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1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21
    洛青菱的话,刚说到一半,见房中的洛青云时,不由梭然瞪大双眼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!”

    “二姐这话说的,我为何不能在这里?”洛青云勾唇,语调仍是以往玩味的态度。

    洛青菱听此,却身形倏怔,紧紧抿着唇,满目阴沉看着他。

    洛青云被她瞪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他是哪里惹到她了么,为何对他这般有敌意?

    苏迷将两人所有的神色,尽数捕捉,连忙拿过另一个锦盒,走上前交到洛青菱手里:“今日与夫君一同逛街,带了些礼物给你。”

    洛青菱原本连接都不想接。

    但下一瞬,洛青书的视线,突然落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洛青菱迟疑片刻,还是将锦盒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打开看看么,这可是夫君帮忙挑选的。”苏迷勾唇又道。

    洛青菱闻言,心中不知是何滋味,但还是打开了锦盒。

    锦盒之中,一支名贵紫玉兰花簪,静静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洛青菱心中更是复杂,鼻子有些微微发酸。

    他竟然还记得自己喜欢兰花……

    可是此时的她,却不再是以前的洛青菱了。

    指尖紧紧捏着紫玉兰花簪,洛青菱重重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苏迷完全无视她的异常,勾唇笑道:“当时我与夫君,在店铺里看中这对饰物时,店铺老板还以为是我们夫妻要买,一问才知,这紫玉辫穗与这紫玉兰花簪,原本是一对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洛青菱蓦地睁开双眼,神色微慌看向一直沉默的洛青书。

    洛青书的脸上,除了对苏迷的满满宠溺之色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但见他来到苏迷身边,伸手揽住她的腰身,看两洛青云两人,温润出声:“一起用晚膳罢。”

    “好,正好我肚子饿了。”洛青云全程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,连忙爽快应声。

    洛青菱定定看着洛青书,轻慢颔首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下人将各种美味佳肴端上桌,四人开始用膳。

    苏迷与洛青书,像往常一般,互相夹夹菜,互相喂喂菜食,大秀恩-爱。

    洛青云对苏迷还抱有着希望,见到此场景,权当她是故意做给外人看的,心中除了有些吃味儿,并没有其他的异样。

    可是洛青菱,却陷入水深火热的煎熬之中。

    深爱多年的男人,便在眼前,而她却什么都不能说,更不能向他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整整一顿饭下来,洛青菱一句话都没有说,沉默着用完膳,便要急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施然站了起来,提议道:“时辰尚早,不如我们去院子里赏赏景?”

    洛青菱脚步一顿,拒绝道:“我身子不舒服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舒服?要不要嫂嫂给你把把脉?”苏迷上前一步,扣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洛青菱眼底闪过一抹嫌恶,甩开她的手:“不要你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苏迷满脸惊慌,尖叫一声,顺势猛地往地上栽去:“啊!”

    洛家兄弟俩连忙去扶苏迷,然而洛青云的手,刚碰到苏迷,洛青书冷冷看了他一眼:“不要碰她。”

    洛青云对上他那双幽冷眼瞳,下意识便将手放来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洛青书将苏迷扶起来,揽在怀里,柔声问道:“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伤着了?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:“没关系,我没事,只是青菱不太舒服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顿了顿,随即看向洛青云:“不如三弟送青菱回去?”

    洛青云与洛青菱双双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前者是不明白苏迷所谓何意,为何他来这里这么久,她还不跟大哥坦白他们的关系?

    后者则是觉得苏迷话中有话,定然是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洛青菱看向苏迷的眼神,染上探究之色。

    而苏迷故作无辜乖巧,轻眨了眨眼睛:“青菱这般看着我做甚,是不是觉得嫂嫂我最近瘦了许多,漂亮了许多?”

    洛青菱忍着反感之意,没有回答,只是定定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青云,你送青菱回院子。”洛青书发了话。

    洛青云想要拒绝,但转念又一想,即便留在这边,亦没有机会询问苏迷,还不如等到晚上,在老时间老地方,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,再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将苏迷送给自己的紫玉辫穗,朝怀里一放,便拉着洛青菱离开。

    但见两人走出院子后,苏迷立马变了一副面孔,勾唇笑看向洛青书:“我可是在算计你的弟弟妹妹,不怪我?”

    洛青书静静看着她,抬手触上苏迷腮边凌乱的发丝,仔细理了理,浅色唇瓣轻启:“我们三人皆不同母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苏迷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她早便在系统059那边得知,所以当初做出那些事的时候,才没有任何顾忌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,但对于自家男人的兄弟妹,她多少还是会顾忌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并不打算放过她和自家男人,那便不要怪她心狠。

    洛青书即便见到苏迷眼眸中,无意流露的狠厉之色,眸光依然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沈宅大院子里的事情,谁能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的母亲,被诬陷与别人偷-情,活活浸猪笼淹死之事,难保他们两人的母亲没有参与。

    但事情过去那么久,他又答应父亲,不会对他们怎样,加上人死不能复生,便没有继续追究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们惹上自己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即便苏迷如何作为,他都不会插手,甚至在必要的时候,配合她。

    只要她开心,只要她不受伤害,让他做什么,他都甘之若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洛青云拉着洛青菱,刚出了洛青书的院子,洛青菱便满眼嫌恶,猛地甩开他的手:“不要碰我!”

    “哟,这是怎么了?才几日不见,对我这般凶神恶煞?”洛青云挑眉,邪肆一笑,轻挑起洛青菱的下巴:“二姐,你对我这样子的话,三弟会伤心的呢。”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洛青云亦会这般跟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洛青菱,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可眼下,他对她做出这种举动来,洛青菱却异常反感,猛地推开他的手,当即冷冷出声:“我说了,不要碰我,你耳朵聋了是不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