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8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28
    那人冷冷勾着唇角,用袖子擦了擦手上凳子的血渍,将紫檀木凳子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桌上的茶点,伸手拿了一块,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紧接着,在洛青菱身边,缓缓蹲下,拿出一枚丹药给她喂下,随即揪起她的衣领,两人双双消失在新房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漆黑夜空下。

    一道红光乍现,急速闪进假山群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红光再次闪烁,而后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穿洛家下人衣衫的苏迷,凭空出现在洛青云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苏迷左手拎着洛青云,右手拎着洛青菱,来到一个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她口中念出古怪诡谲的咒语,原本深陷昏迷中的两人,梭然睁开眼眸,随即缓缓转过头来,看向对方的眼睛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唇,抬脚将房门踹开,拎着两人的衣领,直接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好好享受,祝你们有个美好而充实的夜晚。”苏迷嗤笑一声,将房门重新关好。

    刚想闪身消失,突然感受到,附近有洛青书的气息。

    苏迷沉吟一瞬,红光闪烁过后,原本穿在身上的下人衣衫,摇身变为火红靡丽的嫁衣。

    她抬手在附近施下结界,随即举步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,洛青书离开别院,第一时间便赶去洛青云的院子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件事,跟洛青云的脱不了干系,但他没有想到,他竟然如此大胆将苏迷劫走。

    可洛青书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分明在别院安排多名暗卫,若是真正打斗起来,洛青云手下那些人,不可能是那些暗卫的对手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思至此,熟悉软糯的娇-软之音,传入他的耳边。

    他抬头一看,但见身穿火红嫁衣的苏迷,正站在挂满红灯笼的长廊下,巧笑倩兮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洛青书心中所有的不解,甚至是疑问,全在顷刻间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不管她做了什么,只要她平安无事,只要她在自己身边,那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洛青书在原地站了一会,不是开口让她过来,而是举步来到她面前,隔着栅栏拥住她的腰身,低首深情吻-住她。

    极度温柔而缠-绵的亲吻过后,洛青书抵住苏迷的额头,沙哑出声:“迷迷,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每日都腻在一起,有什么好想的。”苏迷轻声嗤笑道,轻轻咬了口他的唇。

    下瞬,视线落在他赤果胳膊上,苏迷眉眼间,染上丝丝冷意: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无碍,只要找到你,其他都不重要。”洛青书摇摇头,倾身又亲了她一口:“我想你,迷迷,想的不得了,更想要用力的抱你,迷迷,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苏迷很是平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青书轻笑:“你该不会是忘记什么了罢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当初可是你亲口提出来的,跟我没有关系。”苏迷挑眉,眸中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瞬,娇-嫩的唇角,便被男人泄愤咬了一下,让她猛地倒抽一口凉气!

    “痛-死啦……!”

    苏迷抬手搭在他的胸膛上,娇嗔了他一眼:“坏东西,你竟然这么对我,信不信我悔婚……啊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整个人被洛青书从长廊上抱下。

    苏迷下意识紧紧抱住他的脖子,一个吻再次落下来,满是霸道宣誓道:“迷迷,你是属于我的,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,我永远都不会让你后悔嫁给我,更不会让你后悔爱上-我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苏迷整个身形被高高抛起,洛青书以公主抱的形势,抱着她走向他们的别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很快来到新房前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想起,原本属于他们的新房,洛青菱已经闯-入过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刚想说什么,洛青书抱着她,转身走向她原来的房间。

    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两人走进房间里。

    洛青书刚将苏迷放在床榻,倾身压-上,苏迷的肚子突然“咕唧”一声,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肚子饿。”苏迷可怜兮兮看着他,小模样格外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洛青书纵然再想要她,亦不忍心见她饿肚子,倾身吻了吻她的唇,沙哑道:“等我一会,我下-面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知想到了什么,神色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快速恢复过来,很是乖巧的颔首:“好的,夫君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见她这样,腹下更是热气蒸腾,又狠狠亲了她一口,才起身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苏迷是真心饿的厉害,整整一天都没有吃过东西,此时的肚子,已经是饿的呱呱叫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,隔壁新房还有水果和茶点,连忙下了榻,跑进新房将所有吃食全部端过来,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不多时,当洛青书端着一碗面,走进房间时,见到这一幕,不由无奈笑笑。

    他与苏迷朝夕相处,自然明白她的生活规律与习惯。

    虽然他说过,不管她是胖是瘦都喜欢。

    但他亦知道,即便苏迷一直说要减肥,嘴巴看见了吃食,却依旧馋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由于当地风俗而言,新婚当日,新娘子不能吃东西。

    他便特意让人在新房准备一些吃食,让她饿的受不了的时候,吃一些垫垫肚子。

    当初在新房的时候,他一看桌上的水果与点心,竟然没有人动过,第一时间便觉得怀疑,新房里的新娘子,不是苏迷。

    如今她这般大快朵颐的模样,才是她最正常的作风。

    洛青书走进房间,将手中的面,放在桌上:“看来你已经吃饱了,不用吃我下的面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拿起筷子,低头吃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吃的?”苏迷快步走到他面前,伸手将面一把夺过:“我的肚子还饿着呢!”

    她在旁边坐下,大口大口吃着,刚抬眸看向他,想说些什么,突然见到他的唇角,还挂着一截面条。

    苏迷忍住笑,提醒道:“你嘴角上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东西?”洛青书疑惑询问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勾唇笑道:“迷迷,用你之前说的那种方式,给我擦,嗯?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随即吃下一口面条,倾身凑上前,灵活的舌-尖,轻轻一卷,将他嘴角的面条,卷入腹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