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3章 家有猫夫么么啪26
    苏迷直接拨打那家餐厅的电话,找到那名男侍者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那名男侍者,直接穿一身工作服跑进来:“你好,苏导,不好意思,路上有点堵车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先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迷上下打量着男侍者,叫来了化妆师,给他上妆:“粉底不要太厚,妆容淡一点,他身上穿的衣服不用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苏导。”化妆师怔了一瞬,随即点点头。

    苏迷在现场找到广告商的负责人,将自己的想法,向他说明:“我想改变一下广告角色,毕竟为顾客上菜的,一般都是服务员,而不是厨师。”

    那负责人想了想,觉得苏迷说的也对。

    但其实广告本身设定的就是服务员,只是梁铭轩嫌服务员的服装不好看,特意交代要把角色换成厨师。

    苏迷这么一说,负责人直接打给上司,结果上司当场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拍摄正式开始,男侍者直接穿着自己的工作服上场,但或许因为第一次上镜,他有些紧张,表情有些不自然,ng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卡。”

    苏迷直接叫停,勾唇看向他:“不用紧张,就像你平时工作那样,加上几句台词,最后对着镜头说出广告词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男侍者点点头,渐渐放松了下来,想象拍摄现场就是自己工作的餐厅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就慢慢入了戏,将鲜美可口的菜食,端到女客人面前,嘴角微勾,侧面露-出清新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,笑的再自然一点。”苏迷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男侍者依言,暗示自己放松再放松,像平常对待客人那样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,最后看着镜头,说出广告语,维持动作不要动,笑容有点自信。”苏迷在场外继续指导。

    男侍者稍稍揣摩了一下,立即展现出自信的笑容,对着镜头说出广告语。

    “ok!非常好。”苏迷给了个手势,拍摄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她朝他走过去:“今天辛苦了,一会广告负责人,会支付你的酬劳,明天去ne娱乐报我的名字,去找刘总,他会让人给你安排之后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男侍者满脸感激:“谢谢苏导能给我这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:“不用谢,找你是因为你适合这次的拍摄主题,至于演技,公司会找专门的老师,帮你辅导一下,具体你明天去公司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苏导,麻烦你了。”男侍者诚恳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对他笑了笑,随即转身走出拍摄片场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苏迷直接去了警局,见了裴天佑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开口,裴天佑突然发问:“你为什么会带有微型摄像机?”

    苏迷拉开椅子,坐在他对面:“娱乐圈水太深,只要去应酬,我都会带上那对耳环,只是没想到,算计我的不是圈子里的人,而是你,我名义上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裴天佑听了她的话,眸色微闪。

    但想到她对自己的所做所为,当即冷声道:“那你呢,如果不是你把我跟沈思羽的照片,还有录像,传到网上去,我会对你出手?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我说不是我的话,你会相信么?”

    裴天佑自然不相信,但下刻苏迷的话,却令他动摇了:“你从商多年,生意场上就没有一个竞争对手?沈思羽人在娱乐圈,就没有一个敌人?你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?”

    苏迷话一出,裴天佑当即皱了眉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之前所有都不是我做的,从你开始诋毁我,我才出的手,不管你信不信,等你出去了,大可以去查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说,裴天佑忍不住有点相信了。

    但是想要那晚的灵异事件,他又问道:“那晚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看见房间里着了火,警察来了又没有了?”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了他一眼,不由勾唇笑道:“你们三个神志清醒的人,问我一个被下了药的人,我可以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裴天佑仔细看着苏迷的表情,见她只是带有愤怒与无语,言谈举止都似乎没有骗他。

    他心想,或许是那件酒店有鬼。

    苏迷看了看时间,不再跟他废话:“想让我撤销诉讼很简单,你当初答应我的条件,先一一兑现,再把离婚的日期提前。”

    裴天佑皱眉看向她,突然觉得自己不想跟她离婚,而是想这样跟她死耗着,纠缠她一辈子。

    但苏迷接下来的话,成功让裴天佑打消这个念头:“如果你不答应,那就等着上法庭,到时候我们走法律程序离婚,而你跟沈思羽那些视频、照片,都将是我摆上法庭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裴天佑闻言,当场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想起之前虽然跟她暗斗,但是那笔资金,却忘了处理,应该不到今天,就会到她账上,于是道:“过几天你就会收到那笔资金,至于离婚合约,就在我房间的保箱柜里,等我一出去,我们就办离婚手续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笑道:“好,那你在这里再待几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站起来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裴天佑叫住她:“你能不能现在把我弄出去?我不想呆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苏迷回头看向他,语重心长道:“你跟沈思羽可是真爱,势必要有难同当,你如果走了,总不能要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受苦罢?”

    裴天佑皱皱眉,又想开口,苏迷直接打断道:“我没那么大度,放过一个又一个,我目前只答应放过你,并没有答应放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如果告诉我,你保险柜的密码,我或许会考虑考虑。”苏迷出声道。

    裴天佑犹豫了一瞬,想着里面的东西,苏迷应该看不懂才对,于是坦诚道:“密码是我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唇嗤笑: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裴天佑面色有些难看,直接将生日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你就老实待在这里,安心等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驱车回到裴家,发现连半个人影都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她若有所思想了想,径自上了楼,来到自己房间门口,抬脚猛地将房门踹开——

    紧接着,一大盆黑狗血,从门上方打翻,全部洒在地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