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9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1
    两人婚后的生活,异常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自从新婚那晚t到新的体验,整个蜜月期,傅烆每天晚上都拉着苏迷,开发新的体位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苏迷怀上了宝宝。

    傅烆放下公司里的工作,整天陪在她身边,照顾她的所有饮食起居,活活把苏迷养成一个“废人”。

    她虽然有异议,但抗议无效,不管是苏老太,还是傅老爷子,都觉得男人宠女人,那是天经地义,应该的,完全认同傅烆的做法。

    苏迷被喂养了几个月,顺利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。

    秦潼得知此事,非要认干女儿,苏迷本来无所谓,但傅烆一千个不同意,完全把自家闺女当做宝贝,谁都不准碰。

    在傅老爷子以及苏老太的幽怨眼神下,苏迷直接拖着傅烆上了楼,好好的沟通与……交流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傅烆虽然改善了一些,但他还是对女儿,宝贝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很无奈,只能跟自家女儿开始“争宠”,抱走女儿,转手交给苏老太他们,一次次将傅烆拖走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苏迷在几年后,又怀上宝宝。

    那一次的生产,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苏迷为了孩子更加健康,选择了顺产,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傅烆心疼极了,双眼全程都是红着的。

    生产完毕后,傅烆去做了结扎手术,他不想再让心爱的女人,受这种苦。

    苏迷醒过来,意外得知此事,不知该说什么好,眼泪却止不住的流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苏迷的身子,变得很差,傅烆一直待在家里照顾她。

    后来,一双儿女先后结了婚,都生了孩子,傅烆不再管理公司的事,陪苏迷游遍大江南北从,成了有名的旅游达人,经常在网络上直播,分享一些有趣的经历。

    几十年后,两人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苏迷闭上眼的那一刻,系统059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任务完成进度100,评分110分,获得30积分,系统商城扣除15积分,总分210积分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选择休息,还是继续任务?”

    “休息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怔了怔,没想到一向拼命三娘的苏迷,竟然会选择休息。

    “好的,宿主。”系统059点点头。

    苏迷眨了眨眼睛,已然出现在位面空间里。

    她四处望了望,看向系统059:“我可以创造这种属于我的空间么?”

    “宿主怎么会想起创造空间?”

    系统059疑惑问了一句,随后又道:“可以是可以,但宿主要用积分开启,而且空间分为不同的等级,等级越高的空间,配置自然也高,宿主甚至可以,像之前修真位面一样,进行灵魂力修炼,即便以后重生,也可保宿主延年益寿,长生不老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少积分?”苏迷比较关心这个。

    “五百积分。”系统059直言道。

    苏迷当下皱眉。

    即使有些不舍的,但她想起之前,双女主位面中的莫璇,实在让她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如果她自己不变强,即使自家男人再有本事,千防万防,终究防不了暗地里的那股势力。

    苏迷犹豫片刻,抬眸看向系统059,撒娇道:“小九九,可以先赊账么?”

    系统059满脸闪过狰狞嫌恶之意,惊恐看向苏迷:“我的宿主,你是不是发烧了?烧傻了?”

    苏迷嘴角微微一抽,随即摇头,满脸认真看着他:“我很正常,没有发烧,也不傻,我想要变强,我想有足够的能力,跟他站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定定看着满脸认真的苏迷,眼里闪过一抹古怪的光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最后点了点小脑袋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小九九。”苏迷勾唇一笑,原本不俗的容貌,更加精致靡丽,让人一时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系统059一瞬不瞬看着她,随即眨眨眼,小脸不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正想说些什么,脑中突然传来扣除积分的提示音,灵魂已然被传送到下一个位面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还没反应过来,屁-股便挨了一脚,紧接着整个人倏地飞起,重重跌在地上那瞬,脑门狠狠-撞到石块,两眼一黑,直接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,空洞回响的清脆木鱼声,一下一下,传入苏迷的耳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身子被晃动了一下:“小施主,你醒醒,醒一醒。”

    苏迷紧紧拧着眉,脑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,轻吟一声,缓缓睁开眼睛,一张普通平凡的脸,印入眼帘。

    是个和尚。

    苏迷四处看了看,发现身处于破庙之中,她凝眉看向眼前和尚,想要问些什么,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这是……失忆了?

    苏迷触了触脑门破裂的伤口,缓缓坐起身来:“我好像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眼前的和尚,脸上闪过一抹心虚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本想开口道歉,一道低磁之音,传入她的耳中:“施主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循声而望,眼里瞬时闪过一抹惊-艳之色——好俊俏的和尚!

    雌雄莫辩的脸,极其精致,一双勾-魂凤眸,在一颦一蹙间,皆是惑人的风情。

    只是这等美男子的脸颊上,却有一块极大的疤痕,完全破坏了原来的美感。

    看来在这之前,这男人,一定有着不可言说的……故事。

    苏迷眉头一挑,勾唇笑道:“我说大师,这破庙难不成是你家的?”

    那和尚微微一怔,古井无波的凤眸,闪过别番的意味,但很快便恢复如常,慢慢闭上眼睛,左手持着佛珠,右手继续敲着木鱼,不理会她。

    苏迷回过头,看向眼前的和尚:“我这脑门上的伤,是不是你弄的?”

    那和尚更是心虚,光秃秃的脑袋上,开始流汗。

    他一边擦着汗,一边组织着语言:“这个,当时情况危急,贫僧只是为了能救小施主,故而才迫不得已出了……脚。”

    苏迷指指脑上的伤口,轻扯唇角:“那你倒是说说,我这脑袋受的伤,还有我的记忆,这些都该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师傅。”和尚满脸为难,急忙看向蒲团上敲木鱼的俊俏和尚。

    但见他手上敲击的动作一停,缓缓睁开眼睛,起身来到苏迷面前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