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9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9
    洛青菱不敢置信瞪大眼睛,万万没想到,苏迷内力竟然这么强。

    只是稍稍一用力,便将她的剑刃,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苏迷趁她微微愣神那瞬,反手夹住断开的剑刃,猛地一拉的同时,侧身躲闪,毫无防备的洛青菱,狼狈趴倒在门槛上。

    “唔!”洛青菱吃痛,皱眉叫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想爬起来,苏迷腰身一扭,一屁-股坐在她后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洛青菱当即发出一道惨叫,纤细的腰身,被苏迷生生压断。

    洛青书匆忙赶到院子里,见到的便是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心中大石,稍稍落下,洛青书刚要开口,听到动静的洛青菱,带着哭腔嚷嚷道:“大哥,你看她欺负我,你要替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苏迷扬眉:“是你提剑来杀我,此时又反过来哭诉,洛小-姐,能要点脸不?”

    洛青菱从未被人这么直白说过,脸上猛地爆红,咬着唇反骂:“若不是你主动勾-搭我大哥,我会过来找你茬?”

    苏迷听此,不由笑道:“你好像特别关心你大哥,不会是喜欢他罢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洛青菱身形骤然一僵。

    苏迷轻慢勾唇,挑眉看向洛青书:“你们不会在玩禁-忌恋罢?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妹妹。”洛青书紧拧眉头。

    洛青菱阴沉着眉眼,没有再说话,而是抬手吹响了口哨。

    下瞬,一袭黑衣的男子,从漆黑夜空中,隐现而出。

    “杀了她!”洛青菱阴测测吩咐出声。

    那黑衣男子当即颔首,抽-出腰间软剑,骤然朝苏迷的眉心袭去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冷勾,定定看着洛青书,骤然站起身的同时,将手中的断剑,袭向那黑衣男子手中的软剑。

    “铮——!”剑刃与软剑相击,发出一道刺耳尖锐的声音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手中的软剑,“哐当”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冷凝着脸,想要徒手再度攻击。

    一道素色身影,骤然一闪,原本击中手腕的短剑,已然被她用两指精准夹住,重重抵上黑衣男子的脖间动脉。

    “要么带你主子离开,要么死。”苏迷冷勾唇角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看了眼洛青菱,选择显然很明确。

    苏迷梭然收回手,将剑刃丢在一边。

    那黑衣男子来到洛青菱身边,刚想去扶她起来,洛青菱已然开骂:“没用的废物,养你有何用?”

    即便被骂的狗血淋头,男子还是一声不吭,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讥笑一声,忍不住怼了一句:“他是挺没用的,但比你好点,洛小-姐若是想杀我,回去再练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还不带她离开。”洛青书突然出了声。

    洛青菱还想说话,黑衣男子已然带着她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看向洛青书,突然出声道:“我这么欺负你妹,对我没意见?”

    “是她先招惹你,不是你的错。”洛青书显然没有任何袒护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:“很晚了,早些歇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走进屋。

    洛青书轻轻启唇,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眼见苏迷迈进门槛的脚,又收了过来,洛青书的心,隐隐有一些莫名的……期待。

    “洛大少,给我找个男人行么?”

    苏迷此话一出,洛青书面色骤然一冷。

    她似乎丝毫没有在意,继而说道:“最好是身强体壮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男人做甚?”洛青书眉眼笼罩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启唇说道:“让他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刚说两个字,洛青书上前一步,来到她面前:“想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眨眨眼如实说道:“让他睡……唔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圆润的下巴,倏然被一只修长玉骨手抬起,眼前笼罩阴影那瞬,微微轻启的唇,迅速被男人掠夺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吻,令苏迷身形僵硬片刻,但下刻便猛地将他推开:“你做甚?”

    “吻你。”洛青书看着女人红诱的唇,下意识轻舔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举动,原本斯文书生的形象,瞬间染上几分邪魅之色,衬着雅致眉眼,有着让人难以抗拒的惑人魅力。

    但苏迷还是强行将视线移开,抿了抿唇说道:“很晚了,你去帮我找个男人来,我该睡了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见她执意要求,眉眼倏沉,抬手紧紧扣住她的双肩,将她按在门板上:“你不是说要我退婚,要做我的夫人,眼下又是做甚?难道我还不能满足你?”

    见他言语带着隐隐怨怒的意味,苏迷稍稍回想方才自己说过的话……

    下瞬,苏迷“噗嗤”一声,狂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,你理解错了,不过亦怪我没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皱眉看着她,显然是在等着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等等哈,先让我笑一会。”苏迷率先打了声招呼,笑的快岔气,才道:“我这人,睡的特别沉,被人抬了卖掉都不知道,我怕你妹夜里又派人来刺杀我,想让你给我找个男人,睡在侧室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洛青书听罢,当场拒绝。

    苏迷不明所以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洛青书薄唇紧抿:“我不准别的男人进你屋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笑:“只是找个人保护我,又不是做别的事,我的守宫砂还在,你又不是没看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亦不行。”洛青书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见苏迷皱眉,他想了想,轻声说道:“我陪你睡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得不说,苏迷真的是想歪了,斜勾着唇角,揶揄道:“你确定愿意陪我……睡一晚?”

    洛青书刚要颔首说愿意,突然意识到,她话中带着别的含义。

    但见他丹青书墨般精心描绘的雅致眉眼,渐渐染上温柔诚挚的意味,一字一顿道:“我想名正言顺将你娶进门,给你最盛大的新婚礼,在新婚当晚彻底拥有你,我的未来夫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滞,缓缓勾着唇角,漾起缱绻情意:“只要是你,我从来都不会在意那些繁文缛节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闻言,眉眼愈发温柔溺人。

    他从不相信一见倾心,但自从第一眼见到她,却推翻了这个认知。

    洛青书满心感动,刚想倾身再度吻住她,苏迷猛地将他推开:“但既然你这么说,那从今往后,我们还是保持作为单身男女的自觉,切勿有任何过于亲密的行为举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