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6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27
    但见他满脸的讨好,苏迷没好气瞪了他一眼:“哼,咱们此时不谈这个,等回去,我再好好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可怜兮兮唤了一声,苏迷却不再理会他,径自来到巨型石人面前:“你们出来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落,但见那石人心室的位置,被人从里面推开,几个男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神兵营的人?”苏迷直接了当问道。

    为首男子冷着脸,满是防备反问:“你们是何人?”

    苏迷二话不说,直接拿出玉佩。

    为首男子见此,连忙屈膝下跪,对着苏迷拱手一拜:“神兵营沈力,叩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陛下?

    苏迷几不可查颦了颦眉,随即笑着解释道:“本将并不是陛下,本将是苏家之女,苏迷。”

    沈力满是不解:“可那玉佩,分明只有……?”

    苏迷不等他说完,直接道:“本将是受陛下所托,前来寻你们,既然见到了信物,那你们日后便由本将统领,以保陛下安危。”

    “得苏将军令!”沈力连忙应承。

    苏迷倒是没想到,只是一日的时间,便找到了神兵营。

    瑾瑜更没想到,自己只是睡了一觉,苏迷已经带着神兵营的人,准备出发回程了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,你们怎么找到他们的?”瑾瑜满脸懵比的问道。

    两人携手朝他走来,苏迷挑眉,耸了耸肩道:“他们突然出来吓人,结果我直接亮出玉佩给他们看,于是便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瑾瑜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他记得父亲曾经说过,好像还有很多暗号什么的,怎么可能那么简单!

    苏迷淡淡颔首:“如你所见,好了,我们尽快回去,以免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与奉染衾直接进了马车,立即出发回程。

    很快,一行人到达凤溪城的附近,苏迷直接将神兵营的人,全部交于瑾瑜,由他安排,让他们进入死士营地。

    苏迷跟奉染衾打了招呼,只要王思澄为慕临风求得官职,都让他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正如她所料,在他们回去的第二日,上早朝的时候,王思澄便向奉染衾,为慕临风求得了武将的官职,成为苏迷手下的副将。

    奉染衾自是应下。

    于是慕临风重新回到军营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女兵们知道他是王丞相的人,没有再敢欺负他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按照剧情的发展,慕临风勾-结王思澄,向奉染衾下了慢性毒药。

    即使苏迷不说,奉染衾亦已然知晓,偷偷将毒药换下,假装着头晕体弱,为两人制造计谋得逞的错觉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凤溪国与敌国,再一次发起了战争。

    苏迷作为主将,势必要为国出征讨伐。

    慕临风刚刚荣升副将,自然要跟随她征战。

    他等的便是这个建功立业,名声大噪的好机会,只有这样,日后他登基为帝,才更容易得民心。

    但眼下,唯一跟上一世有所不同——苏迷突然多出一个神秘夫君!

    慕临风有仔细想过,即使不与她成亲,亦无所谓,毕竟他会催眠术,只要成功催眠了她,照样能成事。

    于是在路上,慕临风一直默默无声,只要苏迷吩咐的,他全部应下,同时对她偷偷献殷勤,做一名体贴的得力副将,以此打消苏迷对他隐隐的敌意。

    整整大半个月,在慕临风的不懈努力下,苏迷终于开始相信他,交给他一些任务。

    得到可以表现的机会,慕临风心下暗喜,大大秀了一把自己的聪明才智,赢得军营中所有士兵的仰慕与崇拜。

    而后,在慕临风的献计下,凤溪与敌国的首战——成功告捷!

    但这一回,敌国并没有投降,却是死死撑着,同时使出暗招,烧了凤溪军营一部分粮草。

    苏迷怀疑军营中有细作,但整个军营中人上千上万,实在难以一时找出那细作。

    而在原文剧情中,亦没有提到这回事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是重生后的慕临风,为了让自己故意出名,特意给自己加了一场戏?

    那这么说,慕临风与王思澄跟敌国亦有关联?

    呵呵,真是作死呢。

    不过正好,加上一条通敌卖国的罪名,原女主应该会对她的总体表现,更加满意。

    于是,苏迷让秦副将叫来了慕临风,直接将抓细作的大任,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抓住那细作,日后便不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将,想来本将向陛下上个折子,定然能封你个大将军当当。”苏迷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慕临风眸中一亮,但面上却是极其谦虚道:“将军谬赞,属下只是会些皮毛功夫,懂些小计谋罢了,哪里能与将军相媲美。”

    苏迷面色一板:“怎么不可以?以前是没有了解慕副将,如今相处下去,本将对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如何?”

    慕临风下意识询问,问完便开始后悔,但还是带着隐隐期待的眼神,抬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到底没有让慕临风失望,抿着满意唇笑道:“本将对你很满意,你很不错,慕副将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闻言,心中不由一喜,连面上亦掩不住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挑眉,当即又道:“慕副将,本将很看好你,想来日后你定然比本将有本事,你要多多努力哟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将军赞赏,末将必定不负将军厚望。”慕临风满怀斗志地道。

    苏迷笑了笑,抬手拍了拍他的肩:“好了,出去罢,抓细作的事,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因为她的动作,身形倏然一怔,心神微动,随即重重颔首:“是,将军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行了礼,退出营帐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的时候,慕临风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,然而仔细想想,又觉得似乎没什么,随后便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营帐内。

    苏迷来到木盆边,将刚才碰慕临风的那只手,仔细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这时,秦副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苏迷拿着干净布巾擦着手,转身看向她,出声吩咐道:“找人暗中跟着慕临风,发现特殊情况,拿到证据便可,勿要惊动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”秦副将连忙应承。

    苏迷将手中的布巾放下,来到桌前坐下,端起一杯茶,小啜了一口,才道:“陛下近日来,身子可好些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