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6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22
    司徒慕今年二十有五,已有三个皇子,两个皇女。

    但他并不喜欢孩子。

    反而觉得女人怀了孕,不能再好好的玩耍,而且生产后,那处多少都会松,玩起来败兴的很。

    沐芷惜告诉他这个消息,司徒慕第一反应,不是欢喜,而是觉得少了一个乐趣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表现出很无情的模样,于是敷衍了几句,便拥着若婻离开。

    沐芷惜如何都没有想到,司徒慕会是这般态度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放弃,她相信,只要她的肚子争气,生出一个皇子,必能翻身做皇后。

    沐芷惜让司徒慕赐给她一个别院,在里面安心养胎,每日吟诗作对,舞刀弄剑,想让肚子里的皇子,在娘胎里也能多学点东西。

    然而养胎期间,有关司徒慕怎样宠爱“酥妃”的传言,却总是传到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沐芷惜认定,“酥妃”这是在变着法子,不让自己好好安胎,有可能还会使诡计,谋害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于是,她时时防范着,每顿饭菜都先用银针试毒,每晚就寝,都将门窗严密封锁。

    甚至到了最后,她连房门都不出,澡也不洗,唯恐那女人在洗澡水放毒。

    司徒慕得知此事,看在以前的情分上,想着理应去看看她,劝导劝导,便带着若婻一同过来。

    沐芷惜听到动静,从门缝看到司徒慕的时候,心中欢喜,低头摸-着肚子,满眼慈爱的说道:“皇儿,你父皇还是爱你的,他过来看你了,我们一起迎接他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话落,她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刚欢天喜地的勾起笑容,结果看到若婻的时候,倏然冷下脸,快速朝后一退,“砰”一声将房门关上!

    司徒慕与若婻怔了怔,紧接着便听见沐芷惜的咒骂声:“滚,贱-女人赶紧滚,你休想要谋害本宫的皇儿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恨不得将那女人扒皮抽骨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她,她的皇儿,定会在司徒慕满满的父爱下成长。

    都怪她,都是她的错,等她做了皇后,定要她死!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都说了,姐姐不喜欢臣妾,您偏生还要臣妾过来,是想看臣妾难堪么?”

    若婻泪眼婆娑,可怜兮兮的模样,被司徒慕看在眼里,只觉得心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连忙上前将她抱在怀里,柔声哄道:“都是朕的错,爱妃不要生朕的气好不好,朕这便带爱妃离开,以后再也不来看这疯婆子。”

    若婻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颔首,瞬间化身小白花,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司徒慕心中更疼了,拦腰抱起若婻,便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“皇上,皇上,您别走!”沐芷惜见此,透过门缝大声喊道,想要将他挽留。

    然而任她如何呼喊,司徒慕都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沐芷惜原本想要追出去,刚打开一条-缝,正巧对上若婻那双不怀好意,满含诡笑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蓦地心中一吓,“砰”地一声,再度将房门紧紧关上。

    沐芷惜快速跑上榻,掀起被子将自己蒙上,大眼珠子却在被子里,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她神神忽忽念叨道:“皇儿,母妃定会好好保护你,绝不让你受到一点点伤害,绝不!”

    然而,事与愿违,她有这份保护的心,却奈何没有得子的命。

    司徒慕与若婻离开后的当天晚上,沐芷惜好不容易刚睡着,突然感觉腹中一股剧痛。

    紧接着,“哗啦啦”一声,大量的鲜血,从那处流-出来。

    沐芷惜猛地惊醒,昏暗光线下,她伸手一摸,那黏糊糊的触感,像似一道巨斧,生生将她整个人劈开!

    那么明显的痛意,与失去龙子的恐慌感,瞬间将她淹没!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!皇儿!本宫的皇儿!”

    沐芷惜大声尖叫着,言语中满满的绝望与哀戚,昭显她内心痛到极致。

    守夜的宫女听此,连忙跑到门前,边拍门边大声询问:“娘娘,您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此时的沐芷惜,俨然深陷魔怔之中,整张脸狰狞到扭曲。

    不知是什么刺激到她的神经,猛地跳下榻,拎起挂在墙壁上的长剑,挥剑劈开门闩,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——?!”那名宫女看见满身是血的沐芷惜,手中还拿着利剑,当即一阵心惊,惊到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沐芷惜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疾步窜出了院子,直冲乾清殿跑去。

    杀她皇儿的真凶,一定是那个贱-人所为,一定是她,除了她不会有别人!

    她要杀了那个贱-人!

    杀了她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沐芷惜一路冲到乾清殿,期间并未遇到丝毫阻拦。

    到了殿门前,她抬脚“砰”一声,将房门大力踹开,目呲欲裂吼道:“贱-人,贱-人,给本宫滚出来,本宫一定要杀了你,替本宫的皇儿偿命!”

    沐芷惜暴怒疯魔般大声叫喊着,疾步冲进内室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被龙榻上的赤果男女,刺红了双眼!

    一个是她心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她最厌恶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今因为这个恶心的贱-女人,曾经心爱的男人不爱她,她未出生的皇儿也没了,今晚若是不杀了此女,实在难解她心头之恨!

    沐芷惜越想越愤怒,持剑便要挥向若婻。

    “啊!皇上救命啊!”若婻像只吓坏的小白兔一般,趴在司徒慕的怀里。

    眼见沐芷惜挥剑过来,她却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紧紧抱住司徒慕不松手,更在无形中束缚他的胳膊,让他不得动惮。

    司徒慕见那剑刃,快要刺中她,当即侧身一转,想要为她挡一剑。

    若婻眸光微闪,眸底闪过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在司徒慕转身的那瞬,她大声高呼“皇上小心!”随即快速放开他,旋即一个大转,来到他的身后,紧紧抱住他的腰身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利刃穿透皮肉的刺耳骇然声传来,司徒慕的心跳,像似停止一般。

    待他从怔然中回过神来,身后的女子随之下滑,眼见便要摔在地上,司徒慕快速倾身,拦腰一抱,将她抱在怀里,担忧出声:“酥妃!”

    若婻嘴角溢-出刺眼血色,满是柔情看向他,抬手扶上他的脸:“皇上没事,臣妾……便心安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