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8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9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个没忍住,皱着眉直接拒绝,说完便后悔了。

    奉染衾身为凤溪国的女帝,准是平时被宫人伺候习惯了,这么说亦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这话她已经说了,接下来到底该怎么挽回呢?

    苏迷竭力想着挽回之法,却不想,奉染衾妖-娆眉眼间,竟无一丝不快,甚至还染上点点愉-悦意味,看起来心情像似很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苏爱卿,你在拒绝本帝?”奉染衾勾唇道。

    苏迷轻慢颔首,随便瞎编了一个理由:“微臣曾经发过誓,此生只会喂心中所爱之人,即便是父母,微臣亦未曾喂过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当即挑眉:“若是本帝必须让你喂呢?苏爱卿难道想要违抗本帝的旨意?”

    苏迷沉默一瞬,随即道:“自然不是,若是陛下执意让微臣喂,微臣亦不敢不喂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闻言,眸底兴味盎然的愉-悦感更浓,微微张了张嘴:“苏爱卿,喂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她突然改了自称,眸光闪了闪,伸手端起瓦罐,凑向奉染衾的嘴边:“陛下,请用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意味深长看着她,缓缓的凑近,即将触碰到瓦罐边缘的时候,突然说道:“这边太烫了,换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那微臣给陛下吹吹凉。”苏迷说罢,对着瓦罐吹了吹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费事。”奉染衾勾唇笑道,指尖触上瓦罐底部,轻轻一转,随即低下头,就着苏迷方才喝汤的位置,直接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显然注意到她此番故意的举动,当即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看来她猜的没错,这女帝确实对她有意思。

    奉染衾丝毫不在意苏迷异样的眼光,伸出猩红的舌,将嘴角边缘的汤汁,一点点婖-舐干净,媚眼如丝看向她:“苏爱卿,本帝还想喝鱼汤,继续喂,嗯?”

    苏迷尽量维持自己完美的微笑形象,再次端起瓦罐,却不动声色换了一个角度:“陛下,请再用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轻掀眼帘,看向另一端,自己方才喝汤的位置,用眼神示意道:“本帝喜欢那个位置,麻烦苏爱卿转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神色微恼,显然对此无法忍耐。

    她一个女人,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戏她,真的好么?

    她可以直接拒绝么?

    苏迷最后还是没忍住,直接表明自己的性-取向:“陛下,微臣喜欢男子。”

    谁料奉染衾更为愉-悦,甚至勾唇笑了起来:“嗯,本帝明白,但是本帝好像……喜欢上了苏爱卿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奉染衾缓缓凑近,两人之间的距离,仅仅只有一寸。

    她轻声问道:“苏爱卿可喜欢本帝?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皱的更急:“陛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嘘,苏爱卿只需回答本帝,喜欢或是不喜欢,其他的答案,本帝都不想听,明白么?”奉染衾抬手按住她的唇,用指腹轻轻摩挲着,她柔-软的唇瓣。

    苏迷深吸一口气,刚要说什么,奉染衾的指尖,直接探入她的口中,逗-弄着她的舌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!”苏迷梭然瞪大双眼,不敢置信看着她。

    奉染衾丝毫没有觉得,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所不妥,只是温然笑道:“方才本帝尝过这那鱼,似乎味道不错,不知苏爱卿,觉得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苏迷僵硬着脸,抬手想要拿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奉染衾却突然来了一句,搞得她更是莫名:“还行,但陛下可否将您的手拿开,女女授受不亲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奉染衾依言将手指收回。

    苏迷正要坐起身来,奉染衾下一个动作,惊得她眼珠子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但见奉染衾将收回的手指,当着苏迷的面,缓缓送在嘴边,伸手猩红的舌,将指腹间莹亮的水渍,一点点的舔-干净,而后认真发表自己的尝后感:“确实不错,苏爱卿果然没骗本帝。”

    苏迷瞪大双眼,定定看着奉染衾的一举一动,脸上闪过难以言喻的神色,甚至还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苏爱卿,你喜欢本帝么?”奉染衾勾唇笑了笑,再度倾身凑上前,用视线细细描绘着苏迷的眉眼,满脸的温柔缱绻。

    苏迷自认为自己绝对是个直女,并没有百合的倾向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奉染衾的话,却产生一丝丝迟疑,没有直接拒绝她。

    苏迷不知自己是怎么了?

    然而下瞬,眼前突然一道阴影袭来,苏迷正要后撤身子,后脑勺却被一只手扣住,紧接着,绝色清靡的精致容颜,便朝着自己压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。”意识到她接下来的动作,苏迷立时大惊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将军!你们在里面么?”

    苏迷正要开口,灵玉的声音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两人微微一怔,奉染衾还没有反应过来,苏迷猛地从她身-下窜出来,仰头大喊:“我们在这里,灵玉,去拿绳子,拉我跟陛下上去。”

    站在洞-**的灵玉一听,立即命人去拿麻绳,快速将绳子丢下去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当即道:“陛下,微臣护您先行上去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尚未出声,湖泊中突然激起层层水花,紧接着再是水波翻涌,似有巨兽即将破水而出一般。

    “苏爱卿快背本帝上去,那怪蛇只是受了伤,此时定是寻仇来了。”奉染衾一敛原先慵然妖-娆神色,满脸皆是凝重。

    苏迷已经不知道,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?

    但眼下这种情况,她只好听从奉染衾的吩咐,背起她,掠身飞起,伸手抓住放下来的麻绳,急忙道:“灵玉,快来绳子!”

    “快,拉绳子!”灵玉听见苏迷的声音,立刻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一众士兵连忙抓紧绳子,使劲往上拽。

    洞-穴中,苏迷一边背着奉染衾,一边单手扯着绳子,时而注意湖泊巨蛇的动静,时而注意躲避突出来的石块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她觉得有一只手,罩住她的心口,轻轻捏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一僵,皱着眉,垂眼去看。

    但见奉染衾原本抱着自己脖子的手,不知何时,已经下移到她的心口,隔着一层单薄衣襟,正轻轻揉-捏着两团雪嫩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