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8章 打脸教授啪啪啪(完)
    刑警赶到别墅的时候,苏迷浑身发抖蹲在墙角。

    而骆秉均,则浑身伤痕累累绑在床上,头上还套着塑料袋。

    警方人员立即将苏迷带离,同时将骆秉均头上的塑料袋拿下,去探他的鼻息:“还活着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视线缓缓下移至,腿-间又灼烧痕迹,以及红蜡的某处,又道:“但我估计,他这人应该也废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被带出别墅的同时,顺手将门把上的鱼线拿走。

    刚走出大门,傅烆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:“迷迷!”

    “阿烆!”苏迷连忙跑过去,紧紧抱住他,同时将手中的鱼线,放进他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罢,你知不知道,我都快担心死了。”傅烆异常不满与担忧。

    苏迷不顾众人在场,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:“抱歉,下次再也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警局。”傅烆这才稍稍满意,拥着她,走上警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两份经过处理的录像,流传到网上,被骆秉均害死的女人的家属,向法院提出诉讼,将骆秉均与雯芮告上了法庭。

    在校庆晚会上第一份录像,完全能证明骆秉均确实杀了人。

    而在别墅里的那份有声录像,证明了雯芮是帮凶。

    苏迷提出当年苏父苏母的意外事故,最后进行了彻查,查出当年是骆家为了省钱,特意买了劣质的材料,导致发生事故,造成多人死亡。

    即使雯家的势力很大,但在安城傅家的干涉下,不管花多少钱,照样秉公处理,直接判骆秉均无期徒刑,雯芮刑法二十年。

    骆家不但又赔偿一部分费用,名声也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至于苏迷,别墅那份录像充分证明,她所做的一切,都是骆秉均逼迫的,没有留下丝毫案底,清清白白跟傅烆离开了警局。

    第二天,监狱里传来了消息——骆秉均被狱友s-m施-暴!

    监狱里的人,几乎没有多少底子正的,他们知道骆秉均进来监狱的原因,为了欢迎他,当天晚上给他准备了一场s-m盛宴,差点让他爽-上……西天。

    但他们还是没弄死他,毕竟有时候,人活着,比死都要痛苦。

    苏迷得知骆秉均在里面过得不好,心里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算是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傅烆十八岁成年的时候,跟苏迷定了亲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傅烆终于如愿以偿,毫无顾忌对苏迷亲亲抱抱,但是最后,他反而没有要她。

    “迷迷,我想把我们最美好的东西,放在我们一起毕业结婚的那一天。”傅烆紧紧拥着苏迷,温柔缱绻的说着。

    苏迷起初还想说,她现在大三,他大一,就算毕业,也不会在一起。

    谁知,在她上大四之前,傅烆瞬间化身超级学霸,凭真本事跳级,做了苏迷的同桌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瞬间成为整个安城高校,最有名的学霸情侣,同时虐死一堆单身狗。

    而秦潼与暮晨,在大三暑假的时候,就正式确定了关系。

    虽然秦父秦母那边的工作,很难做,但暮晨却丝毫没有气馁,用自己的行动证明,他会照顾保护秦潼一辈子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都毕了业。

    秦潼跟暮晨立即去国外领了证,来苏迷面前炫耀。

    结果他炫耀没多久,傅烆就拉着苏迷,去了民政局领了证,同时拉去试婚纱,第二天就正式结婚,成了夫妻。

    新婚那晚,秦潼一直吵着闹洞房,苏迷直接跟他开喝,将他灌醉,交给暮晨,让他如常所愿。

    婚宴结束后,傅烆开着跑车,带苏迷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当她推开别墅的大门,满屋子全是粉色爱心的气球,以及粉色玫瑰的花瓣,在一楼空旷的位置,摆出巨大的爱心。

    “喜欢么?”傅烆拥着苏迷的腰身,亲了亲她的唇。

    哪个女人心里没有小公举?

    哪个女人没有浪漫的情怀?

    苏迷灿烂一笑,勾出傅烆的脖子,献上一记热情的吻:“喜欢,很喜欢,但更喜欢你,我的阿烆。”

    傅烆抿抿唇,脸色有些红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更是笑的开怀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:“阿烆,你好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,很晚了,我们去休息。”傅烆红着脸,隐忍着急切又担心的心情,牵着苏迷的手,走上二楼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才发现,阶梯的两旁,用花朵摆着迷你版的爱心。

    苏迷的整颗心,似乎都在冒粉色的爱心泡泡,感动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她蓦地勾住傅烆的脖子,亲吻他的同时,低声说道:“阿烆,抱我。”

    傅烆怔了怔,随即弯腰将她公主抱起。

    上了二楼,两人走进婚房。

    傅烆极其体贴的,帮苏迷拆头上的装饰,紧接着两人先后洗了澡。

    当她走出浴室的时候,傅烆见到她身上的单薄睡衣,快速移开了目光,否则在新婚之夜流了鼻血,岂不是尴尬死!

    苏迷见他跟小媳妇似得,羞答答的,不由勾着唇,像只猫儿般手脚并用,从床尾爬到他身边,随后腿一跨,坐在他腹间:“阿烆,你在紧张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傅烆舔了舔唇,忍不住滑了滑喉结。

    **一刻值千金,苏迷不再逗他,抬手轻挑他的下巴,将唇印了上去,同时动手去褪他的睡衣。

    红润的唇,一点点往下,在他身上各处点-燃……慾-望的火-焰。

    傅烆的身体很优美、漂亮,寸寸肌理,极其的紧实。

    当她握住他的时候,傅烆浑身一颤,双眼潋滟着粼粼水光,难耐看着她:“迷迷,轻-点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因为苏迷为所欲为,傅烆的呼吸,越发的粗-重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嗯-哦……!”随着一道闷哼声,傅烆交代在她掌-心。

    苏迷刚拿了纸巾,擦了手,身形猛地被按在柔-软的床上,傅烆迷离着潋滟双眼,倾身吻-住她的唇,同时学着她的样子,将刚才她所做的一切,全部实施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夜-色靡-丽,婚房里的温度,渐渐上升。

    静谧的夜,女人难耐的轻吟-声,以及男人粗-重的喘-息,极有节奏的奏响夜的谱曲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