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4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16
    为一人而来?

    会为了谁呢?

    无妄闻言微怔,定定看着苏迷,似在探究她的内心所想。

    苏迷抛出了诱饵,便低头自嘲笑了笑,满眼失落道:“算了,既然无妄大师不愿,弟子不强求,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收拾碗筷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无妄将她所有的表情,看在眼里,心下禁不住一悸。

    “无妄大师……。”

    直到苏迷出声唤了一句,无妄才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放开她的手时,无妄心下莫名一空,随即皱眉道:“退下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迷颔首,转身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的身影,彻底消失,无妄才收回视线,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,那人的温度与气息。

    无妄近乎魔怔一般,缓缓抬手,凑在鼻尖,用力一嗅。

    眉眼间沾染欢-愉神色之际,他倏然睁开眼睛,迸射一抹阴鸷幽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提着食盒,来到伙房。

    她将食盒放下,拿起木盆,舀起几瓢热水,又加了凉水,拿起皂角,用力洗着自己的手腕,直到泛红,她才停下,又用干净的水,冲洗一遍。

    苏迷一直都知道,自己太过偏执,对讨厌的人很排斥,甚至只是简单的肢体接触,她都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洗完手,苏迷做了一些吃食,放在食盒里,提着从后门下了山。

    来到山下,苏迷直接去了客栈,想要看看苏霂的情况。

    上了二楼,她先是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蒙着黑纱的苏霂,见到是她,面上一喜:“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这副态度,心想自己祛疤的法子,定是起了效果。

    她抿唇一笑,举步走了进去,将食盒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苏霂以为,食盒里放着治疗他的药。

    然而当苏迷将一道道菜食,放在桌上的时候,苏霂神色微滞,一动不动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些菜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有点忙,忘记吃饭,正好来到看你,顺便将我的饭菜带来了,要不要尝尝?”苏迷轻描淡写的道,递给他一双筷子。

    苏霂看着她手中的筷子,眸光闪了闪,隐隐泛有泪光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怕我,在菜里下毒不成?”苏迷挑眉笑道:“算了,你不吃,我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音刚落,苏霂上前一步,拿过她刚想收回的筷子,在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他拿掉头上的黑纱,怔怔看着一桌子菜,却没有动筷子,只是无声吃着米饭。

    “怎么光吃饭?”苏迷给他夹了一些野菜,放在他我碗里:“吃点这个,这野菜可有营养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霂手上的筷子,倏然脱落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苏霂目光阴鸷看着她,隐隐含着泪,满眼猩红。

    苏迷一边吃着菜,一边勾唇笑道:“苏大护法觉得我是谁,那我便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跟你开玩笑。”苏霂抬手重重拍在桌面上,倏然站起身来,双手揪住苏迷的衣领:“你跟我阿姐什么关系?说啊——!”

    苏迷转手将碗筷放在桌上,抬眼看向他:“你姐是谁,我可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苏迷!她叫苏迷!”苏霂狰狞着了面孔,眸中闪过难以言喻的复杂。

    苏迷深深看了他一眼,忽而笑道:“哦,你说的是那个傻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但见苏霂因为她的话,紧紧皱眉,眸中杀气外漏的同时,颔首笑道:“我确实见过她,只不过她已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阿姐她怎么样了?!”苏霂猛地收紧,将苏迷整个人提起来:“告诉我啊,说啊!”

    视线落在男人毁容的脸上,苏迷轻慢扯唇,眉眼间皆是讽刺,慢条斯理说道:“她救出齐王殿下以后,当着齐王殿下的面……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自杀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!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!我阿姐怎么会自杀,我不信,我不信!”苏霂冲苏迷一顿怒吼:“你一定是在骗我!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抬手擦了擦脸上的唾沫星子:“你能不能小声点,要是被客栈里的人听见了,暴露齐王殿下的行踪,我可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苏霂猛地摇头,却放低了声音:“你一定在骗我,我阿姐为何会自杀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最后那一句,他近乎咬牙切齿的说着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,轻描淡写的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可能的,当年屠杀你们全村的人,那可都是齐王殿下的命令,后来将你们训练成死士,为的便是终有一日,能为齐王殿下卖命。

    但她并不觉得那是荣誉,还逃了出去,甚至在你为齐王殿下牺牲的时候,多番阻拦,可她错误的认知,仍然改变不了你苏大护法的忠心耿耿,于是将齐王殿下救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在事后,她看见齐王殿下的脸,脑中闪过的,全是亲生父母以及那些村民,血腥惨死的一幕,她觉得对不起死去的父母与村民,过不了那一关,便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完,径自呵呵笑了起来,满眼的嘲讽:“你说,她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苏霂抬手扣住她的下巴,一寸寸用力收紧:“我不许,不许你这样说我阿姐!”

    苏迷却丝毫未感到疼痛,扬眉嘲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做弟弟的,都可以不在乎全村的血海深仇,成为齐王殿下的最忠心死士,她这个做姐姐的,长得还不错,齐王殿下本想将她收下,赐予一个妾室或通房,结果她竟然不愿意,还自杀了,真够傻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苏霂满眼阴鸷:“你再敢说我阿姐一句坏话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阿姐已经死了,说说又怎样?”

    苏迷扬眉:“你阿姐终究跟我们不是一路人,在你决定放下仇恨,而选择效忠齐王殿下,即使她不死,未来有一日,你们亦会成为仇人,甚至有可能,齐王殿下还会让你亲手了结她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同时,苏霂终是放开苏迷的衣领,整个人猛地朝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人说的是没错。

    纵使阿姐没死,终有一日,他还是会跟阿姐对上。

    按照齐王殿下的恶趣味,极有可能,让他亲手了结掉阿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