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6章 打脸教授啪啪啪34
    一辆黑色的轿车,停下别墅大门口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道重重的铁门,应声缓缓打开,黑色轿车打了个弯,快速驶进车库。

    车子熄了火,西装革履的骆秉均,扛着昏迷中的苏迷,走下车,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砰!”骆秉均抬脚踢开房门,将苏迷放在king-size大床。

    他定定看昏过去的苏迷,抬手将自己的领带松了松,转身来到桌子面前,缓缓蹲下,去开保险柜。

    随着按密码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,保险柜的门,被骆秉均打开。

    然而保险柜中,原本装有的大量现金,以及银行卡还有护照等证件,竟然全部消失了!

    “艹!一定是雯芮那贱-女人!”骆秉均气的半死,愤怒将保险柜的门,狠狠一摔!

    他倏地起身,动手去脱衣服。

    直到上身完全赤果,骆秉均来到床边,缓缓倾身,想要吻上那梦寐以求的……香唇。

    “骆秉均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焦急愤怒的女声,令骆秉均的动作,堪堪停住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的唇与唇,只相差三寸距离。

    骆秉均倏然皱眉,蓦地站起身子,转身走出了房间,完全没有注意到,原本昏迷中的少女,几不可察动了动手指。

    一楼客厅。

    一身红裙的雯芮,正想怒气冲冲走上楼,迎面看见上身赤果的骆秉均时,神色微滞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骆秉均跟苏迷有了关系,雯芮满眼充斥着恶毒的妒火。

    她快速上前一步,抬手狠狠打在骆秉均的脸上:“你就这么喜欢她,非她不可?!”

    雯芮想再打他一巴掌,结果刚抬起手,骆秉均死死扣住她的手腕:“你再给我闹,信不信我杀了你?!”

    “杀我?”

    雯芮挑眉,眉眼间丝毫不掩讥嘲之色:“骆秉均,你的脑子都去哪了,现在分明是想搞-你,校庆晚会上的事情,被学生录下来放到网上去了,整个安城的人,都知道你不但是个变-态,还是个杀-人犯!”

    骆秉均冷眼微眯,定定站在原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雯芮猛地甩开他的手,冷冷勾唇道:“如果你愿意把苏迷那女人,交给我来处理,我就帮你出国,不然……呵呵,你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警察,再找你么?”

    她就不相信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骆秉均会不要命,而选择苏迷?

    骆秉均静静看着雯芮,忽而笑了:“我们已经离婚了,你还对我这么好,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雯芮沉默一瞬,说出了实情:“那份离婚协议是假的,离婚证也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计我?”骆秉均眉眼倏地阴沉,几乎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硬要跟她在一起,我怎么可能会算计你!”雯芮愤怒出声,对上-他阴沉的双眼,心中一吓,立即将脸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保险柜里的钱跟护照,都是你拿走的?”骆秉均平静无波说道。

    雯芮心里害怕的厉害,眸光闪烁着。

    但她想到苏迷那个女人,竟然踩在自己的头上,心中更是不甘,当即出声道:“是又怎么样?如果不是你们欺人太甚,我会这么对你?”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?呵呵。”骆秉均冷笑一声:“雯芮,你不要忘了,那个女人是你跟我一起杀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我没有杀人!”雯芮满脸皆是慌张。

    骆秉均缓缓凑近她:“怎么处理尸体的,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,什么都不记得,你不要再说了!”雯芮紧紧皱眉,捂住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用刀子剁下她的手脚时,我可是听到她的惨叫声,虽然只有一声,但我听到清清楚楚。”骆秉均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雯芮剧烈摇头:“不,我没有杀人,我只是帮你处理尸体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你跟我,是拴在一根绳的蚂蚱,只能我好好活着,你才能不受到牵连,明白么?”

    骆秉均抬手拍拍雯芮的脸,讥讽笑道:“如果你不想陪我坐牢,不想小智那么小就没有妈妈爸爸,那么,现在就去准备,我跟苏迷出国的事。”

    一日夫妻百日恩,更何况他们还有个儿子,如果她愿意帮他,他不会将所有的罪,全揽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雯芮却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她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他到了这个地步,还是喜欢苏迷?

    那个女人有那么好?

    雯芮突然想起了什么,连忙去翻包包:“我告诉你,苏迷那个女人,绝对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,她心机重着呢,不信的话,你听听她给我发的录音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想要将苏迷发给她的录音,让他听听。

    骆秉均看都没看她一眼,抬手将手机打开:“不要在浪费时间,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爱你的!我爱的人,只有苏迷一个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铃……。”

    雯芮刚想说些什么,别墅的门铃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骆秉均眉心一皱,连忙走下楼,来到玄关处,去看门口的监视器。

    但见门外一个人影都没有,骆秉均眉头皱的更紧。

    他刚握住门把,转动了一下,一张白纸,突然从门缝下窜了进来。

    骆秉均抬头看向监视器,发现门外还是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好奇心,还是让他缓缓蹲下,将那页纸张,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雯芮心里有些不安,举步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骆秉均没有理会她,将纸张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纸张上黑色加粗的文字,骆秉均先是微微一怔,随即低垂着眉眼,继续往下看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自己与骆智的名字时,眉心倏地一皱,再往下看去的那瞬,视线倏地定格!

    骆秉均眼里闪过不敢置信的意味,再次定睛去看鉴定结果,以及上面的医院印章,倏然冷冷眯起眼睛——

    “秉均……啊!”

    雯芮刚唤了一声,骆秉均倏然凌厉转身,抬手一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一个不妨,身形猛地倾斜,重重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雯芮忍着痛,捂住被打的脸颊,满眼愤怒瞪向他:“你有病啊,凭什么打我?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呵呵。”骆秉均忽而仰头大笑一声。

    雯芮心里莫名有些胆颤,刚想说什么,骆秉猛地揪住她的头发,将她扯到桌子边,按住她的头,朝桌角上狠狠撞去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