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7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27
    原本倒好的酒水,尽数洒在洛青云的衣袍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爷恕罪,小的不是故意的!求爷饶过小的!”那名下人连忙颔首,不停的致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将手中的丹药,再次交给洛青云。

    洛青云接过丹药,梭然皱眉,冷喝道:“怎么这般不小心,像什么样子,还不快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都是小的错,小的这便退下,谢过三爷开恩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名下人转身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洛青书看着那下人离开的身影,眸中沾染让人看不懂的意味。

    洛青云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,只是趁他片刻失神之际,将丹药不着痕迹放入酒杯里,随即重新倒满酒。

    那丹药遇水则化,很快便融入酒水中,看不出丝毫痕迹。

    洛青云端着酒杯,递给洛青书,同时说道:“大哥,我衣袍上洒了些酒水,先行院子换件衣袍,你敬完酒,亦快点去照顾嫂嫂罢,这里让管事们看着便可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温然勾着唇,轻轻颔首:“好。”

    正巧这一桌的宾客,纷纷举杯,洛青书接过那杯酒水,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诸位能在百忙之中,前来参加洛某人的婚礼,实在是不胜荣幸,今晚诸位吃好喝好,若是醉了亦无妨,客房都已准备齐全,诸位请随意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敬完酒,向各位宾客交代了一句,转身走出厅堂,朝自己的别院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先一步走出喜宴的洛青云,刚来到后花园的假山附近,一道黑影梭然闪过,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,脑袋上猛地传来一阵剧痛,整个人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道黑影低头看了他一眼,拎起他的后领,将他直接拖进假山群里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身喜袍的洛青书,从旁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在路过假山群的时候,往这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道黑影下意识停下动作,屏住呼吸,在黑暗的光线中,对上洛青书的眼眸。

    刹那间,心跳停止了一下。

    正担心洛青书会走过来的时候,他便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那道黑影这才放下心来,继续将洛青云拖进假山群。

    紧接着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青书一路来到新房。

    刚推开门,他便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洛青书皱了皱眉,撩起喜袍下摆,举步走进新房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桌上摆放的水果与茶点,丝毫没有被人动过的时候,俊美面容上,迅速染上一层骇人冰霜!

    洛青书站在原地,眉目幽冷,看了眼坐在床榻上的“新娘子”,眉头皱的更深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他骤然转过身,疾步朝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安静坐在床榻上的洛青菱,听到房间里的动静,心中满是不安,掀开红盖头一看,但见洛青书,正往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青书!”洛青菱心下一慌。

    这熟悉的一声,成功让洛青书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梭然转过身,看向朝他跑来的洛青菱,猛地朝后退一步,躲开她的手,眉心倏皱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,迷迷呢?”

    迷迷?

    洛青菱凝眉。

    洛青云不是负责让他服下丹药么?

    为何他对自己,还是这般充满敌意的口吻,并且在一上来,便问她关于苏迷的事?

    难道洛青云临时改变注意,自己私藏了丹药?!

    思至此,洛青菱迅速冷凝起锐利的眉眼,满脸皆是冷厉戾气。

    洛青书见她不回话,没有再说一句话,举步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洛青菱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上前,紧紧抓住他的衣袖:“青书,不要走好不好,你分明知道,我从小到大一直喜欢你的啊,为什么你情愿喜欢那个胖妹,亦不愿意接受我?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洛青书冷呵一声,冷冷眯起眼。

    “我不放,打死我亦不放!我们根本不是亲兄妹,这些年你明明心里清楚,更知道我对你的爱意,我心心念念你十几年,你难道感受不到么?”

    洛青菱歇斯底里大喊着,满言皆是不甘与怨怒:“我为你付出那么多,甚至为了做了很多坏事,难道我努力这么多年,还比不上,只跟你认识数月的胖女人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爱,是伤害一切靠近我的女人,甚至是男人的话,你这种爱,我不稀罕,亦不想要,因为从始至终,我爱的,只有一个女人,那便是苏迷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只是淡淡看着她,清冷无波的口吻,对于洛青菱而言,字字诛心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洛青菱在背后所做的一切,他不是不知道,只是知道的太晚,想要挽救,已然来不及。

    当初见到苏迷的时候,洛青书下意识跟她保持距离,就是怕她对苏迷下手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,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,对苏迷动了心。

    “即便她什么都不做,即便她再胖,我依然喜欢她,爱她,宠-她。”洛青书想到苏迷的时候,眉眼间皆是缱绻柔情之意,那么浓,那么重。

    洛青菱将他的神态,清晰捕捉,心中更是酸涩怨恨,恨不得立刻杀了苏迷。

    她死死咬-着唇,恨恨说道:“你确定等你见到她,还会要她?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洛青书眉眼梭然一阵冷意,看着她紧紧攥在手里的衣袖,冷厉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放!我不准你走!”洛青菱不停的摇头,坚决不放手。

    洛青书沉默一瞬,猛地一使劲,将整个袖子生生断开,头亦不回的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青书——!”洛青菱悲痛欲绝喊了一声,身子渐渐滑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爱了他那么多年,哪一点比不上那个苏迷?

    为什么他不愿意爱她?

    为什么他对她视而不见?!

    洛青菱满胸腔皆是不甘心,趴在地上低声抽泣着,悲伤喊着洛青书的名字:“青书……青书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青书?青书亦是你能叫的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让她恨到骨子里的熟悉女音,从身后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洛青菱刚想回头去看,身后之人,猛地抄起旁边的紫檀木凳子,狠狠朝她脑袋上砸去!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洛青菱发出一道短促的吃痛尖叫声,随即两眼一翻,一头栽倒在地,直接昏死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