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6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16
    那声音嘶哑又低沉,似无底深渊中的怪兽一般。

    施纭奴刚想说些什么,那只黝黑的利爪,已然爬上她的脸,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小姐姐,你可还记得那愉-快的一晚?小黑好想念小姐姐,咱们今晚再回味一次好不好?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味道,让施纭奴瞬间呆滞,完全不敢面对那些事实。

    难道那天晚上,跟她春-风一度的,真的是身后的东西?

    施纭奴完全不敢相信!

    下瞬,她清晰感受到,那道气息离她越来越近,施纭奴梭然瞪大双眼,稍稍侧了侧头。

    谁料,她没有看见那东西的脸,反而看见了……一撮黑毛?!

    施纭奴面上的表情,顿时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刚要转头再看究竟,阎君眼中闪过恶趣味,突然出声道:“小黑,把你小姐姐带回家,好生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小黑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……?”施纭奴不敢置信看向阎君。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施纭奴只觉得身子猛地腾空,自己便被小黑抱了起来,同时清晰看见小黑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那小黑长得极其丑陋,黑如煤炭,浑身都是粗-黑的毛发,身材极其高大,长鼻尖耳,头上还有两只黑色的长犄角。

    施纭奴瞪大双眼,一瞬不瞬看向他,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!

    她真的,跟一个怪物发生了关系?!

    忽地,脑中渐渐浮现出,那晚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黑暗中,她双手双脚被绑起来,他从身后肆意将她贯-穿,挞-伐,男女之间的靡-靡之音,在偌大房间里,到处回荡,久久不消。

    那晚,她很-爽。

    她以为跟她发生关系的,是阴柔俊美的阎君,心想他真的很-棒,但怎么亦没有想到,跟她发生关系的,竟然是眼前这头丑陋的怪物!

    小黑见施纭奴定定看着自己,还以为她是被自己英俊的容貌所迷,心中甚是喜悦,伸出长长的细舌,舔了一下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嗯,小姐姐的味道真好。”小黑满足眯起眼。

    施纭奴清晰感受到,唇上弥散一股浓腥臭气,她皱了皱眉,想要跳下他的怀抱,却突然两眼一闭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姐,小姐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黑吓了一跳,满眼惊慌与担忧,看向阎君:“主人,我的小姐姐怎么了,她怎么昏倒了?”

    阎君勾唇:“没事,她只是被你英俊的面容所倾倒,快些把她带回去,好好回味一下那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主人。”小黑咧嘴憨憨一笑,满嘴的大黑牙。

    阎君冲他挥挥手,看着他带着施纭奴离开,而后朝彼岸花海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阎君突然发现,整片花海被设下了结界,他丝毫感应不到里面所发生的一切,甚至想上前去探,却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呸,重色轻友的家伙,当这里是他的地盘不成,过分!”阎君啐了一口,随即转身愤愤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噗——!”

    施纭奴这边刚一走,男人蓦地吐出一口暗紫-色鲜血。

    苏迷心下一惊,但见男人直接设下结界,而后又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伤这么重?”

    “无碍,为了你,即使受多大的伤,能值得。”男人勾唇,露-出一个深情缱绻的笑来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我好想并不认识你,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罢?”

    “啊,哈哈,好像是。”男人楞了一下,随即笑了笑。

    苏迷眸色微深,定定看了他一眼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快些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拉着他的手腕,便要待他离开。

    男人一言不发,任由她带着自己走。

    然而走了好几圈,最后却回到了原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难道是鬼打墙,还是幻术?”苏迷看向他。

    男人摇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苏迷才不信,虽然心里已经确定他是谁,但既然他不说,那她倒是看看,他能装到几时?

    “你来带我走出这片花海。”苏迷将这项重任交给他。

    男人神色微讶,随即轻慢颔首,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做甚?”苏迷一瞬怔愣,不解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给我你的手,我牵着你走。”男人勾唇魅-惑一笑,眉眼间皆是风-情无限。

    苏迷抿了抿唇,缓缓将手交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男人唇角笑意更深,手腕轻转,与她十指紧扣。

    苏迷心跳忍不住加快了一些,嘴角微勾,同他在花海里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最后,他们还是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“好像走不出去,怎么办?”男人看向她,眉眼染上丝丝担忧。

    苏迷沉吟一瞬,忽而转头看向他:“玉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?”男人下意识应了一声,随即反应过来,急忙将尾音拖长,上扬,变成了反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给我装,玉无瑕,再装我揍死你。”苏迷瞥了他一眼,抬手在他脑袋上,敲了一个爆栗子。

    “唔,疼,娘亲,你干嘛这么用-力敲玉儿?”玉无瑕吃痛,轻呼了一声,看向苏迷的眼神,从原本魅-惑妖-娆的意味,瞬间转变成幽怨无辜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然而褪去孩童的外貌,苏迷一点心疼之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抬手直接揪起玉无瑕的耳朵,愤愤道:“说,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出去,却一直假装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娘亲~~你先放手,听玉儿说好不好?”玉无瑕的耳朵,极其的敏感,又是他的死穴,被她这么一揪,疼的他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苏迷没想到,他的死穴竟然在耳朵上,见他满脸痛苦,连忙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实话,我不追究你之前的事,但若你还骗我,以后别想让我理你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揉了揉耳朵,可怜巴巴看向苏迷:“其实玉儿知道怎么出去,但实施这法子,还是要娘亲你来帮忙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帮什么忙?”苏迷看向他,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玉无瑕眉眼一亮,满是欣喜:“娘亲这是答应玉儿了?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你先说,我再告诉你答案,还有,别叫我娘亲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抿了抿唇,欲言又止,似乎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。”苏迷不耐催促。

    玉无瑕斟酌片刻,眉眼荡-漾含情,满是期待看向苏迷:“娘亲可愿同玉儿双修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