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0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11
    苏迷恶狠狠瞪了奉染衾一眼,当即收回手,快速将衣衫穿上。

    但她到了最后,还是没能将此事忍下,来到他面前,赫然出手,重重打在奉染衾的脸上。

    奉染衾正暗自调息,脸上突然挨了一拳,不由闷哼了一声:“嗯!”

    施暴者这时又出声威胁道:“微臣警告陛下一句,若是您将您受伤的真相说出来,那么微臣便将陛下男女一体的事情,告诉天下人。”

    男女一体?

    奉染衾勾唇淡笑,并没有解释什么,只是听话点了点头:“本帝应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哼,看都不看他一眼,朝洞窟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奉染衾突然叫住她:“你应该扶本帝出去,否则本帝即便说这身伤,与你没有关系,她们应该亦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,觉得他说的对,脚下倏地一停,重新折回奉染衾的身边,扶着他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灵玉见到满脸是伤的奉染衾,以及一脸冷意的苏迷时,连忙走过去,单膝下跪,向奉染衾行了礼:“叩见陛下,臣来晚了,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

    灵玉谢礼后,起身,微微抬头,余光见到奉染衾满是伤痕淤青的时候,当即一怔,出声问道:“陛下,您的脸……?”

    “本帝先前遇到一只异常凶狠的猛兽,又凶残又狠毒,对着本帝的脸疯挠,不过所幸苏爱卿武功高强,及时将本帝救下,否则本帝定然性-命堪忧。”奉染衾半假半真解释道。

    苏迷从头到尾,在旁边一直冷着脸,看都没看奉染衾一眼。

    但见灵玉还想再问,苏迷才出了声:“好了,陛下伤势急需处理,我们快出去罢。”

    灵玉好不容易才能跟奉染衾多说几句话,自然想要多说一些。

    此时被苏迷这般一催促,只能应声道:“是,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背陛下上去。”苏迷命令道。

    灵玉还未开口,奉染衾已然出声拒绝:“苏爱卿,本帝希望你来背本帝上去,苏爱卿可否愿意?”

    混蛋!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她能拒绝么?

    苏迷在心里暗骂了一句,想要弄死他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然而到了最后,她还是在灵玉面前笑眯眯的应下:“自然可以,微臣能背陛下,那是百年修来的福气与荣幸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满意笑了笑,伏在她的背上,紧紧搂住她的脖子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辛苦了,苏爱卿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能为陛下做事,微臣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苏迷违心说道。

    但见下刻,奉染衾勾唇,再度将手下移到她的心口:“苏爱卿这么漂亮的小嘴,说着这幅违心话,心里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苏迷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,原本强行压制的怒气,再也压抑不住,眸底闪过浓浓杀意。

    奉染衾还未反应过来,只觉得精神受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,脑中顿时激起一阵剧烈痛意,痛的他几乎就要痛晕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唇,快到出洞-穴的时候,立时施展轻功,掠身飞出洞-穴,稳稳落在地面上:“来人,陛下身子不适,速速送陛下回驿站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,您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伤着?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急切担忧的声音,由远而近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定睛去看,但见王思澄携同慕临风,急忙朝这里走过来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见到满脸是伤的奉染衾,立刻将苏迷骂了一顿:“苏将军,你怎么搞得,不是说会好好保护陛下么,为何你丝毫伤势全无,只有陛下一人受了伤?”

    一声声质问,弄得原本心情不好的苏迷,更加糟糕,直接怼了过去:“下官保护不力,自有陛下来处置,跟您有何关系,丞相大人。”

    王思澄一噎,当即皱眉道:“苏将军保护不力,还有脸说这种话,真是令本丞相大开眼界,你可知,若不是小慕,你此时有可能连洞-穴都出不去,却还这般言语放肆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?

    王思澄这般一说,苏迷这才将目光放在慕临风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剧情,随即笑道:“你是如何得知本将与陛下困在此处?”

    慕临风显然还记恨着苏迷,见到她的时候,脸色并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但他想着自己的计划,斟酌了片刻,还是如实说道:“小人得知将军与陛下被洪水卷走,便观测了四处的地势,发现地面上有多处洞-穴,而这洪水又凶又猛,极有可能会产生暗流,于是问了镇长,便寻到了此处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了挑眉,眼中冒出丝毫不掩饰的欣赏,当即道:“陛下,此人懂得不少,不如陛下将他交由微臣教导,想来日后定能为我大凤溪效力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神色微讶,面上却并未明显表露。

    但内心却是激动又兴奋,欣喜又复杂。

    这女人之前不是恨不得分分钟想要弄-死他,此时又为何为他求得官职?

    王思澄更是满脸惊讶:“苏将军,此人的底细尚未查清楚,你这般,是不是太鲁莽了?”

    慕临风闻言,不着痕迹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比起与这女人虚与委蛇,他情愿跟苏迷这种人,在明面上真正的较量。

    苏迷笑了笑,看向奉染衾,似在征求他的意见,又似在威胁。

    奉染衾勾唇看着她,轻轻颔首:“嗯,那便依苏爱卿所言,赐予他一个官职,在苏爱卿手下多多学习,为我凤溪国效力。”

    王思澄连忙皱眉:“陛下——!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谢恩:“谢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思澄气的半死,愤然瞪向苏迷。

    原本到嘴边的鸭子飞了,真是气死她了!

    苏迷丝毫不在意她的眼神,在奉染衾同意她的意见后,立刻带着慕临风离开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此,唇边的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回到驿站,苏迷立刻带着慕临风,前去士兵的住所,让他同女兵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慕临风一个大男人,自然是不愿,但想着日后还要在她身边谋职,便婉言说道:“这些都是女子,而我一名男子,会不会不方便?”

    苏迷笑了笑,还未回答,众女兵异口同声说道:“不会不方便,我们都不介意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