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4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14
    阎君身形倏僵,蓦地回头,偌大静谧的房间,却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魔魅之音冷呵一声,讥诮嗤笑道:“出来暴打你一顿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哎呦,嘶,疼疼疼!”阎君怒睁大眼,刚想说些什么,嘴一张,不小心扯到脸上的伤口,疼的他龇牙咧嘴:“本王惹不起你们,还躲不起么,赶紧把她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是谁嘴巴贱,故意找打?”

    阎君一噎:“不是你突然传音跟给我,本王早便还手了,而且那女人奇怪的很,竟然能百打百中,本王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手?反抗?”

    那道魔音冷哼一声,还未等阎君反应过来,一道暗紫幽光,凭空迸发,直接击中他的胸-膛。

    阎君猝不及防,猛地朝后退了几步,一屁-股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气急败坏道:“艹!不带这样欺负人的!”

    “你自作自受,嘴-巴-贱,怪得了谁?”那声音冷斥一声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很厉害似得,不知道是谁,连只鸟都搞不定。”阎君从地上狼狈爬起,揉揉屁-股,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结果下一瞬,又一道暗紫幽光,直接打在他嘴巴上,痛的阎君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好你的相好,少打她的注意,否则本尊连你亦不会放过。”那魔音再度说了一句,随即便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“毒夫!毒妇!重色轻友的家伙!”阎君低咒骂道,随即触了触自己的嘴巴,来到梳妆台前坐下,开始擦药。

    这时,空间突然传来一阵波动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袭蓝裙的施纭奴,凭空出现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那孽畜呢?!”施纭奴一上来,直接出声质问。

    她本来呆在自己的洞府,突然感受到,设在那孽畜身上的禁制已解,立即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跑了。”阎君未回头,径自给自己上药。

    施纭奴皱眉,再度质问:“你之前怎么答应我的,眼下是反悔了不成?”

    说话间,见他看都不看她一眼,一向极具超高优越感的施纭奴,有些接受不了,上前掰过他的肩,让他正视自己。

    “吓——!”

    然而当她清晰看向阎君脸上伤势之时,梭然瞪大双眼,定定看向他: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见,本王被打了。”阎君撇撇嘴,轻叹一声:“她背后有大-佬,本王打不过,只能挨打。”

    他堂堂一个鬼王都打不过,那孽畜身后……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施纭奴心下一惊,随后想到了什么,再度冷声道:“你若不想让她走,恐怕她根本走不掉鬼界,说到底,还是你故意放掉她。”

    阎君挑挑眉,没有说话,径自擦着药。

    施纭奴见此,心中更为恼火,却心知他是鬼王,此时还不能跟他闹翻脸,于是出声问道:“那她往哪里跑了?”

    阎君擦药的手势顿了顿,不知想到了什么,唇角微勾,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,感应苏迷眼下所处之地,唇边笑意更深,如实说道:“彼岸花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,苏迷出了房间,顺着无人的小道,一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虽说以前的位面,未有鬼界的剧情,但她多少知道一些,心想过了奈何桥、忘川河,便可以回阳间。

    苏迷一路来到奈何桥,但见一位老婆婆,坐在桥上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端高了姿态,举步走上去。

    苏迷刚上桥,那老婆婆突然睁开眼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本皇不是人,本皇乃是九天凤凰,奉上仙旨意,特来鬼界办事,闲杂鬼等,切勿多问。”苏迷倨傲说道。

    孟婆起初没反应过来,再度去看,见苏迷的本体,果真是只火凤凰,连忙起身行礼:“老身叩见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,本皇还有重要之事,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的孟婆,见她朝彼岸花海中心走去,心想她应有事要办,便没有开口,对着她行了一礼,恭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原本想着,忘川河两岸生长着彼岸花,只要走过眼前的花海,便能到达忘川河的渡头。

    可走着走着,眼见彼岸花越来越茂盛,甚至从原本膝盖的高度,达到腰间,却仍然不见坐船的渡头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觉得,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难道她走错方向了?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,想要召唤系统,却突然感应到一股浓浓杀气。

    她蓦地侧身一转,纵身而起,迅速朝后飞去,躲过朝她袭来的无数寒冰利刃。

    苏迷见到追过来的施纭奴时,忽而勾唇嗤笑:“上仙为何一上来,便出这般狠辣的招式,是小女哪里做的不对,惹的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施纭奴见此,当即冷哼:“怎么不装了?之前不是不承认你是那孽畜么,如今怎么不装了?”

    “装不下去了,再装下去,估计我小命都要难保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袭火红靡丽红装,悬于彼岸花枝之上,两弯黛眉微挑,红诱香唇微勾,衬着原本绝美的五官轮廓,愈发妩美艳绝,让人完全无法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施纭奴见到这一幕,更加心生妒忌。

    凭什么一只鸟长得比她好看?!

    苏迷见她满眼妒忌之色,抿了抿唇,得意笑道:“因为相由心生,我心灵美,长相自然更美,而你内心恶毒,总是想方设法算计我,故而容貌丑陋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?”施纭奴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:“活着多美好,我可不想死,不过说到底,负你的是诸空,你为何不去找他,何必一直追着我?”

    施纭奴见她提起此事,心中怒火更胜,二话不说,直接祭出利剑,同时口中念出口诀,直逼苏迷的面门。

    苏迷心想,这施纭奴为了杀她,还真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施纭奴本身雷系灵根,眼下为了杀她,还特地学了寒冰诀,看来不杀了自己,她是不会甘心的。

    “施纭奴,有件事想告诉你。”苏迷讥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看剑!”施纭奴冷喝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,闪身躲开她的冰刃,同时侧身一转,来到她的身后:“自己的男人管不好,却反过来找我茬,即便你杀了我,按照他那多情慈悲的习性,以后还会背叛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