们之间的……终结之吻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他时,便引-诱他,将他拉下佛坛,不要他时,便随意将他丢弃,弃之如敝履?

    青灯眸中闪过懊恼与怨怒:“所以你想要跟师兄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……。”苏迷说了半句,随即勾唇笑道:“那你呢,为什么要救叶鸾回来,又为什么要她住进你院子里?”

    青灯倏然皱眉,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救下王后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。”苏迷这才意识到,自己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,当即说道:“我在禅室外面偷听到的,怎么?难道你想去告诉她不成?好啊,那你连我是女子这件事,一块告诉全浮屠寺的僧人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青灯摇摇头。

    话落,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身为佛门中人,为何要隐瞒她是假和尚的事,为何对她的亲密,丝毫不排斥?

    难道自己真的六根不净,无法再继续修行?

    有一瞬间,青灯脸上闪过恍惚与迷茫。

    苏迷斟酌眼下的情况,沉吟了片刻,满是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的时间,等你想明白之后,告诉我你的答案,在这期间,我需要解决一些事情,但你不许管我的事,总之一个月后,你愿意为我还俗,咱们便离开这浮屠寺,归隐山林过个逍遥自在,若是你不愿,我绝不再招惹你,永远消失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青灯听到最后一句,心中已经开始莫名的不舍。

    但他确实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若是他真的是六根不净,情系于她,那他便为她还俗,脱去这一身僧袍,成为一介凡人。

    两人定下约定后,再亦没有见过面。

    苏迷跟之前一样,一边帮助苏霂恢复容貌,一边负责无妄的饮食,同时监视他的一举一动,弄清楚其中的内情。

    至于青灯那边,每日将配制好的伤药,交给伺候叶鸾的宫女,由她们负责给她换药。

    叶鸾原本想要找青灯说说话,结果根本不见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齐司骏没有回王宫,他准备等叶鸾的伤势痊愈再回去。

    谁知,原本只是一些小伤口,却一直没有愈合。

    叶鸾为了能见到青灯,用尽一切的法子,延缓伤口愈合,每次都将愈合的疤痕,偷偷撕开。

    齐司骏关心则乱,根本没有注意叶鸾这些小动作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西晋国突然外兵来犯,齐司骏不得不离开浮屠寺,带兵出征。

    叶鸾自然是最为高兴的。

    在齐司骏离开的第一时间,叶鸾来到青灯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青灯大师,您在么?”叶鸾站在院子门口,朝里面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青灯正在屋子里打坐入定,突然听到叶鸾的声音,眉头倏然紧皱:“王后找贫僧有何事?”

    叶鸾见他连出来都不出来,甚是气恼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压抑心中恼怒,语气平淡说道:“本宫的伤口,一直不见好,特意过来让青灯大师看看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一群宫女,自是眼观鼻鼻观心,不敢有多言半句。

    青灯却丝毫没有给她留薄面,直接拒绝道:“王后的伤,只是简单的刀伤,数日便能愈合,若是久久不愈,那便是别的原因,贫僧医术太浅,恐怕无法为王后解忧,请回罢。”

    叶鸾脸上有些挂不住,但她又不知以何种理由,劝说青灯出来见她。

    于是愤然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,她们来到一处别院附近,叶鸾看见院子门口,挂了一个剑穗。

    然而她只是看了一眼,便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当晚亥时,一身黑衣的女子,从禅室中闪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叩,叩,叩。”

    三道敲门声响起的那瞬,无妄蹭地一声起身,快速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闪身而进,他立即将房门关上,反身抱住她:“鸾儿,本王好生想念你,鸾儿,本王的好鸾儿。”

    没错,身着黑衣的女子,俨然便是西晋国的王后——叶鸾!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叶鸾扯下面巾,皱着眉头,精致的脸上,隐隐有些排斥。

    无妄微微一怔,显然对叶鸾的排斥,清晰所感。

    但见下刻,他扣住她的肩头,将她转过来的同时,低头重重吻住她的唇:“鸾儿,你知不知道,本王到底有多想你?”

    “唔!”叶鸾挣扎不开,被他问了正着。

    然而当那男人将舌-头,伸进她嘴里的时候,她竟然丝毫没有排斥。

    那么就是说,这个和尚,是这具身子的相好?

    不对啊,前几日,她跟齐司骏嘿-咻的时候,这身子好像亦不排斥。

    即使不排斥,但叶鸾还是想到了,那个女人曾经交代她的事,猛地将无妄推开,皱眉道:“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无妄紧拧着眉头,立马冷下一张脸:“你是什么意思,给本王说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对上-男人的阴鸷凤眸,叶鸾心儿颤了颤,心想这男人果然是男主,整个人散发的强悍气势,让人不得不为之敬畏。

    但她叶鸾亦不是菜鸟弱鸡,想着这副寄体的人设,当即挺直腰板,冷声笑道:“我说不喜欢你,便不喜欢,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鸾儿,你怎么能背叛我?”

    无妄满眼不敢置信,上前扣住她的双肩,目呲欲裂吼道:“你说过会等本王东山再起,你说过这辈子只爱本王一人,难道你已经忘记,我们曾经的诺言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