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9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19
    “……你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声如蚊蝇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突然想到了什么,紧皱眉头,怒瞪看向他。

    玉无瑕神色微怔,欲言又止,视线落在苏迷身上,渐渐下移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眯眼:“玉无瑕,有胆子你说出来!”

    玉无瑕蓦地闭上嘴巴,低着脑袋,别说开口说话,连看她都不敢看一眼。

    都怪那该死的阎君!

    原本送他春-宫图,他看了一眼,觉得恶心,便丢了。

    谁知阎君又给他找了小黄-书,他虽然看了些,但只是记住一些词语,刚才听她说起“插”,他脑子里蹦出这些对话来,哪知道他还没说完,她便生气了。

    玉无瑕想了想,刚要出声解释,苏迷恶狠狠瞪他一眼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娘子!”玉无瑕急忙唤了一声,眼见她丝毫不理会自己,赫然运起体内魔气,将苏迷吸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还未反应过来,整个人已经在玉无瑕怀里。

    “娘子~~玉儿错了。”玉无瑕闷声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挣扎了一下,没挣开,看向他的同时,冷哼道:“听你这荤话,似乎说的挺溜,又双修,又cha-什么的,以前对很多人说过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!”玉无瑕眼见苏迷变了脸,直接老实交代:“是别人的小黄-书,玉儿只是看了几眼。”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?”苏迷皱眉:“把书给我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自然不想交,当即软哝:“娘子~~。”

    “撒娇没用!你一日不交书,以后都别叫我娘子,请叫我苏迷苏姑娘!”苏迷面色一板,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那玉儿以后唤你娘亲。”玉无瑕小声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苏迷直接冷呵:“那好,你老娘我如今没有夫君,心里寂寞的很,这便去给你找个后爹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!玉儿不许!娘子是玉儿的,不可以再找别的野男人。”玉无瑕紧紧抱着苏迷不松手。

    苏迷闭了闭眼:“好,把书全部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眼里闪过一丝挣扎。

    他才刚刚看到双修入门,首先要受伤,然后获取同情,再提出双修的要求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苏迷会直接拒绝他。

    原本他想要好好研究一下,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,但眼下,显然是研究不成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娘子,为了不让她去找野男人,看来他必须要将小黄-书交出来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玉无瑕反手一摊,凭空变出一本黄-se封面的书册。

    还未开口,苏迷张张嘴,喷出凤凰之火,只是眨眼间,那书册已然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我,你只有这本。”苏迷眼眸微眯。

    玉无瑕急忙颔首:“对,只有这本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苏迷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真是撒谎成-性,得,我觉得我们实在不适合,分了罢,我去找别的好男人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罢,对着玉无瑕的脸,喷出一道火焰。

    本想趁他躲开那瞬,自己挣脱而出,结果他躲都不躲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连忙收回凤凰之火:“你疯了,怎么不躲?”

    “娘子要少玉儿,玉儿心甘情愿让娘子烧,绝对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。”玉无瑕满脸认真。

    但苏迷还是生气:“别把我的话,当作开玩笑,你不交我自己去拿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?”

    他这边还未说完,苏迷已然化作一道火焰,窜进他的眉心,径自进入他的空间。

    玉无瑕暗叫一声不好,紧跟着化为一道暗紫幽光,消失在湖中。

    然而待他进入空间那刻,他用来收藏小黄-书的藏书楼,已然被苏迷一把火烧个精光。

    呜呜,哭唧唧。

    玉无瑕看着烧得正旺的大火,隐隐听到他的心在悲鸣。

    苏迷感应到他的存在,转头看了他一眼,二话没说,直接化为火焰飞了出去,任玉无瑕如何叫唤,都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诸空在府邸中住下来,苏迷除了在他面前,跟玉无瑕过过场,秀秀恩爱。

    其余时间,以各种理由,让成年的玉无瑕消失,又请来了教书先生,让他务必好好教教孩童的玉无瑕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一天过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诸空在府中住了半月。

    瑶仙岛仓蓅等弟子,寻着诸空的气息,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苏迷一问才知,原来诸空的寿宴快到了。

    那是否代表,他终于要走了?

    正当苏迷开心不已,玉无瑕突然来了一句:“既然如此,不如今年在府中设宴,以此感谢仙人之前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此话一出,找上门的瑶仙岛弟子,面色变的很不好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是他们放的火,差点烧死了苏迷。

    “夫君,想来仙人的寿宴,必定很多上仙过来参加,我们府中简陋,比不上瑶仙岛气派的,还是不要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都是一样,既然云老爷如此好意,那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诸空打断苏迷的话,笑意凛然。

    苏迷一噎,完全搞不懂,玉无瑕到底想做甚?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只能随他的意。

    于是乎,整个云府开始张罗诸空的寿宴。

    而经过苏迷与教书先生半个月的教导,玉无瑕比之先前懂事了许多,更重要的是,不会嘴上胡乱开-车飙-污话。

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云府迎来各个仙岛的仙人,与达官贵人,甚至是皇族中人。

    苏迷作为云府的女主人,只是过过场,其他全交给了玉无瑕。

    寿宴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高高舞台上,风格迥异的美-艳舞-姬,随着古琴的旋律,姿态优美舞动着。

    玉无瑕与苏迷作为云府主人,端着酒杯,在场上敬了一圈。

    苏迷的酒量不差,玉无瑕准备的酒水,口味绵长又馥郁浓醇,她忍不住多喝了些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自己并不会醉,但没过多久,苏迷的头,开始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娘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玉无瑕满是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摁了摁眉心:“嗯,有些头疼。”

    “为夫扶娘子回房歇息。”玉无瑕当场打了声招呼,随后带苏迷离了场,随后将她抱回了房。

    玉无瑕走到床榻前,将苏迷轻轻放下。

    正要给她褪去鞋子,苏迷蓦地睁开迷蒙双眼,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一个热烈汹-涌的吻,接踵而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