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4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14
    凌野看着苏迷满是期待的小眼神,原本想要说的话,生生卡在喉咙里。

   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立刻发动引擎,驱车开往城郊阳明山。

    正值多雨季节,恰逢午后下了一场阵雨,车子开到城郊后,一路坑坑洼洼,路面很多积水。

    直到半小时后,车子才上了阳明山,来到一处富丽堂皇别墅前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车,越过警戒线,走进别墅。

    凌野将受害者的资料背景,全部告诉苏迷,并且警方怀疑,此案件有可能是帮派仇杀。

    两人上三楼,来到案发现场门口。

    远远看见窗前浑身赤果的受害者,躺在地毯上,**部位只用白布遮盖着,左侧胸口,插-着一把弩箭,鲜红血液从胸口流出,染红大片暗色地毯。

    “怕么?”凌野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带上脚套、手套,以及口罩,走进房间里。

    走近一看,但见受害者大约四十多岁,微微皱着眉头,身体绷得很紧,满脸的愉-悦与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凌野在受害者身边蹲下,开始检查尸体。

    苏迷站来窗边,立刻放出神识,仔细打量着别墅四周的建筑,最后将视线落在,大约几百米外的教堂钟楼。

    她拿起警方专用布尺,量了量受害者的身高,以及伤口所在的位置,又让凌野站窗前,比了比高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有什么发现?”凌野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附近树木的高度,都不超过三楼,凶手多半是在对面教堂钟楼上发射弩箭,使用的凶器是十字弩,但十字弩的射程,应该不可能那么远……。”

    凌野沉吟一瞬,倏然抬头,仔细观察起推拉式窗户的四个角落,抬脚踩上窗沿,在极不显眼的角落里,发现四颗细小的钉子。

    凌野眼睛一亮,连忙跳下窗沿:“许午,让人将尸体带回警局,交给法医检验,你去把通往教堂的路,全面封锁,不许任何人进去,顺便注意地上是否有脚印,一旦发现,立即采集,对别墅里的人进行比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头儿。”许午连忙答了一声,叫上几名警务人员,仔细将尸体抬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怀疑凶手是别墅里的人?”苏迷看向凌野。

    凌野点点头:“窗户四个角,分别有四颗钉子,凶手应该是借助弓弦之类的东西,将弩箭绑在上面,由对面的钟楼射出,但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接下他的话:“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,必须经过精准测量,除非凶手混进别墅,亲自实验过,并将受害者引到窗前,将其杀害,但想要做到这一点,几乎不可能,所以那凶手极有可能是别墅里,经常出入受害者房间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凌野勾唇笑了笑,眼见四下无人,低头在她唇上吮了一口:“我家迷迷真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苏迷毫无防备,被亲了正着,嗔了他一眼:“凌警官,你现在在工作,能不能认真点?”

    “我是很认真,很认真在亲我老婆。”凌野挑眉笑道。

    苏迷丢个白眼给他,重回案情上:“凶手应该有帮凶,受害者死的时候,应该在做那种事,能将他引到窗前,并毫无防备,只有他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哪种事?”凌野眸色深深,一瞬不瞬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没反应过来,瞪大眼睛问道:“什么哪种事?”

    说完,没等凌野说话,苏迷一拳捶中他的胸口:“混蛋,难道你会不知道是哪种事?别给我装纯,臭流氓!”

    凌野低头亲了亲她的唇:“虽然这话说出来,你会觉得我对你耍流氓,但我确实每分每秒都想跟你做……那种事,更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你娶回家,迷迷,我们结婚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一瞬怔然:“你在凶案现场,跟我求婚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凌野笑意更深,满脸认真:“你愿意答应我么?”

    苏迷刚抬手推开他的脸,门口突然传来讥笑声:“你们在凶案现场打情骂俏,还真是百无忌禁呐。”

    凌野听到声音,将苏迷护在身后:“这里已经被封锁,非警务人员不得入内,还请韩大少先出去,不要破坏犯罪现场,否则我们警方,完全可以怀疑你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是警察,那你身后的那位是警察么,为什么她可以进来呢?”韩子悬兴味盎然勾勾唇。

    “我是警方请来的破案专家,当然可以进来,至于我的身份,警方机密懂不懂?”苏迷放高姿态,摆起谱来。

    韩子悬看向粉黛略施的苏迷,眼中兴味更深。

    凌野上前一步,挡在苏迷面前,满脸不悦:“请你离开,不要在这里妨碍公务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不妨碍你们继续谈情说爱了。”韩子悬意味深长看向苏迷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凌野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苏迷心想两人应该有过节,但她也没问,在房间里寻找着线索,随后跟凌野一同下了楼,来到客厅。

    但见韩子悬坐在客厅正中间的沙发上,旁边站着管家仆人,以及案发目击者,死者的妻子。

    两人走下来的时候,所有的目光,都放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头儿,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许午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立刻进行比对。”

    凌野吩咐后,苏迷的视线,虽然在注视每一个人,却在暗中观察着死者妻子,以及管家。

    许午拿着几张不同沾有泥土的脚印,对所有人做比对的时候,死者的妻子,一直都是面无表情,直到轮到管家的时候,她的眼神,不由自主看过去,随即又快速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与凌野相视一眼,刚想开口说话,清晰察觉一道灼灼目光,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微微颦眉,随即完全无视那道视线,继而道:“他们就是凶手和帮凶。”

    凌野点点头,当即道:“许午,将管家与赵女士带回警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凭什么抓我,有什么证据,证明我是凶手?”管家神色微慌,猛地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到了警局,自然会给你看证据。”

    许午走上前,刚想擒住他,管家突然拿出一把小型十字弩:“不要过来,否则我射-死你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