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4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20
    苏迷拿出一个瓷瓶,递给她:“天牢那边,本宫已经打过招呼,务必要将沐芷惜弄出来,务必与司徒慕一同过去。”

    若婻将瓷瓶接到手中,不解问道:“娘娘您先前不是说……?”

    “谁去都一样,本宫相信你,一定不会让本宫失望,这件事交给你来办。”苏迷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说罢,她突然想起什么,又道:“那药效太狠,你尽量少服用些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娘娘关心,小女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颔首,随即又道:“如果期间出了什么意外,第一时间让小胜子通知本宫。”

    这边话音刚落,内室里突然传来一道轻咳声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交代几句,让若婻离开,而后转身走进内室:“花公公,日后本宫与人交谈时,能不能别乱咳?”

    花九阙近乎全身赤果,半卧在床榻边,勾起殷红唇角,慵然挑眉道:“我不喜欢你对别人太关心,是了,你是如何得知,她跟司徒慕之间的仇怨?”

    苏迷走过去,抬手撩-起他落在肩头的墨发,半含笑意道:“那你呢?与司徒慕又有什么恩怨,你若不说,我也不说。”

    若婻这个人物,原文中有提过。

    前些年,司徒慕刚刚登基,因误信他人,下令将若家满门抄斩。

    若婻的父亲,在危机当中,特意将她送出去,免遭一劫,但最终还是沦落到青-楼。

    苏迷与司徒慕相处之时,有注意到他的眼神,从而猜出他对自己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于是私下打听,让人联系到若婻,帮她易了容,让她学习自己的言行举止,让她服下青楼中不外传的秘药,重获女子那层膜。

    而后又让她假扮成自己,与司徒慕欢-好,以便实施下一步的计划。

    但这些事情,她不能告诉花九阙。

    即便最后被他套出话来,她也必须先知道他的秘密。

    花九阙见她不愿说,没有继续询问,只是道:“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?”

    苏迷指尖游移,下滑在他后腰的腰窝上,与此同时,抬手勾起他精致下巴,低头亲了一口:“乖乖做本宫的男人,哄本宫开心,替本宫暖床便可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眼角禁不住抽了抽,顺势勾住她的脖颈:“那侍寝呢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必不可少。”苏迷再度亲了亲他的唇,随后又道:“还有你这张美人脸,可要好好保养才行,否则你年老色衰,本宫喜新厌旧,抛弃你的话,可怨不得本宫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淡然出声,忽而凑近她的耳边:“你若喜欢一个,我便杀一个,最后留在你身边的还是我,亦只能是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眼间皆是笑意:“花公公,本宫好像更喜欢你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花九阙松开她的脖颈,慵然翻了身,毫无遮拦的完美躯-体,赤果果展示在苏迷面前:“既然喜欢我,那便证明你爱我能多‘深’,嗯?”

    苏迷勾起嘴角,慢条斯理摸出玉-勢,极有深意看向他:“本宫必定狠狠‘疼’你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的某处再度一紧,抬手夺过玉-勢,稍稍一用力,那玉-勢瞬间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还未趁苏迷回过神来,花九阙便将她强势扑-倒在榻,狠狠-疼-爱她一番——

    从此以后,整个皇宫之中,无论是嫔妃的寝宫,还是宫人所居之处,玉-勢这种东西,在一夜之间,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苏迷得知这消息,差点没笑昏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想让他体会一下,当时她有多痛。

    上次也只不过开个玩笑,吓唬吓唬他而已,没想到他还认真了。

    苏迷表示笑到完全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苏迷授意若婻,让司徒慕想办法,将皇太后留在云台山小住,随后又出发去了天牢。

    “皇上,芷惜好生想念你。”沐芷惜见到司徒慕,第一时间跑上前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她想的很清楚,不能再恃宠而骄,她必须拿出在风月楼那套手段,让司徒慕对她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司徒慕被沐芷惜身上的馊臭味熏到,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同时看向若婻,眼神示意她,快些将沐芷惜弄-出去。

    这牢房简直不是人呆的地儿!

    上次留宿一夜,他差点被老鼠、蟑螂给吞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“苏迷”用身体哄劝,打死他都不会过来。

    接收到司徒慕的眼神示意,若婻当即颔首,命人打开牢房,带着死囚犯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沐芷惜还以为她要害她,猛地后退的同时,抱起一堆稻草,像疯子一般,全砸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若婻没有还手,一动不动由她砸,皱眉说道:“姐姐,妹妹有法子将你救出去,请姐姐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贱-人,还想让本宫配合你,做梦去罢,滚,你给我滚出去!”沐芷惜毫无理智大吼。

    司徒慕见“苏迷”被沐芷惜欺负成这样,却不还手,皱了皱眉,不再顾忌牢房中的臭味,疾步走进去,上前擒住沐芷惜的双手,呵斥道:“够了,酥妃是来帮你,不是害你,你给朕老实配合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向着她,还为她责怪我,司徒慕,我真是瞎了眼,才会跟你一起回宫!”

    司徒慕的袒护,将沐芷惜收敛的脾气,全面激发,压都压不住,直接口不择言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司徒慕没准还会哄她几句。

    可最近他被若婻与苏迷惯得厉害,只要遇到不顺心之事,便火气上头,直接喝道:“既然你不愿出去,那便在这里呆上一辈子罢,酥妃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若婻想起苏迷特别嘱咐过,务必要将沐芷惜带出去。

    于是一把拉住司徒慕,软声劝道:“皇上,姐姐不是故意的,她只是误会了臣妾,只要解释清楚,想来姐姐定会配合我们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沐芷惜,简言意骇道:“妹妹会些易容之术,只要帮姐姐换副容貌,让这死囚代替姐姐呆在这里,姐姐便能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沐芷惜不太相信她的话,当即看向司徒慕:“她说的,可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司徒慕满脸不耐,皱眉道:“自然是真,你若信朕,便让她给你换副面孔,同朕回乾清宫,你若不信,那便算了,朕跟酥妃这便离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