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5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15
    苏迷出了房间,一路来到洛青菱的院子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苏迷穿墙隐现而出,前往洛青云别院。

    初入房间,满屋子浓浓情-慾之气,窜入苏迷的鼻尖,她紧皱眉头,连忙捂住自己的口鼻。

    来到床榻前,看着沉睡中的洛青云与木婉心,苏迷眉眼倏冷,迅速拈起一道手决。

    红光乍现后,一缕红丝钻进洛青云的眉心。

    她冷冷勾唇,身形一转,刚想要离开,身后突然传开洛青云的声音:“苏迷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吓了一跳,蓦地回身,想要去消除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谁料,她刚转过去,便在黑暗中,隐约看见男人扣住女人的腰,剧烈的动着腰身,一下又一下的急速挞-伐着,口中还叫唤着她的名字:“苏迷,苏迷……。”

    敢情他这是……把木婉心当做成她了?

    苏迷紧紧皱着眉头,满眼厌弃眸光,抬手再度拈起一道手决,打向洛青云的后腰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洛青云便不能动了,像只死鱼一般,瘫软趴在木婉心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木婉心,早已被洛青云折腾昏过去,丝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苏迷做完这一切,才皱着眉,满眼嫌恶的闪现出房间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。

    苏迷回到房间,将洛青书抱下来,假装成昏迷的样子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洛青书突然清醒,蓦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刚睁开眼,但见苏迷拧着眉头,似乎是要醒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洛青书连忙伸手覆上苏迷的脸:“迷迷,迷迷,你怎么样了,哪里不舒服?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苏迷缓缓睁开眼睛,见到男人焦急的脸,虚弱勾唇笑道:“放心,我没事,不要……担心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定定看着她,即使心中很多疑问,但他还是没有开口,只是道:“从今往后,不管你为了什么,都不能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迷温柔一笑,抬手轻轻一拉,将他扯到床榻上,紧紧抱住他的腰身。

    洛青书眸色微深,不知在想着什么,却在片刻之后,闪烁着坚定的光。

    不管她做任何事,他都不会阻拦,更不会与她为敌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拥着,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翌日一大早。

    洛青书端着粥碗,舀起一勺热粥,轻轻吹了吹,伸手喂给苏迷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急切焦急的女声,在屋外大声叫唤:“不好了,大少爷,三少爷快要打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眉头倏皱,放下手中的粥碗,起身将房门打开,冷声呵斥道:“放肆,谁准你在此大声喧闹,还不快速速离开。”

    那小丫鬟见此,“噗通”一声,跪了下来:“大少爷,求求你救救我家主子,三少爷不知为何,突然要将她杖毙,求求您救救她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在房里,清晰听见丫鬟的话。

    看来洛青云是将他突然不行的账,赖在木婉心身上了。

    不好这样正好,按照剧情的发展,后世那缕魂魄,很快便快到来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轻咳了一声:“夫君……。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洛青书听此,立马跑了过去:“迷迷,你怎么起来了,快躺下,你的身子还没有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唇笑笑,摇头道:“放心,我没事,只是我们快成亲了,府中出了人命不好,夫君你还是去看看罢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定定看着苏迷一眼,随后轻轻颔首:“好,我这便过去,你在房里老实呆着,切不可下地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夫君快去快回。”苏迷勾住他的脖颈,轻轻吮了一口。

    然而这轻轻的一小口,对于洛青书,哪里能解得了馋?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双手捧住苏迷的脸,用力的亲吻,用舌-尖肆意的婖-舐着,在她口腔中,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直到屋外的小丫鬟,急的快哭了,洛青书又重重亲了苏迷一口,这才恋恋不舍放过她:“乖乖等着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的唇,被他吻的微微红-肿,染上娇艳-欲滴的妖娆之色,异常的靡丽惑人。

    洛青书努力将视线移开,最后还是没忍住,又吻了她一口: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洛青书蓦地转身,疾步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当他离开的下一刻,原本躺在床榻上的苏迷,忽然坐起身来,祭出分身符篆的同时,消失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青书随着小丫鬟,来到洛青书的院子。

    还没进去,便听到一道凄厉的惨叫声:“啊——爷!真的不是妾身!爷!求求你放了妾身……啊!”

    极粗的刑仗,一下一下打在木婉心的臀-上,隐隐听得见,皮开肉绽的骇人声响。

    可任凭她如何叫唤,洛青云只是阴沉着一张脸,站在一旁阴测测看着她,丝毫没有叫停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正当木婉心快到昏厥之际,犹如梵梵之音的悦耳清音,传入她的耳中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眼睛,隐约看见似谪仙般的男人,走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过些日子,府上要办喜事,不要闹出人命来。”洛青书神色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洛青云站了出来,满脸阴沉:“她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该死,等我婚事办完,你怎么样处理,我绝不会干涉,但眼下,不行。”洛青书眉目稍冷。

    洛青云紧拧眉头,眼眸冷厉瞪向他,显然不愿轻易放过木婉心。

    那该死的女人,竟然害得他不行了!

    作为男人,他绝对不能放过她!

    一时间,两兄弟互相看着对方,谁都不愿退让,场面陷入剑拔弩张的境地。

    隐身后的苏迷,来到洛青云的院子里,便看到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垂眼看着快要昏厥的木婉心,苏迷沉吟一瞬,来到她身边,换了完全不同的音色,在她耳边幽幽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下瞬,神智不清的木婉心,猛地睁开了眼睛,梭然看向洛青云:“爷,大夫人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木婉心话音尚未落,洛青云上前一步,抬手狠狠抽在她的脸上:“闭嘴,贱-女人!怎么?找人叫来的我大哥,又想让我嫂嫂来救你?想都别想,今个谁都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洛青书眼见这一幕,自然是心里清楚,雅致眉眼更是冷了几分:“青云,这人你放,还是不放?”

    “不放!”洛青云的态度,异常坚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