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2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22
    另一边,厢房内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随着一道极致销-魂娇-软低吟,不知何时被换到上面的苏迷,精疲力尽瘫趴在玉无瑕身上,大口大口喘-息着。

    玉无瑕则是满脸意犹未尽,伸出猩红的舌,舔了舔她的嘴角:“娘子,再来一次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苏迷张口咬-住他的舌,愤愤瞪向他。

    玉无瑕勾唇,脸上一点痛意都没有,只要她愿意跟他再来一次,他任由她咬。

    刚才的感觉,实在太过美妙,他真想永远停留在拥有她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玉无瑕想想那妙不可言的极致感官,仍然激动兴奋的不得了,某处随之再度活跃而起。

    苏迷清晰感受到他的变化,正要像往常一般,将他踹下榻,系统059的提示音,突然在脑中响起:“宿主,快去救男主!”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苏迷凝眉,在心里问的同时,看向玉无瑕:“你又在谋划什么?”

    玉无瑕怔了怔,只是看着她,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系统059犹豫了一瞬,随即如实答道:“男主杀了几名宾客,还伤了他的大弟子,眼下鬼王已经上门抓人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玉无瑕:“我说过,不想跟诸空他们有什么牵连,你答应过我,不会弄死他,眼下又在做甚?”

    鬼王定然跟他很熟悉,甚至有可能是朋友,不然不可能会出面。

    玉无瑕一瞬愕然: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什么都知道?”苏迷皱眉:“不管你有何目的,不要杀诸空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玉儿不会放过他们的,一个都不会放过!”玉无瑕冷哼一声,眉眼间皆是危险暴戾气息。

    苏迷疑惑看向他:“他们哪里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都惹了!”玉无瑕的态度,极其坚决:“总之,玉儿是不会改变主意的!”

    苏迷快要被他气死,索性不再跟他说话,直接起身下榻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要去哪?”玉无瑕猛地抱住她的腰身:“不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。”迷覆上-他的手,想要将他拉开。

    玉无瑕心下一急,委屈又愤怒说道:“娘子为何要去救那些人?他们伤了你,追杀你,还诬陷娘子是魔兽,难道不该死么?”

    “玉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倏怔,万万没想到,他一直针对诸空,都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下瞬,玉无瑕在她耳边,狠戾出声:“无论谁惹了娘子,都该死!”

    苏迷心下微震,怔怔站在原地,缄默不语。

    一直没等到苏迷回应的玉无瑕,原本暴戾阴鸷眸光,愈发幽冷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,精致削瘦的下巴,被一只手扣住的同时,苏迷反身单手勾住他的后颈,同时踮起脚尖,强势霸道吻住他的唇。

    苏迷撬开他的贝齿,缠-住他的舌,大力的吮-吸,肆无忌惮的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玉无瑕神色微怔,定定看着她,刚想去回应,脖间突然被点了一下,他便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——?!”玉无瑕不敢置信看向他。

    苏迷在他唇上,重重吮了一口,歉意说道:“玉儿乖,我回来再向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转身离开的瞬间,拈了一个清洁术,将身上清理干净,幻化一袭火红衣裙穿上,随即大步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花园,寿宴场。

    阎君话音刚落,凭空出现几名鬼差,拿着锁链,将诸空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抓我?我已达元婴之期,最起码有上千年的寿命。”诸空冷然出声。

    阎君勾勾唇,嗤笑道:“你虽未得道成仙,却在列位仙班之内,本王一直替仙界头儿看着你,而你今日却大开杀戒,大大损了你的修为,减少了你的寿命,本王料定你会不服,故而特意跑一趟,有没有觉得很荣幸?”

    “那并不是我所为,我亦是受奸人所害。”诸空极力辩解。

    可惜说什么都无用,阎君受玉无瑕所托,只负责抓凶在场,其他一概不听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鬼差,把人带走。”阎君微微抬手,血红软轿随之而起。

    诸空从来不是认命之人,连忙竭力挣扎,刚想用法力去抵抗,却发现体内的所有法力,竟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诸空梭然大惊,回头看他瑶仙岛众弟子。

    眼见自家仙尊被抓,几名弟子立即走上前,刚要去救诸空,却发现一道无形的锁链,将他们绑在一起,越是挣扎,越是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正当鬼差要将诸空带走之际,苏迷突然凭空隐现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阎君一听这声音,当场在心里骂了声“卧槽”!

    玉无瑕是不是太没用了,连只鸟都看不住?!

    “快带他走!”阎君厉声催促。

    几名鬼差连忙架着诸空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情急之下,忘记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刚要张开口,准备喷-出凤凰之火,将轿子烧成灰烬,然后擒下阎君,以此要挟,系统059的声音,突然在脑中响起:“宿主,有人来救男主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心下一惊,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,当即停下脚步,老实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诸空在苏迷出现的那刻,视线一直停留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但见她张了张嘴,口中隐隐冒着微微火光。

    诸空原以为自己产生幻觉,闭了闭眼,再度睁开的时候,苏迷已经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但诸空心里却埋下了怀疑的种子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若有所思看着自己,庆幸自己收火收的及时,否则把导火线,引到她身上,那便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这在场各路人,都曾经追杀过她,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思至此,月朗星稀的夜空中,突然飘来一片黑云。

    苏迷心想,十有八-九是施纭奴。

    但见那一刻,随着黑云渐渐落下,瞬间掀起一阵狂风。

    那风势之大,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紧接着,黑云迅速笼罩诸空,刚想将其带走,阎君嗅到熟悉的气息,立时从血红软轿中走了出来:“混账,你真是胆儿肥了!”

    那黑云猛地产生一阵波动,似被吓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黑云之中,却突然传出一道熟悉女音:“蠢货!愣着做甚,快把他带走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