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6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7
    她到底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为什么要跟她一起被洪水冲走?

    苏迷静静看着昏迷中的奉染衾,眸色微深,怎么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可她想着此次的任务,还是决定要救她,于是隐忍掌心中异常诡异之感,重新覆上她的胸口,连续猛按了几下。

    然而奉染衾却丝毫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苏迷皱皱眉,目光落在奉染衾那张被洪水冲掉面纱,露出极其绝色的面容上,紧紧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要给她做人工呼吸么?

    虽然她是女人,但她还是不想跟她有太多的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可又想起自己的任务,苏迷更加为难,眼睛一瞬不瞬,死死盯着奉染衾那张嘴,几乎能盯出一个窟窿来!

    到了最后,苏迷还是没能下得了嘴,而是再次在她胸前猛按猛拍——

    拍着拍着,苏迷突然感觉,那原本饱-满的柔软雪-嫩,好像被她拍扁了?

    苏迷连忙收回手,随即缓缓凑近,想要扒开她的衣服看看,那两个东西,到底有没有扁?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伸出手,原本昏迷的奉染衾,突然间醒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是哪里?”奉染衾皱着眉头,缓缓做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她的眼神,更加的诡异幽深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丝毫表露,而是将她扶起来,如实说道:“我们应该是被洪水冲进暗流,来到了地下洞-穴,只要迎着光,顺着这条河,应该可以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辛苦苏爱卿,是本帝拖累了你。”奉染衾满是歉意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暗自翻了翻白眼,暗暗吐槽:知道自己是个累赘,还要那么作,往危险的地方跑!

    但这话,她也只是想想,没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说出这些话,脑袋一定难保。

    苏迷摇了摇头,满脸的认真与恭敬:“保护陛下,是微臣的责任,微臣不辛苦,只要陛下无事,微臣即便是死,亦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神色微滞,轻掀妖-娆凤眸,意味深长看了苏迷一眼。

    但她始终没有出声,而是微勾唇角,让苏迷扶着她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一个多时辰,还是没有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步伐缓慢的奉染衾,当即建议道:“陛下这般行走,甚是辛苦,不如微臣来背您?”

    奉染衾犹豫了一瞬,却是拒绝道:“苏爱卿一直扶着本帝,已经很辛苦了,本帝不想让苏爱卿再辛苦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抬手覆上苏迷的手背,轻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不着痕迹抽出手,帮她整理了衣衫,随即笑道:“微臣常年征战,身强体壮,不会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本帝便依苏爱卿。”奉染衾轻叹一声,表现出为难勉强不甘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迷扁扁嘴,心想这女人真会玩,一会一个样,真是厉害了我的女帝!

    她来到奉染衾面前蹲下:“陛下,上来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奉染衾应了一声,一手提起裙子,一手勾住她的脖子,伏在她的背上。

    苏迷待她抱紧自己,猛地运起内力,站起身来,迎着光线,疾步朝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原女主是习武之人,内力相当的深厚,而苏迷本身拥有修仙位面的术法,走起路来自是脚下如风,不一会便来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然而光线的尽头,并非出口,而是另一番洞天。

    那宽阔视野中,一处极大的天然湖泊,占据洞-穴地面三分之二,湖水之澄澈见底,纵使身在洞窟中的苏迷,都能清晰看见,那湖中游来游去的鱼儿。

    苏迷将奉染衾放下来,左手攀着洞口边缘的石块,半个身子探出去,仰头去看洞-穴到底是有多深?

    谁料望眼去看,目测这洞-穴的高度,最起码有三百多丈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眼下的她,不可能使出腾云驾雾之法,带着她飞出去,但若只靠内力的话,一个人上去尚且困难,两人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办才能让两人都出去呢?

    苏迷一时间想不出法子。

    这时,奉染衾走了过来:“怎么样,苏爱卿可有出去之法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这洞穴高度最起码有三百多丈,微臣一人施展轻功,倒有可能出去,但是带着陛下,恐怕还要再想想万全之策才行。”苏迷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奉染衾轻轻颔首,正要说什么,腹中突然“咕唧”一声,她带着微微尴尬的小眼神,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当即开口道:“那湖里应该有鱼,不如微臣带陛下下去烤鱼吃?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那便麻烦苏爱卿了。”奉染衾勾唇笑了笑,衬得整张绝色面容,愈发的精致妖-娆,惑人心神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看着那原本疏淡清靡面容上,如雪莲初绽般,清贵中带着矜傲的绝美笑颜,一时没能移开眼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长那么美干嘛?

    还这么灿烂的对她笑,笑什么笑?

    苏迷被她笑的,心跳越来越快,差点都能从心房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她强行将视线移开,竭力稳住自己的心神,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出声说道:“陛下客气了,能为您效劳,那都是微臣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见她再度勾唇,苏迷不敢再去看,于是在她面前蹲下来:“陛下,微臣背您下去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嘴角间的笑意,更加灿烂靡丽到极致。

    依言趴在她背上,由苏迷背着掠身飞下洞窟,稳稳落在下方的湖泊的岸边。

    “陛下先在此歇歇脚,微臣去去便来。”苏迷将奉染衾放下,随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将靴子脱下,打着赤脚,在浅水区域开始抓鱼。

    虽是湖泊,其水源却一直在流动,湖中的鱼儿,个儿又大又肥,而她本身会武,抓几条鱼,自然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只要鱼儿从苏迷脚边游过,她当即眼疾手快伸出手,一抓一个准。

    仅仅一会的功夫,苏迷已经抓了五条鱼。

    她快步走上岸,在地上找到一块锋利石子,蹲下便开始宰鱼,处理内脏,刮鱼鳞,而后拿到水中清洗。

    鲜鱼血液的血腥味,渐渐在湖中蔓延。

    对于人类而言,或许极其嫌弃这股血腥味道,但对于湖底某些藏匿沉睡的东西,却是唤醒它最直接的方式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