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5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17(绿箭学长万赏加更17)
    苏迷将他的所有表情,全部看在眼里,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。

    虽然她每一句话,都在扎苏霂的心,但她就是要见他内疚、痛苦、懊悔。

    今日准备的每一道菜,都是苏霂最喜欢吃的,都带着苏霂与原女主童年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倒是要看看,苏霂到底还有没有良知?

    想让她帮他恢复容貌可以,但无论如何,苏霂都要受到应得惩罚。

    苏迷不再理会他,径自吃着饭菜,吃完之后,看向一直沉默的苏霂:“你今晚应该没心情治疗,我明晚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的尸体呢?”苏霂缓缓抬头,满是疤痕的脸颊上,有泪水流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投海自尽的人,你说尸体在哪里?”苏迷扯着谎话。

    苏霂倏然起身,像似想到了什么,满眼探究看向她:“你怎么会知道,我阿姐心里想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作为暗卫,不但要保护主子的安全,还要猜透主子的心思,对别人的心思,更是一看便知,若是没有这些本领,凭什么成为齐王殿下的心腹?”

    苏迷的脸上,一派泰然的平静,没有丝毫的破绽。

    苏霂虽然对她仍然有怀疑,但还是相信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原本想要离开的苏迷,看着苏霂若有所思的脸,忽而笑道:“别说你阿姐的心思,即便是你的心思,我亦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心思?”苏霂下意识反驳道,随即想到了什么,倏然皱眉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让她走,她还偏生不走了。

    苏迷坐在桌前,单身支撑着下巴,勾唇笑道:“你的心思啊,太过天方夜谭,不切实际,而且注定永远是被利用牺牲的那一个,如果不早些回头,这辈子,啧啧,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休要胡说!”

    即使没有明说,苏霂的脸上,仍然闪过被人看穿的狼狈与难堪。

    苏迷扬眉道:“其实只要两情相悦,即使喜欢男子亦没有关系,但是你跟他,永远不可能,趁早死心罢。”

    “闭!嘴!”苏霂咬牙切齿低吼了一声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苏迷耸耸肩,收拾了东西,哼着小曲,离开了客栈。

    回到浮屠寺,苏迷继续当个伙头僧,整日做做斋饭,与无妄玩玩心机。

    有时见到明静、明湛时,跟他们斗斗嘴,小沙弥的日子,过的还不赖。

    至于苏霂那边。

    自打那晚,他将她轰走的半月里,苏迷再亦没有去过客栈。

    然而每逢半月,苏迷都要下山采购一次。

    苏霂再次守在粮食铺门口,趁苏迷偷懒买包子吃的时候,将她拉到巷子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那晚我不应该吼你。”苏霂低着脑袋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刚想冷嘲热讽一顿,但见他这幅模样,跟小时候做错事,在原女主面前主动承认错误时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心,莫名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,极力驱赶那股意识残留,冷声道:“你当我随便哄哄,便能原谅你?天真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便要离开,苏霂突然拉住她,从背后拿出一串冰糖葫芦:“给你,当我给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麻了个鸡!

    这男人是不是怀疑自己的身份了?!

    这冰糖葫芦,是原女主最喜欢吃的东西,而且她亦喜欢吃酸的!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我年纪一大把了,不能吃酸的东西,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,这次原谅你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苏霂怔了一下,随即立即颔首:“那今晚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准备赴约,速速回客栈罢。”苏迷朝他甩甩手。

    苏霂将手里的冰糖葫芦,塞进她手里:“我眼下吃不了酸的,若你不吃,便给那些伙僧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霂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闪了闪,没有将冰糖葫芦丢掉,亦没有吃,只是在检测五毒过后,拿着它,走出巷子,将手中的冰糖葫芦,转手给了一个小孩子,随后朝粮食铺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苏霂从另一个巷子口走出来,定定看着苏迷离开的身影。

    看来有可能是他多想了,那人无论身形与相貌以及喜好,都不可能会是阿姐。

    苏霂眸光微暗,举步来到那个小孩面前,伸手便将冰糖葫芦夺了去,凌厉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!”小孩被抢了东西,当即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瞬,一串冰糖葫芦突然出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和尚哥哥,你真是大好人。”小孩一哄便好,立刻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苏迷摸-摸他的头,勾了勾唇,看着苏霂离开的身影,眸中闪过狡黠精光。

    竟然想要试探她,哼,他还不够格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次回来粮食铺,苏迷点了点东西,核对了一下,将钱交给店主,而后与几名伙僧,推着采购的粮食,赶回浮屠寺。

    刚来到半山腰,远远便看见一群人,赶着一辆奢华的马车,疾步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催促着几人,抄近路,在他们来到寺庙门口,成功赶到他们的前面。

    这时,精致奢华的马车停了下来,几名仆人立时上前。

    一人撩开车帘,一人在马车旁边跪下,紧接着一名长相英俊的男子,从马车里面踏着仆人的背,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迷定睛一看,那人俨然便是西晋国国主——齐司骏!

    他怎么会来到浮屠寺?

    眼下并不像,前来擒拿无妄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还未等苏迷细想,一名身穿袈裟的老和尚,从浮屠寺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见过他,但身边几名伙僧的反应,苏迷猜测着,那人应该是浮屠寺的方丈——了空大师!

    “国主前来,有失远迎,实在是罪过,罪过。”

    齐司骏连忙上前,将了空扶起来:“了空大师多礼了,孤王之所以突然前来,是为了孤王的王后,不知她此时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国主请随贫僧来。”了空说了一句,领着齐司骏走进浮屠寺。

    叶鸾竟然亦来了浮屠寺!

    这其中,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,她让几名伙僧将粮食运到伙房,孤身跟着他们,来到一处禅房附近。

    她刚找了个地方躲起来,禅房内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靡靡梵音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