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3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3
    苏迷知道,洛青云一直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那灼灼眼神,像似盯着一块五花肉似得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苏迷竭力忍耐着,眼睫都不敢眨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眼前阴影笼罩,陌生男人的气息,窜入苏迷的鼻尖,胃里突然一阵不适。

    苏迷心念电转,刚想假装醒来,将洛青云踢下湖。

    却听见他突然惨叫一声,抱住自己的脑袋,痛的龇牙咧嘴:“哪个不长眼,竟然敢袭击本少爷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头上方突然传来一道咳嗽声: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洛青云身形一怔,捂着脑袋,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但见一袭青衫男子,站在石桥上。

    见洛青云望过来,男子雅致眉眼微微低垂,薄唇轻启:“青云。”

    这轻描淡写的一声,似一滴水珠,轻轻落在苏迷平静的心湖,漾起层层波澜,引得阵阵悸动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洛青云连忙收起凶神恶煞的表情,乖乖颔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原本装晕的苏迷,皱了皱眉,缓缓睁开眼眸。

    当石桥上男子的脸,映入她的眼帘,苏迷呼吸微滞,墨色瞳仁中,闪过满满的惊艳。

    他一身素朴青衫,静静伫立在石桥上,精致的五官轮廓,每一个线条,都极其的柔和优美,身边的小厮,替他举着一把油纸伞,远远看去,仿若笼着江南烟雨丹青墨画中仙。

    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
    见到男子的第一眼,苏迷真心觉得,用这句话形容他,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洛青云不解出声。

    后者还未说话,原本躺在船上装晕的苏迷,蓦地爬起来,一手拍着洛青云的肩头,一手指着站在石桥上男人:“我觉得以身相许这个主意很不错,但我不要你,我要——他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这话的时候,双眼定定看着石桥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洛青云闻言皱眉,当即拒绝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行?我可是救了你的命。”苏迷冷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救了本少爷,以身相许的人,自当是本少爷才对。”洛青云满脸不悦。

    苏迷上下打量着他,摇摇头:“你长得没他俊,身材也没有他的好,更主要是我喜欢他,不喜欢你,更不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洛青云紧拧眉头,显然被她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苏迷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径自纵身一跃,想要飞上石桥。

    谁知,她肥胖的身子,刚飞起来,自己的脚,被一只手拽住。

    苏迷单手攀在石桥栅栏,蓦地回头瞪向他:“放开!”

    “不放,你是我的,不能跟我大哥,我大哥亦不会要你!”洛青云死死拽住她的脚腕。

    可眼下位面胖迷的力气,哪里是他能比得上的,苏迷猛地一蹬脚,直接将洛青云踢下去,又朝石桥上的男子,伸出手。

    洛青书神色微讶,看着眼前胖乎乎的小手,稍稍犹豫了一瞬。

    苏迷轻慢勾唇,温声小笑道:“劳驾,公子拉我一把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掀起眼帘,颦眉看向她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手,却鬼神使差朝她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伸手握住他的手,却并没有使出多大力气,便跳上了石桥。

    这身子太胖,她怕劲道把握不好,一不小心把他拽进湖里,还是对他温柔点好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个子比她高一头的男子,勾唇笑道:“谢过公子,我方才救了令弟,令弟说用以身相许的方式来感谢,不知公子可愿意以身相许于我?”

    “放肆,你是哪里来的大胆之徒,这可是我家洛大少,休要再无礼!”举着伞的小厮,当即出声喝道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愤愤不平道:“这话可是那位爷说的,你们这是要翻脸不认账么?”

    洛青书闻言,不由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平生还是头一次,被一个女人逼着,要他以身相许。

    苏迷蓦地上前一步,自推自荐:“怎么样?公子是否同意,我可会撒娇卖萌,洗衣做饭,还身强体壮,能保护你,屁-股亦够大,还能给你生几个大胖小子,考虑考虑呗?”

    洛青书皱着眉,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苏迷见状,再上前,他再退。

    直到洛青书与小厮退到石阶前,正想再度后退的时候,脚下没注意,猛地踏了空。

    眼见主仆两人,即将摔下,苏迷执手将那撑伞的小厮一拦,同时单手捞住了洛青书的腰身:“别怕,我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精致隽秀的眉头,紧紧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被她抱在怀里,连忙站直了身子,想要挣脱她的束缚:“放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,你可是我夫君,若是放了你,你跑了怎么办?”苏迷改为双手抱住他的腰身,将头埋在他身前,蹭啊蹭。

    站在游船上的洛青云,清晰听见苏迷的话,当即皱了眉:“你不是说自己有夫君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到大,每晚都在做同样的梦,梦中的夫君,便是你的大哥。”苏迷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大哥可是有婚约的,你不能嫁给他。”洛青云气得半死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滞。

    但她想着,在古时候,有些婚约都是听从父母之言,还有些人,在没有出生之前,便被定下了婚约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笑道:“没关系,这些事情,我相信你大哥会想办法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止是洛青云,即便是洛青书都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苏迷却丝毫不在意他们的目光,秉着一副死缠烂打的模样,紧紧抱着洛青书不放手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们这是在做甚?”一道尖细锐利女声,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洛青书身形猛地一僵,眉头皱的更紧,猛地一使劲,将苏迷整个人从怀里推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苏迷毫无防备,被洛青书重重推倒在地,掌心都磨出了血。

    洛青书眼里闪过异样,却没有上前去扶。

    随着一道焦急脚步声传来,身穿一袭浅粉红绣衫,外着绯色绣花背心,脚上穿着粉色弓鞋的少女,走上石桥,来到洛青书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胖女人是何人,竟敢如此大胆对大哥不敬,看我不废了她!”

    粉衫女子娇声喝道,随即从腰间抽出银光软剑,势如破竹刺向苏迷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