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2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22
    “够了?”

    苏迷疑惑皱眉,满是无辜看着西雅:“我做了什么?让西小-姐这么忍受不了?不就是擦个水么,至于么?”

    她咬着唇,一副受了欺负的可怜模样,眼眶中闪烁着莹莹水光。

    即使知道苏迷是故意的,但见她眼眶微红,凌野还是心疼的不得了,猛地踩下刹车,急忙将车子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西雅没有系安全带,随着车子猛地往前一冲——

    苏迷眼疾手快,抬手一巴掌,拍在西雅脑门上,将她拍回后座位。

    西雅毫无防备,身形猛地往旁边一偏,脑袋直接撞在车门上:“啊,好疼!”

    “迷迷,你怎么样,没事罢,怎么哭了呢?”凌野满眼心疼,抬手给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立刻装起白莲花:“西小-姐好像受伤了,野,你快去看看她,我没事,不要管我。”

    西雅听此,忍痛看向凌野,隐隐带着期待。

    结果凌野看都没看她一眼,只是在苏迷眼睫上,落下一吻,低声哄道:“乖,不要哭,我会心疼。”

    苏迷吸了吸鼻子,轻轻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西雅再也看不下去,又想起凌野对自己的态度,心里更加难受的不得了,推开车门,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跑下车子那刻,车门立刻自动关上,同时“蹭”一声,急速飞驰,眨眼间,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苏迷!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西雅狠狠眯起眼,差点咬碎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越野车上。

    苏迷在西雅下车后,见到凌野按下自动关门按键的时候,忍不住笑出声来:“噗,你也太搞笑了。”

    凌野见她笑的差点喘不过气,渐渐放慢车速,空出一只手,顺着她的背:“慢点笑,别笑抽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当即止住笑,挑眉看向他:“我刚才是在故意演戏,你不会看不出来罢?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抿抿唇:“看出来,你还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演戏,作为老公的我,难道不应该陪着你演戏么?迷迷,不管你演什么角色,我都愿意做你永远的配角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苏迷眼底漾出绵长情意,一字一句倨傲道:“你是我的男主角,永远都是,而我永远是你的女主角,谁都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凌野勾唇,手倏然上移,来到她的后脑勺,减低车速的那瞬,扣住她凑近自己的同时,偏过头,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车……嗯。”苏迷话未说完,就被凌野勾住了舌,大力的吮-吸,发出暧-昧的水-渍声。

    苏迷心跳加速,双手攥紧他胸-前的衣服。

    眼见他吻着吻着,越发的动情,苏迷想他还在开车子,立马推开他,做回原位,擦了擦嘴:“你,专心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凌野痞痞笑了笑,意犹未尽舔了舔唇角,踩下油门,加快了车速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凌野一路飙车到家。

    等车子开进车库,凌野立刻就忍不住了,直接在车里抱了她。

    越野车里的空间很大,苏迷被压在放低的座位上,凌野连衣服都没有脱,退去她的短-裤,让她持着自己,一点点拥有她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凌野,极其的温柔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苏迷渐渐适应的那瞬,他猛地往里-面,重重的一撞,随即剧烈的挞-伐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混蛋,你就不能等一下,唔,别那么……重……!”

    苏迷一手紧紧扣住他的胳膊,一手扶着他的腰身,想要他慢一点。

    可凌野却像脱了缰的野-马一般,一下比一下深,一下比一下重,被他抗在肩头的腿,以及挂在脚腕上的底-裤,一颤一颤的,看的苏迷更加羞-耻,更加敏-感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子里,大战了三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凌野几个极-重极-深的动-作,紧紧拥着她,将自己的所有,一滴不剩,全部交给她。

    几近昏厥的苏迷,被凌野抱回别墅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凌野一直霸占着她,丝毫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凌野帮苏迷洗了澡,之后将她放在床-上,紧紧拥着入眠。

    苏迷一觉睡到大中午。

    醒来洗漱后,下了楼,一股饭香气从厨房传来。

    她记得凌野不会做饭,看来要不就是叫的外卖,要不就是凌家做好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苏迷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但见凌野站在微波炉前,将加热好的饭菜拿出来,见到苏迷进来的时候,当即说了一声:“马上就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可以的,你坐在餐桌上等着就好。”凌野说着,将另一盘菜放进微波炉里。

    苏迷探头看了眼,发现有好多盘菜,而且看着似乎并不想刚做好的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外卖,叫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苏迷走过去,端起热好的饭菜:“所以你热了几遍?”

    “两个小时里,你醒了三次,我怕你饿,就把菜热了,结果你又睡了,我只好把它们先放着,等你醒了再加热,所以一共热了三次。”凌野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很容易因为一些事,特别的感动。

    苏迷只要想着他一遍一遍去热菜,心里莫名感动的不要不要的,踮起脚尖,轻轻吻着他的唇:“辛苦了,老公。”

    凌野身形一怔,以为自己听错了,急忙问道:“你喊我什么,再喊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再叫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老公,老公。”苏迷低笑着,连续唤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凌野抱起她的腰身,直接将她放在厨桌上,精准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苏迷双手捧住他的脸,轻咬着他的唇,用舌-尖细细描绘着他优美的唇形,与他温柔缱绻的亲吻着。

    等两人吻了大半个小时,菜又凉了。

    苏迷红着脸,让他出去等着,自己将菜食全部热好,端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互喂着菜食,一阵腻腻歪歪,吃完了午饭。

    苏迷将洗碗的工作交给凌野,自己上楼准备总决赛的服装以及妆容。

    由于总决赛是现场直播,苏迷特意化了极其精致却不浓艳的妆容,又换上当季最潮流的服装,拿起自己的包包,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凌野下午无事,原本想要开车带她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想起昨晚那场情-事,怎么都不愿意,最后两人打车来到市体育中心。

    结果下了出租车,迎面遇见两个熟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