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4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5
    先前,灵玉趁着所有人,都在外面准备的空档,抱着慕临风来到马厩,想用最简单粗暴的法子,与他欢-好一回。

    谁知他挣扎的厉害,灵玉只好先礼后兵,温柔安抚他。

    慕临风见此,立刻假意示好,让她替他解开哑穴。

    灵玉哪里是慕临风的对手,被他亲了好几下,便神魂颠倒听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但慕临风还是没能逃过她的魔掌,立刻被灵玉压在马槽上,大力扯破他的黑裤与衬衫,正要为所欲为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:“住手!”

    灵玉听声音有些熟悉,回过头的时候,见到当朝丞相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吓,再看手上的两块布料,连忙丢掉,向王思澄行礼:“叩见丞相大人。”

    王思澄的视线,并没有放在她身上,而是看向她身后的慕临风:“你没事罢?”

    慕临风一瞬间懵比。

    但从王思澄的言谈举止以及眼神中,他断定,这女人一定对自己有意思!

    慕临风学着她们的说话方式,神色淡淡回道:“谢过丞相大人,小人无碍。”

    王思澄最爱男子这幅爱答不理的模样,只有这样,她调-教起来,才会更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她越过灵玉,直接朝慕临风走过去,将身上羽蓝色的外衫,披在他身上,顺势捏了捏他手臂上的肌肉。

    慕临风身形一僵。

    但想着眼下的处境,只好忍气吞声,当个睁眼瞎,假装没感觉到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大堂的时候,苏迷正吩咐秦副将,明日带兵回凤溪城,而她则留在奉染衾身边,保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动静,转身看了眼身披单薄外衫的慕临风,随即看向王思澄:“丞相大人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不懂她在说什么,皱眉看向身边的女人。

    王思澄自然听得懂,连忙虚假笑道:“哪里,哪里,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一听,更加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即便他出声询问,她们也不可能告诉自己,于是老实闭上嘴,安静待着。

    王思澄见此,对慕临风更加满意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男子都是空有其表,却不想,这个男子如此懂眼色识时务,她果然没有看走眼。

    “那丞相大人您先忙,下官先行去歇息。”苏迷拱手告辞。

    王思澄轻轻颔首,领着慕临风上了楼。

    此次随同奉染衾下江南,她没有带侍-宠过来,只是带了两名男暗卫,偶尔安慰自己的灵与肉。

    眼下有了此男子,王思澄自是开心,特别殷勤叫来了暗卫,让他们将携带衣物,分给慕临风。

    暗卫却道:“启禀丞相大人,属下没有多余衣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,上回不是……有么。”王思澄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暗卫看了看慕临风,又看了看王思澄,面色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老实交代。”王思澄不耐道。

    暗卫当即直言道:“上次被您撕-破了。”

    撕-破……

    慕临风听到这两个字,皱了皱眉,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王思澄生怕吓坏了他,连忙将那暗卫遣退,随即笑道:“公子莫要相信那人的话,本丞相如此温柔贤淑,怎会撕-破他的衣衫呢,真是荒天下之大谬。”

    慕临风见她满脸掩不住的尴尬神色,眸光闪了闪,没有说话,而是心中有了打算。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,既然他已经穿越到女尊王朝,那要么成为别人的侍宠,要么隐忍下去,抓住时机成功逆袭,成为这个王朝的一代霸主。

    左右这女人,还是个丞相,应该可以借她的手,帮他做些事。

    王思澄自然不知道,慕临风的想法,见他默不作声,连忙转移话题:“你受伤了,我来帮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劳烦丞相大人。”慕临风勾唇,婉言相拒。

    “能为公子上药,是本丞相,不,是思澄的荣幸,不瞒公子,思澄第一次见到你,便喜欢上了你,不知公子可愿意做思澄的夫侍?”

    王思澄直接坦诚心扉,满眼爱慕看向他。

    慕临风却皱了皱眉,直接道:“小人与您算是第一次见面,这件事,可否容小人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把话说死,目的便是吊住王思澄的胃口。

    果真,王思澄当场答应他,又在慕临风的建议下,让他在自己身边,当一名谋士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秦副将带着千军回凤溪城外的军营,而苏迷则是带着灵玉,与一部分士兵,随女帝一并下江南。

    话说那洪涝,来的毫无预警,以至大半个江南,全陷入洪水之中。

    苏迷等人驾着的马匹与马车,到了半路,便不能再往前行走,否则,所有马匹与马车,恐怕都要陷进淤泥里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,必须回到上一个驿站,再另作打算。”苏迷当即道。

    奉染衾撩帘望去,但见原本的村落,此时全部洪水被淹没,轻叹一声:“那便依爱卿所言,出发回驿站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众人连忙颔首应承,很快回到了驿站。

    这边刚将奉染衾送回屋,正要离去,随同的王思澄当即出了声:“之前苏将军不是说,有法子解决这洪涝之难么,不如说出来,让陛下听听?”

    苏迷脚下一顿,随即如实说道:“不瞒陛下,臣这便要去集合下属,制作简易船只,先将那么被困的百姓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说给本帝听听,你准备怎么做?”奉染衾凤眸微亮,抬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苏迷对上她的眼,觉得心跳又开始加速跳动,扑通扑通的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思绪有些莫名,当即强压下内心的波动,出声道:“这附近有好几处竹林,臣准备命人将那些竹子砍了,做成竹筏,再找几个水性好的人,与臣一并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本帝随苏爱卿同去。”奉染衾连忙起身,拉住苏迷的手,出了门。

    苏迷呆怔瞪大双眼,机械化看向牵着自己的手,微微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什么个情况?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牵手的这种模式,不应该是她跟她家男人,才会做出来的事么?

    苏迷完全懵比,表示自己是个直女,不喜欢女人,不想搞百合!

    当即皱了皱眉,下意识将手收回。

    奉染衾猝不及防,被她猛地一带,直直往地上栽去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