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7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23
    鲜红的血液,流淌于指缝间,司徒慕被那刺眼的血色,狠狠一灼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快速从旁边扯过锦被,将若婻的身子遮盖住,狠狠眯着起双眼,怒视沐芷惜的那瞬,赫然出声:“来人,将此人打入死牢!”

    话落,原本消失不见的侍卫与宫人,全在同一时间冲了进来,直接将沐芷惜擒下。

    “皇上!皇上!是这个贱-女人,害了臣妾的皇儿,都是她的错,即便是她死,亦是死有余辜!”沐芷惜歇斯底里的大喊。

    司徒慕紧紧皱眉,正要呵斥。

    却见若婻突然出声道:“姐姐,妹妹分明什么都没有做,你为何要诬陷妹妹,再者,姐姐若是真的没了孩子,此时的你,不该是躺在榻上养身么,为何还如此精神奕奕?”

    若婻一言,瞬间引起司徒慕的怀疑。

    他仔细打量着沐芷惜,但见她衣裙沾满鲜血,但脸上的气色,却只是微微苍白而已,怎么看都不像刚刚流了孩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司徒慕当即命令道:“来人,立刻传唤太医!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一名小太-监急忙颔首,匆匆跑去了殿门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先前为沐芷惜诊过脉的太医,疾步跑了进来:“叩见皇上……!”

    “免了,你立刻为她诊脉,看她是不是流了孩子?”司徒慕满脸不耐,出声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那太医颔了颔首,来到沐芷惜的身边,想要为她诊脉。

    沐芷惜见那太医眼熟,多少有些信任,很是配合抬起手。

    结果那太医往她手腕上一搭,一诊,脸上瞬间闪过不敢置信的神色!

    司徒慕将太医的表情,尽收眼底,当即厉声道:“告诉朕,你到底诊出了什么?!”

    那太医屈膝一跪,连忙拱手道:“回皇上,先前微臣替娘娘诊过脉,确实是喜脉,但方才那一诊,却并未诊出任何怀过龙胎的迹象,微臣怀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,你这该死老匹夫,你在说谎,你分明是那贱-女人的同伙,你们都想我死,都想我的皇儿死!”

    沐芷惜百分百认定,那太医说的定是假话,连忙大吼出声,挣扎着便要冲上去,将他暴打一顿!

    司徒慕眼见沐芷惜眉目狰狞的模样,想起方才剑刃快刺在他身上,她仍然没有将剑收回去,心更是冷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他看向太医,冷声命令道:“接着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怀疑娘娘,并没有怀上真的龙胎,只是因为服用了秘药,而那先前的喜脉与此时的流胎,都是秘药产生的障眼法。”太医颔首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慕显然知道那秘药,冷戾视线落在沐芷惜肚子上,轻嗤笑道:“是不是想怀朕的龙子,想疯了?呵,朕此时便可告诉你,你永远不会有那个机会,来人,将她打入死牢,三日后问斩!”

    沐芷惜立时大惊,猛地瞪大双眼:“司徒慕,你竟然要我死?”

    “来人,还不快拖下去!”司徒慕怒吼一声,众侍卫立刻将沐芷惜拖出殿门。

    他连忙抱起若婻,放到龙榻上,让太医替她处理了伤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徒慕的身体,近日恢复了很多,原本交于花九阙处理的朝堂之事,重新回到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眼见快要到上早朝的时辰,一个小太-监急忙走进殿门,准备侍奉司徒慕穿衣。

    “今日不早朝。”司徒慕皱眉,摆手让小太-监退出去。

    若婻静静看了那小太-监一眼,眸光微闪,随即开口软声道:“皇上切不可为臣妾耽误国家大事,若是朝堂百官知道了,定会说臣妾是妖妃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不放心她,正要开口,却见若婻嘟着嘴撒娇:“皇上,您真的忍心看着臣妾被百官弹劾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忍心,但是朕想陪着你,朕担心你的伤势。”司徒慕看着她,满眼担忧与浓浓爱意。

    若婻对上他的眼,心中微微异样,但很快便恢复正常,扯唇笑道:“姐姐已经被皇上抓起来了,臣妾不会再有危险,皇上且安心去上早朝……唔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司徒慕扣住若婻的下巴,缠-绵亲吻了一番。

    眼见两人势要又来一火包,那名小太-监突然轻咳一声:“咳。”

    若婻连忙将司徒慕推开:“好啦,皇上快去,臣妾在这等着您回来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皱了皱眉,起身看向那名小太-监:“乱咳什么?”

    “皇上请恕罪,小人只是嗓子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小太-监满是惶恐,正要跪下去的时候,若婻突然出声道:“皇上勿要责怪,他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径自起身,来到那小太-监的面前:“朕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,哪个公公手下的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奴才是花公公手下新来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一听是花九阙,面色微异,没有再说什么,让他侍奉着穿戴龙袍。

    眼见那名小太-监利索打开门,却没有过来搀扶自己,司徒慕不悦出声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皱了皱眉:“手。”

    那小太-监怔了怔,眼眸不着痕迹眯了眯,随即将手伸出来:“奴才扶皇上出殿门。”

    大掌微微抬起,触及那柔软无骨的小手之时,司徒慕禁不住心神一荡,紧紧握住掌心中的手,举步朝殿门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殿门,那名小太-监正要离去,司徒慕心下一空,不但没有松开,反而握得更紧:“扶朕去大殿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小太-监低垂着眉眼,扶着司徒慕送到金銮大殿。

    直到坐上龙椅,司徒慕都没有将他的手松开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含笑慵娆之音,由远而近的响起:“皇上这是看上奴才的小宝贝了?”

    司徒慕听见花九阙的声音,身形倏然一震,立马将小太-监的手放开,不自然笑道:“爱卿说笑了,朕只是一时忘记放手,并没有别的意思,爱卿千万不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勾起殷红唇角,当着司徒慕与百官的面,执起小太-监那只被握过的手,用艳色锦帕,仔细擦拭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而后缓缓抬眸,对司徒慕说道:“这可是奴才心上的小宝贝,不是任何人能够触碰的,包括皇上在内,同样不可以染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