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7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18
    苏迷一听,显然知道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她当即皱眉道:“秦副将,你随本将过去,其他所有人,都不要跟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”秦副将与众女兵,连忙出声应承。

    苏迷与秦副将,匆匆赶到后山。

    刚停下脚步,远远便看见,灵玉正一脸邪-笑着,肆-意撕-扯慕临风身上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,你从了我罢,给我一次,让我亦见识见识,你作为男人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想都不要想!”慕临风此时满脸潮红,显然是中了药。

    灵玉见他这般不知好歹,抬手便狠狠给了他一巴掌:“装什么装,你以为你跟王丞相在马厩做的时候,没有人看见么?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嘲讽笑道:“我可还听见,你还向王丞相讨要银两呢,直说罢,睡-你一次,要多少银两?我给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冷冷皱眉道:“你听错了,亦看错了,那日,我根本不在驿站,你休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那日是哪日?我都没说确切是哪一日,你又如何得知,我说的是哪一日?”灵玉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慕临风暗自懊恼,眼见事已至此,竭力想着法子,试图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然而体内的药效,已然折腾的他,有些难以忍耐,腹下那物,更是涨得厉害,似乎下一刻,再没有女人帮他解决的话,便要爆炸而亡。

    灵玉见此,面上更是得意,倾身便压-住他,肆意在他身上胡乱作为。

    苏迷在远处静静看着,当即抬手招来秦副将,在她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:“去把王思澄引过来,记住,此事务必不能留有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。”秦副将话听完,眸眼深深,当即颔首,随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离开,却也没兴趣观两人野-站,转身走向别处,去欣赏一下后山的风景。

    而慕临风,则是一半因为体内的药效,一半因为灵玉发现他与王思澄的事,比较心虚,以至于挣扎了几下,便夺回主动权,猛地将灵玉按在地上,大力而凶-猛的挞-伐——

    直到一刻钟后,秦副将再次出现在后山。

    溜了一圈的苏迷,才带着她,折回营帐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们刚出了后山,一道熟悉的身影,疾步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苏迷满是惊讶的问道:“咦,丞相大人,怎会至此?”

    王思澄收到军营眼线的回报,说慕临风与灵玉在后山野-站,立刻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似乎刚从后山回来,王思澄当即道:“不瞒苏将军,慕临风这个男人,本丞相是看上了,请苏将军直言相告,他此时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,似有些为难,而后仔细问道:“丞相大人所言当真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慕临风那张脸,抑或是他健壮的身形,单单说他那强悍又熟练的床-笫功夫,都令她整日朝思暮想,身子馋的厉害。

    故而,无论如何,这一回,她势必要将慕临风带回去。

    王思澄想起今早奉染衾说的话,连忙问道:“本丞相知道,苏将军招了一名夫婿,想来近日定是极其的繁忙,不如将那个慕临风,交由本丞相教导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直接颔首答应,又在王思澄满脸吃惊与不敢置信的眼神中,继而说道:“但丞相大人要答应下官一件事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为了保守起见,王思澄还是要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苏迷抬手做出邀请的手势:“具体内容,下官想与丞相大人详谈。”

    王思澄皱眉,想起慕临风的事,有些迟疑,生怕自己去晚了,两人已经发生了关系。

    “等本丞相回来再说?”王思澄说道,随即带着人,便要越过苏迷,疾步走向后山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一闪,来到王思澄面前,面色为难的道:“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,而且你我同僚一场,下官实在不忍心看着丞相大人,真心错寄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王思澄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见苏迷又不说话,王思澄伸手将她推开,大步走向后山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……。”苏迷满含担忧喊道,跟着她一同走进后山。

    王思澄疾步进-入后山,急切寻找着慕临风的身影。

    下刻,便在一处极其茂盛的草丛中,清晰看向那肌-肉喷-张的宽阔后背,满是汗水的挥洒着,急剧运-动着。

    而那人的背上,显然还有她之前情不自禁抓伤的痕迹,不是慕临风,又能是谁?!

    “啊——你好强!我真是,太喜欢你了啊啊啊——!”灵玉突然出声尖叫。

    紧接着,慕临风口齿清晰的笑道:“你不是想要么,我给了你,怎么又不喜欢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思澄怔怔看着他们,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眼线还说是灵玉向慕临风下了药,为何此时却是慕临风主动?

    而且听声音,似乎并不像中-药的样子?

    果真,这天下的男子都是薄-情郎,都是不守信用的混蛋!

    不行,她身为堂堂丞相,绝不允许别人这般戏耍自己的感情,她一定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这男子,当初在驿站便与多名女兵纠缠不清,您还是不要将心思放在他身上了。”苏迷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王思澄,什么话都听不下去。

    她冷冷眯起眼:“说说,你的条件是什么?怎么样才愿意将慕临风交给本丞相?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惊讶:“丞相大人,他都已经背叛了您,您还想要他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思澄满眼认真。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王思澄直接将带来的几人遣退:“苏将军,有话便直说。”

    苏迷犹豫一瞬,见四下无人,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:“下官只想要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何物?”

    “老丞相留给您的一块玉佩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那物做甚?”王思澄记得那块玉佩,破破烂烂的,被她丢进藏宝室后,都没有拿出来过。

    苏迷横心道:“既然如此,下官便直说了,其实是家母在年轻的时候,特别喜欢老丞相的那块玉佩,近些日子,身子不太好,每每发病的时候,总是想到那块玉佩,故而下官才想向丞相求得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过一块玉佩而已,本丞相给你便是。”王思澄没等苏迷说完,直接答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